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2 年 6 月 26 日
  • 2022 年 6 月 25 日
  • 2022 年 6 月 23 日
  • 2022 年 6 月 21 日
  •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分類

    2022 年 4 月 9 日 Comments (0)

    而那邊屠武國重新站立,吐了口血痰,氣勢更加兇猛的朝公孫揚再度殺去。

    「呵……」

    公孫揚冷笑一聲,以手掐訣,正要一道雷法將屠武國轟死,卻見屠武國在離他百米處驟然拉高,竟然臨時拐彎要飛走逃離?

    想逃,沒門……

    等等!

    正要繼續施法的公孫揚心頭一跳,霍然轉頭看向了屠武國拉高前悄無聲息丟下的那個小方盒……微型N2爆彈!!!

    滴——

    白光,耀目的白光!

    「定!!」

    真言敕令,公孫揚硬生生止住了這個爆炸,同時,額頭也流下一滴冷汗,附魔強化后的微型N2爆彈肯定不止500噸TNT當量,對他也沒什麼影響,但是至尊會這十來萬人,恐怕就要傷亡頗大了。

    那個該死的老傢伙……人呢?

    心弦陡然一緊。

    陽神出竅,一掌轟向身後,屠武國的雙刀斬在掌上,卻被再次轟飛,倒飛間,屠武國再次丟下一個小方盒,這讓公孫揚眉頭一挑,可封禁之後,發現只是個普通的盒子……

    雙方實力差距很大,但屠武國卻始終能尋覓戰機,甚至做出進攻。

    這讓公孫揚愈發煩躁……

    陰沉無比的說道:「我看你還有幾枚N2爆彈!」

    ……

    「三枚微型N2爆彈,老爺子真能擋住公孫揚?」

    看著敵軍中的混亂和戰鬥,姜琛擔憂無比,N2爆彈的威力看著可怕,但只要公孫揚鐵了心不理會,屠武國必死。

    姬長生說道:「公孫揚不想傷亡過大,就必須在意,所以老爺子是有牽扯的餘地的,但能否完成牽制五分鐘的戰術目標,我不確定,只能賭。」

    「只有賭贏。」

    「這場仗才有贏的希望。」

    姜琛緊張的捏緊了拳頭,看著搖搖欲墜的防線,說道:「歌姬,真的有效嗎?我們畢竟也沒有嘗試過……」

    姬長生倒是洒脫,說道:「哪有那麼多準備齊全的仗,還不是嘗試嘛。」

    省廳的武裝庫中有宣傳廣播用的大型獨立音響

    在改造聯網之後,又由屠武國附魔強化過,在老爺子牽制公孫揚的時候,將由十名覺醒了刺客職階模板,並帶著「單兵潛行裝置」的成員將那些音響按照陣法布置。

    如果布置完成。

    將由一位女孩進行絕殺。

    那是省分委唯一支援過來的人員,也是姬長生主動要過來的人,女孩叫安言,帝國有名的歌姬,在看書之前,姬長生就跟這位女孩做過心理鋪墊,所以,女孩順利的覺醒了自己的英靈模板。

    【安言——詩人】(100%解鎖)

    力量:E

    耐力:E

    敏捷:E

    炁:C+

    幸運:B

    寶具:C

    獨有技能:【天籟之音(B級)】,歌唱之時,共鳴效果翻倍。

    職階技能:【吟誦(B級)】,詩人所寫之詩詞歌賦將引起天地共鳴。

    寶具詳情:【看啊,這是我們的現實(B級)】。

    【看啊,這是我們的現實(B級)】:安言的成名曲和代表曲,此歌主要是歌頌幻想時代的英雄,告訴他們,昔日的努力沒有白費,實際上,此歌是獻給永遠留在門后的英雄們的。

    效果:吟唱此歌時,將加固現實。

    ……

    安言的基礎屬性可以說是極低,技能和寶具等級也中庸,再加上這是自我面板,再加上江城那邊的努力,變動率推動了不少。

    安言,成為了天水這邊,革命中第一個完全解鎖英靈模板的人。

    也是,姬長生最關鍵的撒手鐧。

    至尊會十萬大軍,高變動率下人人實力高絕,革命軍拿著省廳的裝備都打得風雨飄搖?沒關係,幻想當中打不過,我們回現實打!

    「團長!陣法布置完成了!」

    當有通訊兵來報后,聯合作戰團的臨時團長姬長生,當即下達指令:「開始吧!」

    ……

    省廳的禮堂當中。

    清冷的禮堂,孤單的燈光,台上孤獨的少女,在這一刻,她感覺那些犧牲在幻想時代,永遠也回不來的英靈們,正注視著自己。

    對不起。

    雖然這個世界有些糟糕,雖然它很多地方不如意,但是,它至少是和平的,它比起幻想時代之前,又好了很多很多。

    我想告訴你們……至少,有人感恩著你們,至少世界有因你們而更好,你們沒有白白犧牲。

    「溫馨的陽光透過紗窗,慵懶的姑娘不想起床。」

    「今天又要去學堂,苦惱該不該化妝。」

    「樓下的阿伯揉面還是那麼誇張,但是龍鬚面真的好棒,貪嘴的姑娘也不怕長胖,咕嚕咕嚕的喝光了湯……」

    「平淡,恬靜,美好。」

    「快看啊,此時草長鶯飛,山花爛漫,他……在叢中笑。」

    ……

    待到山花爛漫時,他在叢中笑。

    。 隨著之前的接觸,喬大刀則是心中微驚,手上再次發狠,青筋暴起,「還不死?」

    大刀瘋狂的用力砍下,林天霄毫無他法,只能硬著頭皮揮著黑刀迎上。

    兩刀再次交鋒的時候,喬大刀的那把大刀完全碎裂開來。喬大刀恍然未覺,繼續揮起,用力斬下。

    「叮」

    一聲刺耳的聲音傳來,出人意料的是,林天霄手中的黑刀竟是在喬大刀碎裂的大刀之下,被攔腰折斷,半截飛的老高,隨後直直插入地面,還有半截握在林天霄的手中。

    林天霄看著手中半截的黑刀,有些難以置信。

    此時可以看見喬大刀手中的大刀,隨著外面一寸寸的碎裂掉落,金色的光芒越來越明顯,露出了裡面的本尊。

    那是一把通體金色的長刀,刀柄附近一寸的地方有著魚鱗一樣的斑紋。

    看著散發出凌厲氣勢的金色長刀,林天霄眼神驚變。

    靈器?

    原來剛剛那把大刀只不過是個幌子,目的是為了用來偽裝這裡面的這把靈器。怪不得在刀身碎裂的時候,喬大刀一點也不心疼。

    難怪能夠斬斷林天霄手中的那把黑色長刀。

    喬大刀摩挲著手中的金色長刀,視若珍寶,眼神中有著濃濃的喜愛之意,「還真是有些能耐,竟是接住了我《千刀流》兩式的刀法,足以說明至少擁有了四階玄師的實力。」

    林天霄的模樣有些慘,身上也是掛了彩,不過確實勉強接下了喬大刀的招式。

    只是他此時消耗的靈力巨大,一隻手背到身後,手中悄悄握著極品靈石,趁機瘋狂地補充著靈力。

    不知道是自傲還是沒有注意到,喬大刀並沒與阻止林天霄,「而且你手中的那把黑刀也是不錯,最終還讓你見到了它。」

    說完以後,喬大刀抬頭看著林天霄,手中金色長刀一揮,刀身一轉,可以看見刀身上的金色鱗片波動起來,帶起了刺眼的金色刀芒。

    臉色兇狠起來,「原本我只是氣不過你在逍遙閣的態度,想將你抓住,教訓你一番,然後順便收你做個手下什麼的。倒是沒想到你實力不錯,甩掉了好幾波人。

    不過你千不該萬不該,對喬虛出手。出手也就算了,竟是逼他使用了《燃血功》,所以你必須得死。」

    林天霄吐出嘴裡的血水,扔掉了手中的半截長刀,臉色冷漠注視著喬大刀。

    說的好聽,真的當我是三歲小兒,才不信這一套鬼話。要不是自己還有點實力,恐怕早就成了喬虛的刀下亡魂了。如果真是那樣,死的可不僅僅是他一個人了,還有小丘她們。

    明明是他們跟蹤自己,預行圖謀不軌,還不允許別人還手了?難道我就應該束手就擒?

    林天霄心中鄙夷,他本和喬大刀他們沒有什麼過節,只不過是他們的虛榮心在作祟。以為自己就是最大,其他人都要聽他們的,不能薄了他們的面子。欺軟怕硬。

    到此刻還拿聖人的標準要求別人,卻拿婊子的標準要求自己。還真是一副令人噁心的嘴臉。

    再說了,那個叫喬虛的傢伙,明明是他自己非要用那什麼詭異的《燃血功》,跟他林天霄又有什麼關係?

    對於這些,林天霄根本不解釋,也懶得解釋。解釋了無非就是浪費口舌而已。

    喬大刀看著手中的金色長刀,一臉笑意,「不過,能死在我的金魚刀下,也算是你三生有幸了。話說握著金魚刀也是好久沒有出來透氣了。」

    在他看來林天霄已經是他刀下的亡魂之一了。

    原來他手中的這把金色的長刀叫金魚刀。

    兵器到了靈器這個級別,都有自己的名字。因為到了靈器級別,就可以當做本命靈器來滋養了。

    對於本命靈器來說,主人血脈越強大,滋養的越久,靈器與主人的契合度越高,發揮出的威力就越大。

    金魚刀,下品靈器,刀身通體金色。金魚刀隨著主人對刀的掌握,刀身上逐漸有金色鱗片浮現,當完全掌握時,刀身全身將被鱗片覆蓋。亦剛亦柔,可攻可防,屬於下品靈器中比較靠前了。

    金魚刀如果由金屬性的玄修使用,發揮的出威力會增大兩成。

    而喬大刀正是這金屬性的玄修。

    沒想到以喬大刀五階玄師初期的實力竟然擁有靈器,而且還是與自己屬性相配的靈器。相比之下,林家絕大多數的玄將,甚至是玄王都沒有一把合適的靈器。

    由此看來,這喬大刀在千刀門的地位不同一般。而且金魚刀上現在已經有一寸的地方被金色的鱗片覆蓋,想來喬大刀獲得這金魚刀也有一段時間了。

    看著蓄勢待發的喬大刀,林天霄知道,必須全力以赴才行。牙關緊咬,身上的氣勢也是逐漸攀升,達到了二階玄師巔峰的水平。

    原來之前林天霄和小丘他們分開以後,一個人隱藏起來提升了一階實力。一來經過前段時間的積累,他是到了突破的時候了。二來就是以防萬一,多一分實力就多了一分自保的能力。

    要不然以他一階玄師巔峰的實力,怎麼可能接住五階玄師初期的喬大刀的出擊,還能在其手上撐到現在。

    不過即便此時達到了二階玄師巔峰,林天霄依舊不敢有任何的放鬆。這樣的實力能保住自己就不錯了。

    要是想打倒喬大刀,顯然有些不現實,所以他需要其他的東西配合,出其不意,攻其不備。

    看著氣勢升騰的林天霄,原本淡定的喬大刀也有些驚異和凝重。這個叫肖龍的傢伙還真是捉摸不透。外面看不出修為,但是實力卻是不弱。

    交手以後明顯能夠感覺到其實力沒有他強,可是卻是能夠一次次的躲開他的攻擊。

    雖然經過之前的交鋒也是受了傷,相當狼狽,但是根本沒有傷到其根本。

    所以為了保險起見,喬大刀也是不準備再留手了。雙手緊握金魚刀,身上的金色靈力也是全部爆發,

    「千刀流第二式刀斬」

    金魚刀上金光閃爍,能夠明顯的感覺到此時的威力比之之前高處許多。

    林天霄不敢以自己現在並不強悍的的肉身,來抵擋金魚刀這來勢洶洶的一擊。

    在他看來,即便是施展《無極》的銅拳鐵臂,也不一定能夠抵擋這兇猛的一擊。即便抵擋下來,他不相信喬大刀只能發出這一擊,如果連續來那麼幾下,估計是慘死當場了。

    所以他可不敢拿自己的身體冒險。他現在要做的不是硬抗,而是躲。看了一下四周,手上做著隱晦的動作,選擇了一個方向。

    「《無極》動若驚雷」

    身體陡然衝出。

    就在他身體加速衝出的時候,金魚刀落在他剛剛的落腳點,斬出一道深深的縫隙,隨後縫隙沿著林天霄逃竄的方向狂追而去。

    林天霄被嚇得背後冷汗直冒,剛剛真是好險,如果不是閃得快,這一刀說不定就將他一分為二。

    見得後面緊追而來的刀芒以及向他衝過來的喬大刀,林天霄微微停頓了一下,調轉身形,雙腳在地上一蹬,換了一個方向而去。

    喬大刀又是一刀斬下,擦著林天霄的後背而過,雖然沒有斬刀,但是勁烈額刀風還是讓他後背的皮膚撕裂,鮮血流出。

    此時林天霄根本沒有時間管這些,然後踩著牆壁,往回折去。喬大刀緊追而至,一刀砍在牆壁之上,牆壁之上出現了深深的裂痕。

    好在林天霄的身形有些優勢,險險躲過了這一擊,身體落下,竟是落到了剛剛的起點。

    喬大刀如同附骨之疽,再次出現在林天霄的上方。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