2022 年 2 月 26 日 Comments (0)

一個純白素衣的少女無聲無息出現在半空之中,她懸浮在半空之上,望著眼前的忍者,冷漠的伸手一揮,一個巨大的火球瞬間吞沒了他的身體。

轟隆劇烈爆炸聲后只餘四濺的火星,又轉瞬即逝。 放下手,花火清冷的聲音在空中響起,「不留一人!」 原本沉默在那的 […]

Read More
2022 年 2 月 26 日 Comments (0)

丫丫委屈巴巴的跟在林澤身後撲棱著小翅膀。

林澤後來看著丫丫艱難的模樣還是心軟了,於是丫丫喜滋滋的坐上了林澤肩膀。 「嘿嘿~」 丫丫討好的用小圓臉蹭了蹭林 […]

Read More
2022 年 2 月 26 日 Comments (0)

「你怎麼知道的?我乖你會不會早點來看我?」摸摸頭上包裹著的紗布,眼淚汪汪的問,如果此刻他的樣子被堆頭或黨內的手下看到,鐵定屍骨無存。

「我答應你,你乖的話,辦完事就馬上回來看你。」 「嗯,我會乖乖的,你早點來看我!」 「好,我得登機了,乖乖聽哥 […]

Read More
2022 年 2 月 26 日 Comments (0)

禁區子搖頭:「註定要敗,註定不敵,何必戰?貽笑大方。」

「以後的確不可能再戰了,的確可惜。」 又有話語起。 國舅府的人來了,當先的自然是璽隱,那句話就是他說的。 林凡 […]

Read More
2022 年 2 月 26 日 Comments (0)

夏凡塵原本過兩天跟董勝利會面商談,沒想到他連這點時間都等不了,就開始出手。

要真的有黑殺組織參與,那李玄他們肯定要吃大虧! 黑殺組織可都是殺人不眨眼的魔鬼,他們滲透過來的目的就是搞破壞的 […]

Read More
2022 年 2 月 26 日 Comments (0)

女人,到底還是男人致命的毒藥

這三天,宋三喜自然是給韓老說,忙一下生意上的事,暫時不回中海,也不過去做飯,不去陪老人家。 梅玉貞那邊,倒也每 […]

Read More
2022 年 2 月 25 日 Comments (0)

張碩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任重道遠! 陸思誠看到桌子上攤開的合同書,開門見山的說道。 「估計方案你們也看過了,沒問題的話就簽了,資金一到 […]

Read More
2022 年 2 月 25 日 Comments (0)

「享受這死亡的時刻吧!」

三個西方人狂笑著,看著無數人痛苦,他們就是越加的開心。 「快調節到三萬赫茲!讓他們都死!」 其中一個西方人說著 […]

Read More
2022 年 2 月 25 日 Comments (0)

「哦。」聶雨桐乖寶寶似的挺直腰板,開始眼觀六路耳聽八方,認真開車。

陸細辛從沈家離開時,已經是下午四點,沈家離學校比較遠,這段路也比較堵,所以聶雨桐開得很慢,都半個小時了,才走了 […]

Read More
2022 年 2 月 24 日 Comments (0)

「少年英雄……我覺得,這個詞用來形容閣下您更貼切一點。」

「哈哈,您過獎了。」 阿爾維斯放開了手,微微退後了一步,看向蒼穹的笑容不減。 「其實,我稍微有一個唐突的請求… […]

Read More

Recent Posts

  • 2022 年 5 月 16 日
  • 2022 年 5 月 10 日
  • 2022 年 5 月 9 日
  • 2022 年 5 月 7 日
  •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