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2 年 6 月 26 日
  • 2022 年 6 月 25 日
  • 2022 年 6 月 23 日
  • 2022 年 6 月 21 日
  •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分類

    2022 年 4 月 8 日 Comments (0)

    這年頭的人連佔卜都信,更別說是這種『神跡』了。而且身為一個六十多歲的資深老神棍,老巫師必然會比一般人更加迷信才是。

    別的不說,單單就老巫師這年齡,就註定了他很容易相信這種神神鬼鬼的事情。後世的高學歷人群臨老都免不了信神拜佛,更別說是老巫師這種沒接受過科學教育的人了。

    而且身為一個資深老神棍,老巫師的腦子也會和一般人有所不同。正常人一天到晚想的都是如何種田捕獵,獲取更多物資這類現實層面的事情,而老巫師卻整天想的是神神鬼鬼的東西,時間久了,腦子難免出現幻覺,簡稱精神病。

    因此在聽到商離的話之後,長期臆想神明且年紀超過六旬的老巫師立馬就相信了商離的說法,真以為這種文字是他自己創造的。

    「算了,反正這份創造文字的功勞也是要送給他的,就讓他這麼一隻誤會下去吧。」

    只是一瞬,商離心中就有了決斷:

    「更何況,在這種情況下,他推行這種文字的決心也會更大一些,畢竟在他眼裏,這可是他畢生的心血啊!」

    人類有時候就是這麼奇怪,雖然不論這種文字是商離送給老巫師的還是老巫師自己創造的,老巫師獲得的利益和名望都不會有任何的改變,但是前者和後者在老巫師心目中的地位也是截然不同的。

    如果是前者的話,老巫師雖然也會推廣,但是一旦遇到困難,他就會琢磨是否要退回來避免受到衝擊。而後者卻足以令老巫師拼掉自己的性命為之保駕護航,直到其大行於世。

    對於商離來說,反正份創造文字的功勞他都是要送給老巫師的,相較之下,明顯還是後者對他更有利,畢竟這可以確保老巫師不會半途而廢。因此在聽到老巫師的話之後,商離非但沒有糾正其中的錯誤,反而順着他的話說下去道:

    「話雖如此,然而國師所創之文字何其繁多?要真是一個一個回憶的話,只怕沒有一兩年是回憶不完的。」

    「這……」

    聽到這話,老巫師遲疑了起來。

    對啊,這麼優美的文字,就算是自己創造的,真要一個個回憶出來,想必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畢竟這些文字可是自己花了一輩子的時間創造出來的啊!就算回憶比創造簡單,想來也要花費極多的時間。

    因此在沉吟片刻之後,老巫師對着商離問道:

    「那……不知王上有何高見?」

    「高見談不上。」

    眼見魚兒上鈎,商離的嘴角微微翹起:

    「只不過予一人這邊還有一篇文章,可以用來幫助國師回憶文字。」

    「哦?不知是何文章?」

    聽到「文章」二字,老巫師臉色立馬變得嚴肅了起來。

    「此文名曰,《千字文》。」

    商離臉上笑容依舊。 「你為什麼那麼篤定這座島上沒有活人?」Ken不解地看着風無常問道。

    現在他們每個人都疑神疑鬼,好像那些鬼怪隨時從哪裏冒出來把他們拖走一樣。哪怕現在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他們都不敢進入帳篷睡覺,似乎只有待在風無常的身旁,才是最安全的。

    「這個世界,並不是你們想的那麼簡單的。我所看見、知道的世界,遠比現在危險、恐怖一百倍。」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聽到風無常親口承認這個世界的恐怖性和真實性,圍坐在篝火旁的他們大氣也不敢出。

    「我倒是好奇,你們怎麼找到這座島來的?難道你們不知道這座島是禁島嗎?」風無常看了看Ken他們,又看了看牛奶妹她們。

    牛奶妹搖了搖頭,「我們就是信了某人的謠言,才來這裏度假的。如果讓我們提前知道這座島鬧鬼,給一百個膽子,我們也不敢來。」說完,死死盯着小波和大B他們兩個。

    「對不起,是我倆不對。」大B和小波站起來給牛奶粉他們道歉,「我倆也想不到,朋友給的情報是這樣的。」

    「啊?!你們原來認識的啊?」Ken驚訝地看着自家兄弟和牛奶妹。

    「事到如今,我們就不瞞你了。」小波一臉歉意地看着Ken,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已經完全脫離了他們的掌控,「來這裏之前,我和大B就認識牛奶妹了,我們是朋友。不過風大師我們不認識。今天是你的生日嘛,最初我們從朋友那裏打聽到,這座荒島鳥語花香、風景優美,是一個朋友聚會、度假的好去處。所以我和大B一合計,決定給你一個難忘的回憶。」

    「我倆先帶你來這座荒島遊玩,等你無聊的時候,再假裝和牛奶妹他們相遇,這樣就能留給你一個非常難忘的生日回憶了。」

    「是不是,遺漏點什麼啊?」風無常饒有笑意地看着小波,「都這時候了,還在欺騙兄弟?」

    小波被看得有點發怵,大B只好將話頭接過來,「我來說吧。本來今晚我們還打算和你玩一個遊戲,遊戲的名字叫做『抄墓碑』。」看着Ken,歉意爬上大B的臉。

    「抄墓碑?那是什麼?」Ken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在這座荒島的背後,就是後山的地方,我聽朋友說,那裏有很多墓碑,應該都是這座島上的居民吧。抄墓碑就是,我們要你晚上的時候,到後山抄下那些死人墓碑的名字和出生日期……」

    「臭小子,都這時候了,你們居然敢玩這種遊戲?!」Ken氣不過,一巴掌不重不輕地甩在大B的後背上。

    小波滿臉歉意,「我們也想不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的。」

    「不,你們還遺漏了一些東西,很重要的東西。」風無常盯着小波他們。

    「沒有了,所有事情我們都交代了。」小波攤開雙手表示沒有任何隱瞞了。

    「如果是單單抄墓碑的話,牛奶妹他們的作用在哪裏呢?」

    經風無常這麼一提點,大B、小波、牛奶妹、JOJO和可兒五人情不自禁打了個冷戰,這人心思細膩如斯!太恐怖了,在他的面前,彷彿一點私隱都沒有。

    「接下來由我來說吧」,牛奶妹撥弄了一下那些柴火,「其實我們比你們還要早來,不過一大早就到後山忙活了。抄墓碑這個遊戲,是我們準備用來捉弄你的。」說到這裏,她看着Ken,沒有絲毫的心理負擔,「要讓抄墓碑這個遊戲變得好玩,前提就是要出乎你的意料之外。所以我們在後山墓碑那裏早早貼上了我個人的黑白大頭貼,只要你在抄墓碑的時候,以為我是鬼,嚇到你,那我們就算贏了。當時我們就在想,這個遊戲一定會給你,留下難忘的回憶。」

    Ken咽了咽口水,「如果風大師他們不出現,今晚我再大的膽子,經你們這麼一嚇,三魂都不見了七魄吧!」

    「三魂不見了七魄?你想的太簡單了。這樣子嚇人,分分鐘要你的命的。」風無常呵呵地表示自己的想法,電影里Ken就是這麼一嚇,明年的今日,就是他的死忌了。

    「不會吧?我不止於那麼膽小吧?!」Ken硬著脖子反駁道,雖然風無常現在是權威,但在女孩子面前承認自己膽小,這和承認自己的小弟弟技不如人有什麼區別。

    「本來可能不會的,但今晚是你一生中最倒霉的日子。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全球幾十億人口,撞鬼這麼小概率的事情,都讓你遇上了,你說還有什麼不可能的?!」

    被風無常這麼一講,Ken開始覺得他講得有點道理了,猛地醒悟什麼,「剛剛你叫我們不要亂跑,難道我在那邊看見的女孩游泳,也是……」

    Ken不敢說出那個忌諱的詞,風無常點了點頭,「如果不是我提前打跑了她,現在你就不是站在我們面前,而是躺在我們這裏了。」

    「真那麼嚴重?」小波看着嚇得血色全無、臉色慘白的Ken,向風無常求證道。

    「人有三衰六旺,沒有人可以一直順風順水的。當你人生中三衰六旺的那一天到來的時候,你就已經半隻腳踏進了地府。所以這種時候撞鬼,十有八九就被對方抓去當替身了。」

    Ken用衣衫擦了擦他的汗珠,他已經嚇得說不出話來了。

    見狀,大B和小波再次跪了下來,「千錯萬錯都是我們的錯,我們不該帶Ken來這裏的。求求你,風大師,你一定要救救他。」

    「現在不是救他一個人了!而是救你們所有人!當然,這裏除了我和花花除外!」

    「……」X6

    「靚仔,大師靚仔,我聽不明白你說什麼。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啊?」牛奶妹勉強地擠出一絲笑容問道。

    「人有人道,鬼有鬼道。現實中,人敬鬼三分,鬼敬人七分。這是陰陽界的規律。但你們今天的所作所為,踩了紅線,觸犯了鬼神之事。如果剛剛我不出手,讓那個垃圾婆鬼魂抓走Ken,又或者Ken在接下來的抄墓碑遊戲中不幸嚇死,那麼事情將終止於此。」

    「但今晚我既然出手了,你們將後山墓碑照片換成自己大頭照的事情,他們可不會就此罷休。這叫不作死就不會死!今晚這個劫難,你們的每一位,誰也跑不掉!」

    晴天霹靂!

    誰也不知道好端端的一場度假,演變成大逃殺!

    更想不到,一個玩笑般的遊戲,卻成了勒死他們所有人的死亡遊戲。

    他們害怕了。

    如果上天再給他們一次機會,他們一定不敢再造次,再作妖了。

    「大師靚仔,我們知錯了,你有沒有什麼辦法化解這次的劫難啊?」牛奶妹欲哭無淚。

    「噓——」風無常豎着食指,看着後山的方向,「來了!他們來了!」

    話音剛落。

    他們圍坐起來的篝火,無聲無息地熄滅了。

    「救命啊……」X6

    牛奶妹他們的尖叫聲此起彼伏!

    今晚的夜,註定不會平靜! 「啊~喝~」約翰從夢中清醒,舒舒服服的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

    拿起懷錶看了一眼,七點整。還好,時間足夠。

    其實像約翰這種級別人員平常是非常閑的,最多的就是坐在辦公桌前看報紙,然後到點下班。

    小偷小摸得案子約翰根本不用碰,這種不大不小的案子又由蘭伯特,凱恩一類警長助手處理。

    只有一些大案約翰這種級別得警長才會參與行動,但多數也是布置警力還有調動人員然後才親自下場。

    比如管轄區域內發生連環恐怖殺人案,還有一些大型恐怖襲擊,或者上級的調動。

    比如雷特局長在一個月前的親自調動,當時雷特局長就調動了黑水鎮七層警員前去圍剿那個傳說中的傳奇大盜格雷斯.格雷爾。

    他在整個西部都被懸賞,他的賞金高達三萬美金。

    這可以說是一個行走的小金庫了。

    但格雷斯依舊縱橫西部那麼多年都沒被任何人抓到過一次。

    傳聞格雷斯在長達三十年的亡命生涯中,搶劫的貨物總價超過六十萬美金,他每一次行動都是大案,超過十萬美金的案子他就做過四起,並且成功了倆起,還有倆起倒是被阻止,其中阻止過他的人就有雷特局長。

    他的確是西部中的一個傳奇,西部所有亡命徒無論是都會對他保持足夠的尊重,因為在那個年代他的名字在亡命徒中不亞於前世的邁克傑克遜。

    而且他也非常有實力,在那次圍剿中,黑水鎮四十多位警探前往抓捕,但被格雷斯提前收到消息做好了布局。

    五十多名悍匪和四十多位警探發生大戰,最終悍匪被擊潰逃離,僅剩二十人逃了出去,而黑水鎮的警員也死了十幾位,傷了十幾位,其中犧牲警員中職位最高的就是碼頭區的治安官,布蘭特警長。

    雖然最主要的格雷斯和他的一些心腹都逃走了,但在擊斃的悍匪里還是有十幾個高額懸賞的在逃悍匪。

    所以那一次圍剿算不上失敗,但也說不上多成功。

    但黑水鎮的議員還有富豪們還是狠狠表彰了黑水鎮警察的英勇,畢竟格雷斯集聚那麼多悍匪在黑水鎮附近,誰都不知道他想做什麼。

    以格雷斯的一旦動手皆是大案的秉性,他就算是計劃進攻黑水鎮,議員和富豪們都不會稀奇。

    所以那次黑水鎮的富豪們異常慷慨的支付巨額補貼給那些犧牲和受傷警員們。

    據貝勒警長所說,那他並沒有前往。而是被雷特局長安排維護好整個黑水鎮的治安。但就算他沒有參與那次圍捕,他也獲得了五百美金的嘉獎。

    而那次犧牲的警探,議員們向政府申請的撫慰金就達到了五百美金一位,而黑水鎮的富豪更是慷慨的補貼了超過三萬美元。加上那些擊斃的悍匪,犧牲的警探補貼不會低於一千五百美金,而布蘭特警長則是超過了四千美金。

    貝勒說這種情況在他十幾年的警長生涯中聞所未聞。

    而約翰則是聽出了另外一些信息,黑水鎮議員以及的富豪們對那個大盜的恐懼。

    僅僅是消失五年後的一次現身就讓整個黑水鎮上流社會恐懼的男人。

    不知怎麼的,約翰突然非常想和這位大盜見上一面。

    和他聊一聊他那近乎傳說的人生,當然如果能親自逮捕這位傳奇大盜,那也一定是約翰人生中最值得和其他人閑聊的事情之一了。

    但可惜,自從雷特局長那次圍捕之後這位大盜就又銷聲匿跡了。

    可能再次聽到他的消息不知要幾年後了。

    搖了搖頭,約翰拋開了這些思緒。

    樓下的大餐桌上布蘭特的妻子已經為幾人做好了早餐,她手藝不錯,約翰也無恥的省了一筆請廚師的錢。洗漱完之後約翰下樓吃東西,然後

    「約翰,今天的任務是什麼?」吃飯的時候凱恩詢問道。

    約翰聽聞后抬頭看了凱恩一眼,這傢伙看來很喜歡警長助手這個位置,也很喜歡辦案。

    「聽說局裡(碼頭區分局)也有一些沒什麼頭緒的舊案子,就怕你嫌煩不願意去查。」約翰一邊吃一邊說。

    「怎麼會,我對這些東西十分感興趣,拿那麼高的工資,還做著我喜歡的事情,約翰,這工作太棒了。」凱恩十分開心的說到。巡邏警員的周薪是十五美元,而凱恩和蘭伯特是二十五美元,約翰是五十美元。

    「開始我去找你的時候還不願意跟我來。」約翰吐槽了一下。

    「不是擔憂我做不好,拖累你嗎。」凱恩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到。

    「兄弟,你比大多數警長都專業。」

    「我不否認,哈哈。」凱恩十分坦誠接受了約翰的吹捧。

    「那等會兒,你就去著手處理那些,碼頭這段時間的案子。處理最新的幾個就行了,太過久遠的,你無聊的時候在去查。」約翰拿紙巾擦了擦嘴。

    然後幾人結束了這次愉快的早餐,時間來到七點二十分。

    三人上馬出門,路上騎在約翰右側的蘭伯特問道

    「約翰,你今天要處理什麼事情嗎?」

    「可能今天就是處理處理那些舊案子,然後見見莫里副局長,談談他在我的碼頭裡的那些生意。然後我再給你們找幾個可靠的隊友。」約翰想起了那堆在他背包里的槍手文件。

    「你有合適的人了?」凱恩騎在約翰左側發問。

    「有一對槍法不錯的槍手名單,而且最近都沒什麼工作,我從中挑出幾個來。」約翰想掏出名單但想了一下,還是先到警局再說。

    三人騎乘速度並不慢,在八點之前就到達了碼頭分局。

    剛進入警局,這些警員大多都沒有出去,所以警員還是很齊的。一共有十四個警員,倆個是文職,其餘都是碼頭區的巡邏警探們。

    「威克警長早上好。」十四個警員站起來異口同聲的說到。

    見到這一幕,約翰並不意外。

    見約翰沒有出聲,他們也沒有坐下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