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著張政講述,唐月華只是倒進進他懷中嚶嚶哭泣。倒是唐嘯,面色鐵青,幾次用力握緊拳頭,最終又選擇鬆開。最後只能化作一聲長長的嘆息。

0

「這種事情,你怎麼現在才告訴我?」見海明威取出手帕替自己擦拭眼淚,唐月華用白嫩嫩的小拳頭在其胸口捶打一下,語氣中滿是嗔怪。

「這你可不能怪我。在正式過來提親之前,我可不知道你的身份。更不知道你是他姑姑。」對於媳婦的嗔怪,海明威回答的比任何時候都理直氣壯。至於是真是假,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對於原著主角唐三,海明威從來就沒有當做什麼威脅。一來兩人沒有利益衝突,二來他現在繼承海神之位已經十拿九穩,並且殺戮之都也被自己投毒,恐怕距離毀滅已經不遠。他再想獲得殺神領域是不可能的事情。沒有殺神領域,繼承修羅神位也別想了。

就算以後唐三能夠走運的找到一個神位,也絕對不可能是他雙神位的對手。既然如此,那麼他何不大方一點呢。

而看著海明威還在輕輕替唐月華擦拭眼角的淚痕。這一波狗糧下來,剛剛吃過早餐的唐嘯差點噎死。

「月華,在外人面前哭哭啼啼的像什麼樣子?」實在看不過眼,唐嘯只能冷著臉訓斥妹妹一句。通過訓斥,企圖讓她知道自己這個大哥的存在。

外人?

你丫的才是外人!

這可是我的老婆!

唐嘯教訓妹妹的話一出口,讓海明威差點直接擼起袖子,把他狂扁一頓!在心中暗暗誹謗他兩句,這才對著懷中的妻子輕聲安慰道:「月華,大舅哥說的也沒錯。你要是想哭,咱們回房間好好哭一場。他畢竟是外人,咱倆在他面前秀恩愛不合適。」

說完,海明威還挑釁的斜了某人一眼。媳婦已經到手,大舅哥已經失去了討好的必要。既然如此,他自然不介意放肆一點了。

「小子,我是月華親大哥,你敢說我是外人。」聽海明威說自己是外人,唐嘯啪一下拍桌子站起身,臉氣的漲紅。

「咳咳…!大舅哥,作為妹夫,小弟必須提醒你。月華是我媳婦,進了我海家的門,那就是我的人了。要說親近,也是我這個丈夫跟她更親近一些。」區區一個掄大鎚的唐嘯,海明威表示自己不慫。直接毫不客氣就懟了起來。

見丈夫和大哥兩人因為誰和自己更親近吵起來,唐月華捂著嬌艷的紅唇噗嗤一笑。剛剛臉上的哀傷蕩然無存配上眼角的淚珠,樣子反而十分嬌艷。

紅唇輕啟,她知性中帶著魅惑的聲音就已經傳進兩人耳朵里。

「明威,大哥,你們別鬧了。我會自己調整情緒,你們不用替我擔心。還有明威,你趕緊給我講講小三的事情。」輕輕在海明威身上拍一下,唐月華這才拉著他重新坐下。她不是愚人,怎麼看不出丈夫和大哥兩個這是怕自己傷心,這才逗自己。

兩個哥哥從小就疼自己,自己卻因為年齡關係,與更年輕的二哥更親近一些。現在想想,還是真不應該。可二哥比自己年長十幾歲,大哥比二哥還要年長十五歲。年齡差距太大,自己真不是故意疏遠他。

畢竟小孩子階段,有年輕的二哥,誰會喜歡親近一個比自己大二十多歲的大哥?

。封書鑒這個名字她不但知道,還曾經和這個人交過手。

在中維的戰士排行榜上,封書鑒一直穩居第二,和雲止境一樣的等級。

只在她之下。

不過,他駐守北寧基地。

她很少會見到這個人。

在她死前,聽說封書鑒的實力又提升了,甚至有超脫的趨勢。

可是,楊贈月

《末世大佬忙種田》098章,是駐顏有術 東方祁陽嘴角狂抽,「……我等死?」

「不然?」

「……」好吧,確實是等死。

隨後,東方祁陽苦笑着站出來,拿出一個乳白色的權杖,看起來有些神聖。

光屬性??!!

奚淺:「……」這麼難領悟的屬性東方祁陽都領悟出來了。

怪不得東方家如此寶貝他。

「呲!」

東方祁陽捂住另一邊肩頭,無語的看着奚淺,「我也沒辦法了。」

奚淺嘴角一抽,你特碼的才出手,就縮了回去。

太無恥了吧!

東方祁陽看懂了她的眼神,不置可否的挑眉,攤手。

聳肩表示自己也無能為力。

「嘶~」聳肩時抽動了肩頭的傷口,痛得他倒吸了一口涼氣。

奚淺看着他打結的眉頭,直接笑出聲,活該!

東方祁陽:「……」

不過,她都不感覺到痛得嗎?

奚淺的臉上已經沒流血了,但傷口也沒有癒合,肩上也是。

但她看起來像是無事人一般。

東方祁陽眉頭一抽,無語的撇嘴,這樣看起來,好像他很矯情似的。

那道乳白色的流光沒管兩人,吃飽后直接消失了。

回到自己的房間去呼呼大睡了。

兩刻鐘后。

奚淺和東方祁陽才真的鬆了口氣。

看來它是真的不會回來了。

奚淺閉眼療傷,半晌后,皺眉睜開眼睛,怎麼回事?傷口癒合不了?

顯然,東方祁陽也發現了。

此刻凝重的看向奚淺。

不僅傷口沒有癒合,他覺得傷口更痛了。

「你有辦法讓傷口癒合嗎?」

奚淺在心裏翻了個白眼,「我有辦法我還這樣?」

其實她有!

雷靈珠和神魂木一起,就可以。雖然緩慢,但也可以癒合。

只是在她發現傷口有異時,就沒有特意用雷靈珠,這裏還有一個外人。

她得警惕些。

「你對那道光有什麼想法?」東方祁陽若有所思的看着奚淺。

「沒想法!」奚淺淡聲道。

東方祁陽:「……」

他怎麼覺得明奚淺很難交流。

奚淺:和你很熟嗎?別說她沒什麼想法,就算有,為什麼要說出來給他聽?

莫名其妙!

東方祁陽:好歹是經歷生死的同伴。

奚淺:你死了嗎?

東方祁陽:……

奚淺站起來,沒理扶額的東方祁陽,她得找找有沒有出路。

這處地方像是個空曠的山洞,但洞頂極高,四周都是堅硬的石頭。

神識透不出去。

奚淺只有親自來到邊緣摸索了,東方祁陽看到她的動作,也跟着站起來。

他也不想留在這個鬼地方了。

兩人一人一邊,半個時候。

「沒線索!」東方祁陽臉色難看。

「我這邊也沒有!」奚淺淡定些,但心裏也感覺到煩躁。

只是被她壓下去了。

「不行,再找,我不信沒有出路。」東方祁陽臉上閃過燥怒。

因為他轉身了,所以奚淺沒看到。

奚淺點頭,也同意再找。

既然她們進來,那肯定就會有出口。

只是他們沒找到而已!

又是半個時辰。

「這什麼鬼地方,怎麼出口都沒有?」東方祁陽抱怨。

奚淺臉色微微難看,心裏有一股躁動,被她使勁壓下來。

這時候,她已經察覺到不對勁了。

東方祁陽本就是溫潤的人,現在這麼暴躁根本不合理。

。「怪、怪不得它們千方百計想得到你,你不僅是它們尋找的答案,更會帶來它們的滅亡!!」

我心中僅剩一絲絲的人性;

我艱難地維持着這縷人性,沙啞問道:「它們,是誰?」

鬼王猶豫了一下,顫聲道:……

《屍家禁地》第189章老夫來也 如果不能讓這一家人儘快搬走,這一家人的命運就會按照原本的軌跡走下去。

而他們的任務也會跟着失敗。

「我覺得我們做的還不夠,你們想啊,他們只有在離開家之後才會撞見鬼,他們會不會以為這房子能辟邪,反而不願意搬走民?」

喬安發現了一個漏洞。

「你說的對,我們不能只在松板家外頭製造靈異,得連他們家裏一塊兒動手腳才行。」馬九真點點頭一臉贊同的說道。

「進松板家動手腳的話,一定會驚動小島玲紗,我們確定要這樣做嗎?」張玤有些遲疑。

三人商量了一下,還是覺得派個人進松板家做點什麼很有必要。

最後,這個艱巨的任務,就被交給了喬安。

而交給她的原因也簡單,因為她現在是松板梨香的朋友。

她完全可以找個機會在松板家過夜,由她來出手是最方便,也最不引人懷疑的。

喬安在松板家過夜,對他們來說還有一個好處。

那就是能近距離的在夜晚觀察松板由美,還能找一找小島玲紗的藏身之處。

照馬九真和張玤的說法,現在副本才剛剛開始沒有多久,小島玲紗還沒有暴走,這時候進入松板家過夜,有很大的可能活下來。

因為這個行動有一定的危險性,二人到是沒有強行讓喬安去執行這個計劃,還是讓她自己來選擇要不要去。

喬安沒有多想就同意了,反正對她來說去松板家過夜,並不會有太大的危險。

她也不覺得一隻怨靈能傷到她。

三人商量好了之後,第二天,喬安就以擔心松板梨香為由,留在了松板家過夜。

松板梨香果然沒有多想,反而因為喬安的這一舉動表現得很感動。

松板梨香確實很害怕,自從發生了這些怪異的事情之後,她就一直在害怕。

她怕那道詭異的人影會再度出現,也怕自己會遇上別的怪事。

現在晚上她一個人睡的時候,都感到很驚慌,老是被惡夢驚醒。

可她已經是大女孩兒,不再是小孩子。

讓她開口讓媽媽陪她睡她又不好意思,現在喬安主動來陪她,她哪有不同意的道理。

當天晚上,喬安就入住了松板家。

好客的松板一家還做了大餐歡迎喬安在他們家過夜。

晚上10點左右,喬安和松板梨香在洗漱好后,就上床睡覺了。

到了晚上12點,已經熟睡的松板梨香被人搖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