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2 年 5 月 16 日
  • 2022 年 5 月 10 日
  • 2022 年 5 月 9 日
  • 2022 年 5 月 7 日
  •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分類

    2022 年 5 月 9 日 Comments (0)

    而曹雷也在不知不覺間受到影響,然而此刻他絲毫沒有察覺,腦海中只充斥著怒氣!

    腳下發力,朝著星龜一號墜落的方向跳去,木樑終於不堪重負,連帶著房頂的乾草,垮塌一小片,灰塵瀰漫。

    從一棟房子跳向另一棟房子,可惜還是來不及!

    等曹雷騰空躍起,卻跟墜落的星龜一號失之交臂。

    眼睜睜看著它從身前墜毀,火光伴隨爆炸聲傳來,他整個人被氣浪掀飛出去!

    螺旋槳慣性轉動,砍進曹雷左肩,深入五厘米左右就停止不動,被骨頭給卡住了。

    他想都沒想。

    用力拔出葉片,衝進濃煙中!

    地上,有倖存者被甩飛出來,卻不是花姐。

    這人小半張臉傷痕纍纍,身上也一樣,還在著火。

    都是戰友,當然要救,曹雷一把撕開仍在燃燒的衣服丟掉,將人帶到安全地帶,隨即再次進入墜毀範圍內,這次卻沒找到其他人。

    面對眼前大火以及濃煙滾滾,四散開來的殘骸里,靜悄悄的。

    他胸口起伏,繼續尋找,心越來越涼。

    終於。

    在火光下,曹雷看見一具屍體,已經殘缺不全,被火光籠罩。

    沉默片刻后,他緊握拳頭,瞬間喪失理智,選擇朝著阿瑟所在的方向沖了過去!

    ……

    林子里。

    阿瑟等人正在逃亡,先前被兩枚燃燒彈燒到,此刻只剩下四個人,身上還有不同程度的燒傷。

    白磷附著在身上,真的要割肉才行,劇痛難忍。

    就在這時。

    「阿瑟!!」

    一聲大喊傳來,阿瑟聽見自己名字,轉身發現曹雷正狂奔著,距離不斷拉近!

    正在追擊的關瑤等人,也聽見了。

    只見曹雷速度極快,一步跨出,落地已經在數米外,從關瑤他們身旁穿過後,筆直向前衝去。

    關瑤還沒來得及提醒,曹雷已經甩開他們。

    實際上,就算提醒曹雷注意安全,他現在也聽不進去,狀態就跟伽馬物質注射過量差不多,處於一種失控狀態。

    新仇舊恨,梁子結大了。

    隔著數米!

    曹雷騰空躍起,右拳緊握!

    阿瑟身邊,一位穿著盔甲的同伴,第一時間試圖阻攔,然而卻被他這一拳直接打飛,重重撞在了大樹的樹榦上。

    見到這幕。

    阿瑟眼睛放光,絲毫看不出懼怕的意思。沒了長矛,身上盔甲依然完好無損,就連燃燒彈也只是弄髒它,卻沒造成任何損壞。

    曹雷一腳踹向阿瑟,阿瑟抬起雙臂硬抗,腳都陷入泥土中。

    下一秒。

    這位曾經弱不禁風的科技宅阿瑟,居然以一種驚人的力道回擊,猛地一拳,狠狠打在曹雷腰間,將他打飛出去!

    並且順勢拔出一把暗色的小匕首,反過頭來沖向曹雷!

    曹雷腰間火辣辣的,剛站穩就看見那把匕首,下意識往後退。

    也不知究竟是什麼材質,這把匕首居然劃開了他胸口的防彈陶瓷板,簡直就跟切豆腐差不多!

    刀尖順勢還從他胸口劃過,留下一條將近十五厘米的傷口,瞬間有血湧出。

    阿瑟靠得太近,曹雷抓住機會,抬手就是一拳!打在他那盔甲上,竟然震得手指發麻!

    不顧上疼痛。

    拳頭擦著他胸前的鎧甲,往上打去,狠狠一拳頭揍在阿瑟下巴上!

    可以清楚看到,阿瑟的下巴瞬間錯位,骨頭裂了,刺破皮膚,露出白色骨刺。

    不同於曹雷流出的血液,這傢伙的血,呈現出一種詭異的暗藍色,瞬間讓曹雷聯想到之前腹部被洞穿的那傢伙,受了那麼重的傷,身上也沒有血跡。

    就這麼一愣神的功夫,阿瑟再次抬起匕首,直接戳進曹雷的大腿!

    曹雷則是往後仰頭,對著阿瑟的鼻子,狠狠撞了過去!順勢還摟住他的頭,朝著脖子處,接連兩拳頭!

    頸椎骨明顯承受不了這種巨力。

    當碎裂聲傳來時候,曹雷卻看見阿瑟還在笑。

    可能是被疼痛感刺激著,理智正不斷恢復,索性一把抓住阿瑟喉嚨,就跟捏泥巴一樣,甚至將氣管和血管一起拽了出來。

    就在曹雷以為他完蛋了的時候,阿瑟有同伴幫忙,背後一刀刺穿曹雷的胸口,刀尖穿透而出!

    短短几秒鐘而已。

    關瑤剛來就見到這幕,她立馬失聲大喊:「曹雷!!」

    劇痛襲來。

    身前的阿瑟都這樣了,頭部居然還能活動,往後仰起,狠狠撞在曹雷腦門上!

    那頭盔實在太硬,力氣也驚人的大,曹雷腦門都略微凹陷。

    眼前一黑,當場沒了意識……

    ——————————————————

    等再次醒來,人已經躺在病床上。

    周圍黃光昏暗,顯得十分老舊,還能聽見機器聲音,滴滴作響。

    記得自己胸口被刺穿,曹雷伸手摸摸受傷的地方,上半身沒穿衣服,傷口也即將癒合,似乎沒有大礙。

    隨即再摸腦門,同樣已經完好如初,用力按時候,稍微有點痛而已。

    此刻,關瑤聲音傳來:「別亂動!知不知道,你差點就死了,幸好身體強到變態,刀子都割開你心臟了。」

    側頭看去。

    關瑤也受傷,躺在床上,胳膊用東西固定著,腿也一樣。

    曹雷短暫回憶完,隱約已經猜到什麼,不死心詢問說:「阿瑟他們呢,跑掉了?」

    「嗯,能救下你已經很不錯,這真不怪我,他跟一位穿盔甲的傢伙跑了。現在我總算知道,那身盔甲不是裝模作樣,真的非常管用,子彈打上去連痕迹都不留,簡直像是縮在龜殼裡的老王八,試試這把刀,看你能不能掰彎。」

    關瑤說完,補充句:「之前這把刀就插在你胸口,救援隊預計你要半天才能醒,這才昏迷半個多小時。」

    伸手接過匕首。

    曹雷試了試,完全掰不動。

    就拿之前那把開山刀來說,以他力氣想掰彎很容易,這把匕首卻不同,而且格外鋒利。

    於是他問道:「跟盔甲的材質相同?到底是什麼東西?還有,我們現在在哪,能找到阿瑟下落么,我感覺恢復得差不多了,可以去幫忙。」

    「歇歇吧,找到線索會通知你,我們正在收割者的老巢,地下居然有地道和軍火庫,應該是二戰時候留下的,牆上還有日文。」

    關瑤說話聲音無精打采,這任務還算比較成功,找到不少人和線索,卻跑掉了阿瑟這個重要人物。

    她接著告訴說:

    「這地方還有些鍛造工具,材質應該是碎殼,加入了一些合金,目測跟我們當初找到的那些碎殼一樣,那桿長矛也已經拿回來。他們躲在這裡做些秘密研究,在人體內融入了其他動物的基因,就跟之前從碎殼上發現的黏液類似,只不過用在了人身上,並且似乎還成功了。」

    「人和動物基因結合?這怎麼可能,那還是人?」

    曹雷詫異道。

    雖然還沒走出失敗陰影,卻也認同那番「老烏龜」的觀點,並不認為自己就徹底輸了,阿瑟那身堅硬的鎧甲,確實讓他沒法全力出手。

    關瑤繼續說道:

    「怎麼不可能,被你用石槽壓住的那位,直到現在還活著,待會兒就要把他運走,你可以先去看看。艾拉小姐猜測,他體內融入了章魚基因,構造已經跟人不一樣,腦子不僅長在腦袋裡,肺部退化以後,胸腔里又多長了個小腦仁,等於有兩個腦子,心臟也不止一個。我剛才看的時候,他肚子上的大洞,已經快要癒合……」 「這兩天怎麼樣?」

    江晟景又問:「在這邊,一切都還適應吧?」

    於嘉點了點頭,隨後笑道:「江總,我好像離開帝都到現在,總共也不超過五天!」

    都不到一周,有什麼適應不適應的?

    再說,以前於嘉混娛樂圈的時候,隨着劇組東奔西走,住過高檔的五星級酒店,也曾經睡過野外的*——

    沒有背景的人,除了更拼一點之外,根本不會受到任何的優待!

    於嘉的適應性,就是在那個時候鍛鍊出來的。

    「也對……」

    江晟景自嘲的笑了笑,他其實不應該問於嘉適不適應,因為他們兩個,明明更加不適應的,是江晟景。

    他不希望自己每天下班去山水人間別墅的時候,那裏面空無一人,更加不希望自己每天除了工作,就是照顧孩子。

    他承認自己的貪心:以前只覺得,只要小嘉活着就好,現在,他有些得寸進尺的希望小嘉能夠陪着他,一輩子都陪着他。

    之後,兩人一起逛了商場,一邊逛商場,一邊聊天:

    「……江小魚昨天手工課沒及格,這孩子,老是丟三落四的,把工具包給落在家裏了——John厲害了,已經可以在三十秒之內,把拼圖給拼好了……」

    於嘉離開帝都的時間也不長,就是一些兩個孩子之間的瑣碎事兒,可是被江晟景一一提起來,卻又有種很踏實,很熨帖的感覺。

    兩個孩子,一兒一女,那是他們生命的延續,更是他們生命的重要組成部分。

    可以在一個午後的時候,帶着小嘉,一邊逛街,一邊說起這些,本身就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

    在商場轉了一圈,江晟景買了一個金手鐲,送給了於嘉。

    手鐲是三個古法磨砂金環,用幾個小鈴鐺圈在了一起,動起來叮噹作響,好聽悅耳。

    而真正讓江晟景喜歡的,則是這個手鐲的寓意:三生三世!

    他雖貪心,倒也還是有限的,這輩子於嘉能夠陪着他,就很好了。

    至於下輩子,估計一碗孟婆湯灌下去,前塵往事瞬間成空,他早已經忘掉了小嘉,小嘉也不再記得他。

    小嘉和他在一起,其實受過的苦,遠遠沒有快樂多,所以江晟景奢求她今生今世就足夠了。

    至於她的來生,江晟景打算放過。

    走過了幾條街,之後,江晟景才接到了葉夫人打來的電話,給了他一個西餐廳的地址,讓他帶着小嘉一起來。

    掛斷電話,他看了眼那個餐廳地址,然後問於嘉:「你知道這個餐廳在哪裏嗎?」

    於嘉搖頭:「我們來之後,吃住一直都在酒店裏。我除了陪她去那個興趣班找過一次葉宸翊之外,基本上沒怎麼出過門!」

    她路痴,擔心自己出去了找不回來,會給葉夫人添麻煩,所以就沒有隨便走。

    江晟景初來乍到,也找不到,索性打車過去。

    葉夫人選的西餐廳,略微偏遠。

    等江晟景帶着於嘉過去的時候,葉家人都已經到了,都在等着他們兩個。

    餐廳的是一個單獨的門市房,從裝修和內部擺設來看,在宿縣應該是很不錯的一個餐廳了。葉夫人選擇在這裏招待他們,還特意包了場子。所以餐廳里,就只有他們這一張長方形的餐桌。

    「在這裏,能找到這樣一家地道的餐廳,還真是不容易!」

    葉夫人坐在主座上,笑盈盈的道:「等回了帝都,我一定得包一個好一點的地方,好好請江總吃頓飯,來表達一下謝意!」

    江晟景聽了,淡淡一笑,說:「夫人不用客氣,您以往對小嘉也多有照顧,我幫您,也是為小嘉還一個人情!」

    三言兩語,便將於嘉和葉家的關係,徹底摘乾淨了。

    江夫人也笑了,道:「你和小嘉什麼時候辦婚禮?如果辦的話,可千萬要給我發喜帖啊……」

    江晟景笑着點頭:「這個,還要聽小嘉的意思!」

    說笑了會兒,服務生便端上了紅酒和牛排。

    眾人一邊喝着酒,一邊吃着肉,不亦樂乎。

    「砰……」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