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2 年 6 月 26 日
  • 2022 年 6 月 25 日
  • 2022 年 6 月 23 日
  • 2022 年 6 月 21 日
  •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分類

    2021 年 12 月 28 日 Comments (0)

    蘇冷月有些害羞地說道。

    蘇冷月這番極其直白的話無疑是成了一個重磅炸彈,段恆等人連把葉秋殺掉的心都有了。

    感受到段恆那惡意的目光,葉秋也是無奈地笑了笑。

    顯然,他自己都是沒想到,蘇冷月竟然會當眾說出這種話。

    在他的念想里,蘇冷月一直都是一個很冷漠的樣子。

    比起這些人的震驚,那楊天齊的震驚才是最深的。

    他怎麼也沒想到,在他眼裏如同鄉巴佬一樣的葉秋,居然會和蘇冷月認識。

    而且,看起來蘇冷月對葉秋還有些別樣的意思,只是葉秋這個當事人還沒有察覺出來而已。

    想到這裏,楊天齊不由地握起了拳頭來。

    一旁的袁翔見狀,也是露出了十分複雜的表情。

    隨後,袁翔趕緊是走到了葉秋的面前,將其拉倒一邊問道:「葉秋,你認識蘇冷月嗎?你和她很熟嗎?」

    葉秋不明白袁翔為什麼這麼激動,只是回道:「嗯,還算熟吧,怎麼了?」

    「你知不知道蘇冷月的身份?」

    袁翔問道。

    葉秋聞言,知道袁翔問的是什麼,道:「大概知道一些,她家好像是鐸京市的巨頭吧?」

    袁翔道:「不是好像,而是就是!蘇家可是鐸京市數一數二的家族,在鐸京市幾乎是地頭蛇一般的存在。」

    「那又怎麼了?」

    葉秋還是不解地問道。

    「葉秋,算我多嘴一句,你最好不要跟蘇冷月走的這麼近。」

    袁翔說道。

    「為什麼?」

    葉秋有些哭笑不得地問道。

    袁翔悄悄地指了指楊天齊,道:「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楊天齊吧?」

    「怎麼?他喜歡蘇冷月?」

    葉秋問道。

    「不。」

    袁翔搖了搖頭道:「不是他喜歡,而是他的哥哥,楊天瑞。」

    「楊天瑞?」

    葉秋皺了皺眉。

    「葉秋,這事恐怕你不知道。」

    袁翔解釋道:「在鐸京市數蘇家和楊家的勢力最大,尤其是楊家,實力還要更強一分。

    而蘇家和楊家據說一直都有婚約在身,而楊家的大少爺楊天瑞也一直很喜歡蘇冷月,只是前幾年聽說蘇冷月回老家休養了幾年,去年才剛回來。

    蘇楊兩家聯姻是鐵板釘釘的事,而那個楊天瑞氣量十分的狹小,要是讓他知道你跟蘇冷月走的那麼近,肯定會想方設法整你的,你還是小心一點好。」

    葉秋知道袁翔是為了他好,不過葉秋從來都不是怕事的人,何況還是這種子虛烏有的事。

    於是葉秋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不過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的關係,該怎麼相處還是怎麼相處,要是那個神秘楊天瑞想找麻煩的話,我奉陪到底就是。」

    袁翔聞言,嘆了口氣道:「葉秋啊,真不知道你是裝傻還是真傻。

    算了算了,你自己小心一點,我家在鐸京也還算有點份量,你要是遇到什麼難處的話,儘管向我開口就行了。」

    葉秋聞言,心裏也是一暖,道:「好,多謝了。」

    「朋友之間談什麼謝不謝,我還有事就先走了,你自己可一定要小心。」

    袁翔說完,便是先和於曼曼離開了。

    「你朋友,是不是跟你說了關於我的事?」

    袁翔走後,蘇冷月走過來對葉秋問道。

    葉秋倒也沒有藏着掖着,而是點了點頭道:「嗯,還說了楊天瑞的事,讓我小心一點。」

    聽到「楊天瑞」這個名字,蘇冷月的臉色也是一變,瞬間就從喜悅變成了失落。

    「他,就是你說的那個人是嗎?」

    葉秋問道。

    蘇冷月點了點頭,道:「嗯,是我父親安排的。」

    葉秋聞言,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實際上,葉秋根本就不知道,當初的蘇冷月是拿自己的婚姻大事向自己的父親交換了一個殺手,替葉秋報了仇。

    這一切,葉秋都不知道罷了。

    就在兩人說話間,楊天齊也是走了過來,道:「冷月,你和他認識?」

    蘇冷月似乎對楊天齊的質問式語氣十分不滿,冷冷地說道:「我認識我同學難道不正常嗎?」

    楊天齊見蘇冷月似乎不是很開心的樣子,便也沒再過分追問什麼,只是說道:「冷月,我哥馬上就要從燕京回來了,你可別忘了自己以後會是楊家的人。」

    蘇冷月聞言,道:「你這是在威脅我?」

    「那倒沒有。」

    楊天齊說道:「畢竟你以後還是我的大嫂,我只是在提醒某些人,不要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最好能認清自己的定位。」

    楊天齊這番話顯然就是在暗指葉秋,讓他不要離蘇冷月太近。

    蘇冷月聞言,正準備回懟一番,不過這一次,葉秋卻是自己站了出來。

    「楊少,也許我看起來很好欺負,不過你若是以為我真的很好欺負那就錯了。」

    葉秋淡淡地說道:「曾經有無數人想看我的笑話,不過這些人後來的下場都不怎麼好。

    如果楊少不想成為這其中之一的話,我可以給你一個忠告:少說話,多做事。」

    說完,葉秋便率先離開了這裏,蘇冷月也是跟上了葉秋。

    「等等我啊。」

    段恆叫了一聲,然後也是拉上了金啟智追上了二人。

    「鄉巴佬,記住你今天的話,我會讓你知道我楊家在鐸京市的地位!」

    楊天齊看着葉秋遠去的背影,不禁握住了自己的拳頭。

    離開之後,葉秋等人便一起去鐸大的食堂吃了午飯。

    期間,葉秋一直在和蘇冷月說着這一年發生的事。

    當提到孟冰雪的時候,葉秋的眼神明顯是暗了下來。

    「這麼說,你需要完成一個五年之約才能……」

    蘇冷月說道。

    葉秋點了點頭,道:「嗯,現在已經過去一年了,還有四年。」

    蘇冷月卻是有些羨慕地說道:「真好啊,你們可以為了自己的未來而努力,而我,只能去走那條早已為我設計好的路。」

    「你,沒想過抵抗嗎?」

    葉秋問道。

    「抵抗?」

    蘇冷月笑道,彷彿是在自嘲一樣:「葉秋,抵抗不了的。

    除非我能拋棄所有的以前,包括我自己的身份,可是,這談何容易呢?」

    葉秋聞言,也是不在說話了。

    他不是蘇冷月,他無法站在蘇冷月的角度上去考慮。

    「好了,不說這些了。」

    蘇冷月旋即是說道:「那個楊天齊你可要小心,他們一家的心眼都很小。

    實在不行的話,你也可以……離我遠點。」

    葉秋聞言,不禁笑道:「呵呵,一個跳樑小丑,我何必把他放在眼裏?咱們本來就是好朋友,沒什麼好避的。」最近大病沒有小病不斷提不起筆直到九月底的章節我都走免費了

    見諒一下友友們

    《我在酆都府當差的這些年》請病假 那山上到處是來抓他們的天盛士兵,他們只好每天東躲西藏,與天盛兵打游擊。

    天盛兵人多勢眾,而晉王現在只剩兩千餘人,他們根本不是天盛兵的對手,根本無法下山,只得在山上逃竄。

    周副將和萬成傑雖然一直跟着晉王,但是兩人對他很不滿。

    因為晉王的驕矜自大,害死那麼多將士,他們心裏恨死了晉王,卻又礙於晉王的皇子身份,不得不忍讓他。

    要不是周副將找到一個十分隱秘的山洞,把晉王藏在山洞裏,晉王早被天盛兵抓去殺了!

    如今他們食物匱乏,將士死的死,傷的傷,在山上生存越來越不易。再這麼下去,大家不被敵軍抓住,都會餓死病死在山上!

    這天,周副將正躲在山中尋找食物時,突然聽到兩個搜山的天盛兵在說話。

    「你們說這楚國都打來了,為何這晉王還不出來?還躲在山裏當縮頭烏龜?」

    「也許他根本不知道這件事,咱們應該把這件事散播出去,讓晉王聽到。說不定他聽到后,就會下山找楚國的援軍,到時候咱們就給他來個瓮中捉鱉。」

    「不錯,這招引蛇出洞好。只要這晉王一下山,咱們就能抓住他。到時候,就能拿他當人質來威脅楚玄辰!」

    「不過我聽說這楚玄辰和晉王是死對頭,就算咱們太子拿晉王當人質,恐怕他也不會買賬。他昨天殺了咱們一萬多人,聽說過兩天就要攻城,他如此來勢洶洶,為的就是奪回燕州。他這樣的人,豈會被咱們威脅?」

    「就是,恐怕咱們把晉王這窩囊廢倒掛在城門上,那璃王也不會管他!」

    聽到這些話,周副將是滿心的激動,沒想到璃王殿下竟然來了,而且還打了場大勝仗。

    他心裏頓時充滿了鬥志,又對戰事有了信心。

    等這幾個搜山的士兵一走,周副將趕緊折回山洞,將這個鼓舞人心的消息告訴了大家。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