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2 年 5 月 16 日
  • 2022 年 5 月 10 日
  • 2022 年 5 月 9 日
  • 2022 年 5 月 7 日
  •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分類

    2022 年 4 月 28 日 Comments (0)

    血眼青羊急忙道:「大哥,這是飛升之力,您修為到了長生天,自然無法長久滯留這一屆。」

    楊恆心念一動,不滅伸手散發出一道神秘力量,籠罩全身,屏蔽了自身的長生之氣和修為氣息。

    瞬間。

    虛空中的飛升之力消散了。

    血眼青羊:「…….」

    「大哥不愧是大哥,果然牛逼!」

    它拍馬屁道。

    嗜血黑鷹和吞天巨鹿也跟著附和道:「大哥厲害,以長生天的境界滯留在此界,讓天道都無法察覺,小弟佩服!」

    楊恆微笑,說道:「好好修鍊吧,等大哥征服了新世界和亂星海,就帶你們回家,回祥瑞古界。」

    三個小弟聞言大喜,眼睛放光。

    它們現在都是靈級祥瑞了,做夢都想回到家族裝逼。

    楊恆又吩咐了幾句,然後給三個小弟分別點了十個贊。

    他修為達到了長生境,贊之神通也威力大漲,不可同日而語,十個贊和之前的百萬個贊相差無幾。

    三個小弟氣血轟鳴,本源古妖力涌動,再次開始了進化。

    楊恆微笑,眸光閃爍。

    這般下去,這三個小弟,遲早會成為祥瑞古界的老祖級祥瑞,到那時,直接踏平祥瑞古界。

    「閉關結束,該出關了!」

    楊恆腳步一閃,已經離開了巨鹿神殿。

    神殿外。

    獸王巴托和血月狼王一直守護在這裡。

    他們和楊恆的其他小弟不一樣,沒有要官職,一心一意的為楊恆護法,守護閉關之地。

    看到楊恆出關。

    正在盤坐修鍊的他們,立刻驚醒,臉色一變,恭敬的上前行禮:「拜見神王大人,恭喜神王大人修為大進!」

    楊恆微笑著點了點頭,詢問最近發生的事情。

    獸王巴托和血月狼王一五一十的將近期發生的事情詳細告知,楊恆認真的聽完。

    當聽到李大秋被古神族的族人認作老祖,並宣布庇護寶來星球,擇日還要來迎回李大秋這個老祖回歸古神族的時候,楊恆一陣獃滯。

    「古神族,了不起,路走寬了啊……」

    楊恆感慨了一句,聽得巴托和血月狼王面面相覷,不知神王大人此言是何意。

    正要召集眾人開會,寶來星球的外面,一道威嚴卻又恭敬溫和的聲音,傳了進來…..

    「古神族古通,攜古神族八大長老,前來拜訪不滅神山之主。」

    聲音在整個寶來星球上回蕩,星空中也有很多勢力的探子聽到了這聲音,大吃一驚,急忙向各自身後的勢力高層彙報。

    楊恆腳步一動,身形已經出現在了不滅神山之巔的道台上。

    李大秋,魏春桂,楊素,史珍香,姬長空,朱無相等十大神將,紛紛前來拜見。

    楊恆直接看向李大秋,指了指星空道:「乖徒兒啊,這是咋回事?」

    李大秋一臉委屈的道:「師尊啊,弟子也不知道古神族抽什麼瘋,非要認弟子做古神族老祖。」

    「之前,弟子婉拒了他們,沒想到,他們又來了。哎!」

    楊恆蹙眉。

    這個大孽徒,絕對不是古神族的族人,可古神族憑什麼這麼肯定。

    這時。

    旁邊的楊素拱手道:「神王大人,屬下認為這是好事。」

    「如果大師兄成了古神族的老祖,那您老人家,不就是老祖的師尊嗎?」

    眾人聞言,都紛紛點頭。

    楊恆眼睛一亮,「不錯,不管此事過程如何,本座要的是利益,是結果,乖徒兒若是古神族的老祖,本座就是古神族老祖的老祖啊,古神族就是本座的子孫!」

    他心情大好,蜈蚣眉跳了跳。

    一招手道:「來人,去迎一下本座的古神族子孫。」

    史珍香立刻搶著去了。

    不多時。

    史珍香帶著古通和八個老者,降臨到了寶來星球。

    他們是一個個體型千丈的巨人,格外威嚴,九個巨人一起邁步,身後還跟著幾個身高數百丈的男女族人,一路走來,眾人紛紛側目。

    不滅神山足夠大,說是山,裡面實則是大世界。

    古神族的眾人被史珍香領著,很快來到了山頂。

    一路上,古通很好奇,四下觀察這個神秘的不滅神山,發現漫山遍野巡邏站崗的,都是太虛境高手,甚至連種菜的,也是太虛境強者。

    他們震撼了,一個個心中駭然。

    路過幾個神將的演武場時候,發現了操練的數十萬大軍,也全部是太虛境強者,他們集體失聲,臉色大變。

    「本以為不滅神山很強,可現在看來,這裡的太虛境多如牛毛啊!」

    「最少有百萬太虛境的軍團。」

    「不,那邊還有,可能有好幾百萬。」

    古通和幾個長老議論,眼中神光璀璨,滿是震撼之色。

    而他們的身後,跟著的幾個族人,一路發顫,因為不滅神山上,到處都是太虛境的威壓,交織成片,格外壓抑。

    終於,來到了不滅神山之巔。

    古通一眼就看到了身高三米的李大秋,面色一喜,激動的上前行禮。

    並誠懇的道:「老祖啊,實在抱歉的很,本來我們族長要來的,可誰知道他老人家閉關的時候,出了意外,身受重傷,正在修養。」

    說這話的時候。

    古通身邊的八個老者,也就是古神族的其他八個長老,他們也在仔細感知李大秋的血脈波動和氣息。

    片刻后,紛紛震撼激動。

    「雖然還沒變身,但的確是我們古神族的古神血脈啊!」

    他們興奮又欣喜,急忙上前拜見。

    李大秋嚇了一跳,急忙側身讓開,道:「道台上,是我的師尊,不滅神山之主,神王大人,尊號楊無敵!」

    他在提醒這些大個子,先拜楊恆,否則自己恐怕又要被老魔頭猜忌收拾了。

    古通等人心中只有李大秋這個古神老祖,可李大秋此刻開口了,而且身在人家的地盤上,他們只能禮儀性的扭頭,看向山巔道台上的那道人影。

    只是這一看,古通等人一下子面色大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那黑衣人身體周圍的火焰越來越亮,晃得眾人睜不開眼。待眾人衝到他身前時,那光亮忽然炸開,化作無數星星之火向外射出,撞在眾人身以後上發出一陣噼噼啪啪的響聲。

    熊嘯林等人以劍氣擋住星火,但那些年輕弟子身上卻出現了無數細小的血口,像被狂風暴雨卷過的樹葉一樣紛紛從天上墜了下去。那些年輕弟子只是御府境的修為,和那黑衣人一比,無異於螞蟻搬山,匹夫撼天。即便是熊嘯林、林逾靜等御神境的高手,身上也多了幾道血口。

    那黑衣人施展出來的道法並不是什麼高深玄妙的道法。但他在這世上活了數百年,對於氣息、力量的把握早就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隨隨便便一出手,便是宗師風範。

    道法的極致是力量與氣息控制的極致,那黑衣人顯然將這兩點做到了罕有其匹的地步。

    他將眾人擊退以後,控制着那條蛟龍來到楚烆上方,用手扶住龍角送出一道氣息。那蛟龍眼眸一亮,身上泛起緋紅之氣。須臾之後,那些緋紅之氣湧入龍體化成龍元,張嘴吐出一道一人多粗的光柱朝地面轟了過去。

    熊嘯林等人見狀大驚,想要出手已來不及。更何況這是以天地元氣練成的最純正的力量,即便是他們出手也很難擋下。

    千鈞一髮之際,那黑貓發出一聲厲嘯,抬起前爪一抓,讓周圍的一切都停了下來。

    漂浮在空中的塵埃忽然靜止不動,連風也停了下來,氣息也隨之扭曲!

    眾人從空中望向地面,發現地面的一切都不再是原來的樣子!就像一塊巨大的幕布被從中間抓了一下,扭曲的變了形。

    那黑貓以趨近御虛境的大神通扭曲了空間,把半空中的空氣當做一張無形大幕,把那撲面而至的龍元擋在了半空。

    然而,那龍元的威力實在太過強大!半空中的那道扭曲的空間屏障很快便開始向下塌陷。熊嘯林等人趕緊飛到那黑貓身邊,急急運轉紫府元鼎,調動起全部氣息抵了上去。

    那黑衣人瞳孔一縮,嘴角露出一抹殘忍的微笑。那蛟龍身體周圍再次泛出緋紅之氣,那黑衣人神識一動,直接在龍頭上方凝出了一把緋紅色的巨劍。

    黑衣人袍袖輕揮,那巨劍轟然斬落!

    眾人被那龍元壓在下面避無可避,只好硬生生的接了一下。

    在巨劍與龍元的雙重攻擊下,地面上「砰」的一聲出現了一個徑達數丈的巨大深坑。巨劍上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將眾人身上的衣衫撕的粉碎,一個個遍體鱗傷,鮮血淋淋,滾到了數十丈之外才漸漸停住。就連那隻黑貓,耳朵上也出現了一道血口。

    那黑衣人乘着蛟龍緩緩來到楚烆身前,低頭看了眼那隻黑貓,說道:「你若是只老虎,或許還可和龍鬥鬥。但你終究是一隻貓!」

    話聲一落,降下一道煌煌天威。那黑貓瞳孔一縮,伏在地上瑟瑟發抖。雖然有心抵抗,但在那道煌煌天威的壓制下再也不敢輕易出手。

    那黑衣人伸出一根手指在楚烆肩頭輕輕一點。楚烆肩頭頓時出現了一個血洞。

    他望向楚烆說道:「我既然答應了人家就不會食言。那些人都已經受了重傷,你是要看着我將他們一個一個的殺死然後再來殺你,還是你自行了斷替他們撿回條命?」

    他說完以後手中憑空現出一個黑色小瓶,扔到楚烆面前說道:「只需一顆,你便能毫無痛苦的死去。」

    楚烆盯着那個黑色的小瓶看了幾眼,沒有說話。

    他是皇宮裏的三皇子,而且是神皇最喜歡的孩子,自然不能輕易死去。

    這時,只聽那瘸腿的老僕說道:「少主萬萬不可!我這條命是你撿回來的,只要我有一口氣在,便絕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

    他拄著拐杖向前走了幾步,擋在楚恆山前。眼神中露出大義凜然、慷慨赴死之色,對那黑衣人說道:「我們之間的舊帳也該算一算了!」

    那黑衣人冷笑道:「是啊,當時我只拿了你一條腿,現在想來你還欠我一條命呢!」

    他手中升起一團白色的寒氣,漸漸凝成一把寒冰長槍。神識一動,那寒冰長槍裏面又生出一條紅線,卻是在那寒冰長槍裏面融入了一道龍焰。

    那瘸腿老僕戀戀不捨的看了眼那根青藤拐杖,心神一動,那拐杖上生出一根枝條,像血脈一樣扎進他胳膊裏面,在其體內迅速蔓延,眨眼間遍佈全身,渾身上下呈現出樹木一樣的青色。他腳下生出樹根,破開泥土鑽入地下;身上各個部位長出嫩芽,繼而抽枝散葉迅猛生長,須臾間變成了一棵十幾丈高的參天巨樹!

    那黑衣人神色微動,眸子裏現出一抹複雜的神色,心中浮出幾個字來:「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歲為春,八千歲為秋……」

    當年,那老僕曾給他講過上古大椿的故事。他當時只當是個故事,並不相信天地間有這般神奇之物。

    後來,他將那老僕打殘之後逐出玄天教,本以為那老僕必死無疑,但沒想到過去了一百多年,那老僕居然又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現在看來,那上古大椿的故事或許並不只是個故事。饒是像他這樣在世間行走了數百年,見過了無數奇珍異相的人,也開始相信了那個故事。

    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歲為春,八千歲為秋……

    有一天,那椿樹下來了一個孩子。那孩子給椿樹澆水,陪椿樹說話,累了倦了就躺在樹下休息。有時候也會爬到樹上,對着雲霞中的千軍萬馬指指點點,讓后躺在樹上大夢一場!

    那孩子終此一生沒有離開過那棵椿樹。最後一次爬上那椿樹的時候,那孩子從樹上掉了下來,摔斷了脊柱,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那椿樹不忍心眼睜睜看着他死去,斬斷一段樹根,種他脊柱上面又讓他活了過來,而且擁有了長達千年之久的壽命。

    後來,那孩子終於離開椿樹去了遠方。臨行時沖着那棵椿樹揮了揮手,心道雖不能與你同游,但我歸來時一定把路上所有的風景都講給你!

    過了許多許多年以後,那孩子終於拖着一條殘腿歸來。他坐在樹下講了整整一年,晴天時便講晴天的故事,打雷時便講天上的故事。無論是草場鶯飛還是人間百態,他事無巨細的全部講給了那棵椿樹。

    那椿樹聽完以後沉默了會兒,說道:「這天地間的故事我還沒有聽夠,所以你要站起來!只是這次,你可以帶我出去看看!」

    椿樹把最旺盛的那段樹枝截斷給他做了條腿,讓他又重新站了起來,又走進了這天地之間!

    ……

    那瘸腿老僕以一身精血融入拐杖之中化身成巨樹,身上枝節化作根根木刺,猶如一把把直向天空的木劍對準了那蛟龍。

    大地一顫,眾人感覺腳下站着的地方突然陷了下去。那些青色木劍發出咯咯聲響向上刺出,眨眼間遮住了眾人眼前的那片天空!那黑衣人手中長槍化作一道銀白色的光芒,從劍林中斜著穿出!

    空中傳來數聲噗噗聲響,那蛟龍發出一聲響徹天地的哀鳴,身上出現了七八個窟窿。紅色的焰火從那些窟窿里湧出,猶如七八條火龍同時出現在了天上,把整座通天城都映成了紅色!

    那黑衣人飄身而起站在空中,靜靜的看了幾眼,眸子裏露出一抹冷冰冰,又有些複雜的神色,身形一閃消失在了空中。

    那蛟龍從木劍上掙扎出來,留下一條長長的火焰,追着那黑衣人去了。

    蛟龍遁走,巨樹隕落,那瘸腿老僕又恢復成了人的樣子。但此時的他卻如一棵幹了的老樹,樹榦裏面空空蕩蕩,有道連骨頭都斬斷了的傷口從左肩斜著向下,幾乎將他斬成了兩半。

    他用盡最後的力氣看了眼楚烆,心中念道:「老了,要死了。」

    心神一暗,身如枯木隨風而腐,生於大地,復歸大地。

    三日後,在那老僕隕滅的地方鑽出一顆小椿樹苗。楚烆將那樹苗小心翼翼的移到盆中,在兩隊御林軍以及滿城百姓的目送下,雙手捧著進了皇宮。 許林聞言,臉龐上頓時浮現出了一抹十分燦爛的笑容,說道:「你的味道我可是記得一清二楚,只要順著你的味道就能夠找到你了!」

    聽到許林的話,孫秀依的俏臉罕見的浮現出了一抹紅暈,怒罵道:「你,你這個變態,既然記得這種東西,真的是,噁心死了,你實在是太噁心了,一點都不開心!」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