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2 年 5 月 16 日
  • 2022 年 5 月 10 日
  • 2022 年 5 月 9 日
  • 2022 年 5 月 7 日
  •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分類

    2022 年 5 月 3 日 Comments (0)

    而就像帶她們來的那個船主說的一樣,現在正在進行這石州島上一年一次的神女祭典,街邊張燈結綵,到處都掛着彩色的花環。

    《綻靈記》第003章.神女祭典 正當周離靜悄悄後退,準備繞開坊市的時候。

    坊市口,有三顆人頭青燈驟然亮起,光芒變成詭異的慘綠色,陰氣森森。

    它們像是受到了吸引,人臉那面轉動過來,遠遠看着周離。

    人頭青燈原本都是緊閉雙眼,表情祥和。

    但此刻,它們睜開了眼,死人眼中充滿濃濃惡意,嘴中長出尖牙,猶如前來索命的惡鬼。

    咻咻咻。

    三顆人頭青燈徑直飄來,青面獠牙,張著血盆大口咬向周離的腦袋。

    赤色刀光一閃,刺啦!

    尖銳的金鐵摩擦聲響起,一連串的火星從三顆人頭青燈上迸發。

    它們有着柔軟的人皮,可卻硬如鋼鐵,被周離猛劈了一刀后竟沒有爆開,僅僅是如同彈丸般被極速劈飛。

    周離拉開距離,防止驚動坊市裏剩下的數百顆人頭青燈。

    一旦被那些人頭青燈包圍,就如同身陷馬蜂窩,插翅也難飛。

    更何況坊市裏還有一隻神秘厲鬼,這數百顆人頭青燈全都是它的傑作,足以說明其危險性。

    人頭青燈在空中穩住后,再度飄來,嘴裏長滿尖銳獠牙,咯嘣咯嘣地開合著。

    周離從爐子裏取出一塊精製鋼鐵,扔進其中一顆人頭青燈的嘴裏。

    就聽見嘎嘣一聲,那塊精製鋼鐵被輕易咬碎。

    這是什麼牙口……周離抬手一刀斬出,劇烈的火星竄起,三顆人頭青燈再度被劈飛。

    這兩刀僅在它們身上留下兩道不算太深的刀痕,連真氣灼燒的痕迹都沒有,在慘綠色光芒的照耀下,人頭如青銅打造而成,堅硬無比,刀槍不入。

    周離眸光思忖,片刻后收起長刀,取出了玄黑雙棍。

    注入真氣,黑不溜秋的冰冷雙棍上,頓時由內而外亮起火熱的赤色光芒,棍身上的古樸紋路也變得鮮艷起來。

    周離手臂肌肉緊繃,朝着飛來的人頭青燈一棍夯下,勢大力沉,帶着呼呼勁風,這一擊蘊有恐怖力道。

    嘭!

    氣浪翻騰。

    那顆人頭青燈被砸進地里,頭頂凹陷下去一大塊,堅不可摧的防禦在絕對爆炸的力量面前毫無作用。

    「嚯……」周離稍微驚訝了一瞬間,看起來,雙棍可以用來對付一些皮糙肉厚的敵人。

    這東西本就沉重,再以他的肉身力量加持,以霸道鈍擊的方式攻擊敵人,威力十分可觀。

    這顆人頭青燈被開了瓢,腦袋凹陷,出現了一個坑洞,周離打量了一眼,發現人頭青燈似乎只有一張堅硬的皮,腦袋裏沒有顱骨,沒有大腦,什麼都沒有,僅有一團詭異的綠色鬼火在燃燒。

    他將棍子順着人頭上的坑洞捅了進去,赤霞真氣!

    轟!

    大量真氣湧入,一邊是至陽屬性的真氣火焰,一邊是陰邪的亡靈鬼火,相觸的瞬間就發生劇烈反應,人頭青燈直接炸開。

    白色氣流+1。

    「想跑?!」

    周離目露凶意,另外兩顆人頭青燈見情況不對,想要逃走。

    他腳踩步法輕易追上,砰砰兩棍子將其打飛,兩顆人頭皆如陶瓷般碎裂大半,露出其中燃燒的綠色鬼火。

    轟!轟!

    接連兩道聲響,人頭青燈炸開。

    白色氣流+2。

    人頭青燈如此怪異,更加堅定了周離繞路的決心,他看了眼坊市,確定剩下的鬼燈沒有被驚動后,加快腳步想要離開。

    可就在此時。

    「既然來了,為何不進來一坐。」

    坊市中突然響起一道溫和的聲音,單憑聲音,給人的印象是一位風度翩翩的青年。

    但誰知道裏面的厲鬼會是什麼樣子,能模仿人聲的妖魔鬼怪可不在少數,真實模樣一個比一個嚇人。

    周離身形一滯,豁然轉身,眸子微眯,閃爍冷光。

    雙手攥緊雙棍,體內真氣高速流轉,全身勁力勃發,警惕著隨時都有可能到來的危險。

    嗒、嗒、嗒……

    如陷入黑暗泥潭的坊市中,響起清脆的腳步聲。

    黑暗中,有兩道綠色光芒亮起,隨着腳步聲不斷靠近。

    片刻后,一位青年從黑暗的坊市中走出。

    他看起來二十五六,一襲華貴黑衣,長發披肩,身姿英偉,背負着雙手。

    可怕的是,他沒有雙眼,眼眶中各燃燒着一縷幽綠色的鬼火,火光搖曳,散發出綠色光芒。

    其身上有着濃郁陰氣,絕非活人。

    「不要緊張,我暫時不會殺你,只想找人說說話。」

    「我死了很久,沒想到還有重見天日的一天,今夕是何年?」

    神秘青年語氣感慨,目光望向周離。

    周離沉吟了片刻,道:「大乾三千六百九十年。」

    「唔……已經過去六百年了嗎……」神秘青年聞言,不禁輕嘆一聲,有着一陣滄桑之意。

    這是個古人?

    周離其實不算太意外,只要有一縷亡魂存在,即便死了不知道多少年,都能被鬼域給整活過來,只不過再度復甦后,就會變成鬼怪之軀。

    先前他遇到的那些厲鬼,就是不知道死了多少年的亡魂怨靈。

    不過,那些厲鬼遠沒有眼前神秘青年帶來的危機感強烈。

    就算是融合厲鬼都比不上。

    眼前的青年,雖然滿身陰氣,眼眶中燃燒着綠色鬼火,是純粹的鬼物,卻給周離一種他還活着的感覺。

    或許這青年生前是個境界高深的修士,所以死後才能保持清醒的神智,沒有被鬼怪的天性影響,以厲鬼之軀再活一世。

    「這裏是何地?」青年問。

    「逆春城。」

    「哪一州?」

    「好像是青州。」

    周離胡亂說了兩個地名。

    「青州。六百年間意外流落到了這裏嗎……」

    青年喃喃自語了一陣,又看向周離,眼眶中鬼火幽幽:

    「你很不錯,比那些廢物強上太多,我可以給你一個大機緣。」

    周離冷眼相待,真以為他是傻子嗎?那坊市裏上百顆人頭青燈,可都是用百姓的人頭製作而成的,能毫無感情地屠殺這麼多的無辜之人,就算不是妖魔鬼怪,也與妖魔鬼怪無異。

    反正不是什麼好人。

    青年繼續道:

    「我是雷州府第三代重瞳者,可以助你踏入無上仙道。」

    第三代重瞳者?

    周離沒聽過這個名號,不過重瞳他到是聽說過。

    世間有許多特殊體質,神體、仙體、元靈體、純陽之體、純陰之體、劍心通明體……種類繁多,姬瑤的天生媚骨也是一種特殊體質。

    要說那種體質最強,誰也不好說,繁如天上璨星的天之驕子們,從遠古時代至今都沒能分出個高低勝負。

    但若說其中最強的有哪幾種,重瞳無疑是其中之一。

    青年一步步朝他走來,語氣冷酷無比:

    「我死了六百餘年,既然再次活了過來,就要取回失去的一切,再踏仙路。如今這副鬼怪之軀太過孱弱,我需要一具強大的肉身,你很不錯,助我還陽,日後登仙必還你身軀。」 「哎喲我草,你這匹大洋馬,還挺野的嘛!」絡腮鬍男人,冷笑了一聲。

    然後就邁開步子,向伊莎貝拉走過來。

    絡腮鬍男人,沒有被伊莎貝拉的話激怒。因為,他根本沒把伊莎貝拉放在眼裡。

    一個女人而已,還敢威脅他們,真是不知死活。

    絡腮鬍男人。

    甚至還在心裡暗暗想著。

    等會,他一定要讓伊莎貝拉,跪在他面前唱征服。

    絡腮鬍男人走過來了。

    但是,伊莎貝拉卻沒有半點慌張的樣子。

    絡腮鬍男人的幾個搭檔,全都用幸災樂禍的眼神看著伊莎貝拉。

    他們對絡腮鬍男人太了解了!

    像伊莎貝拉這樣漂亮的男人,絡腮鬍男人肯定不會放過她。

    等會一定會當著大家的面,把伊莎貝拉給辦了。

    絡腮鬍男人爽完后,他們這些做跟班的,也有機會上去爽一把。

    所以,這幾個人都在期待著絡腮鬍男人快點動手。

    絡腮鬍男人站在伊莎貝拉面前。

    他居高臨下地看著伊莎貝拉,目光落在伊莎貝拉的領口。

    絡腮鬍男人恨不得踮起腳尖往裡面看。

    不過,絡腮鬍男人倒是沒有著急對伊莎貝拉動手。

    他扭頭,看向坐在伊莎貝拉和秦悅然中間的李初晨。

    語氣冰冷地說道:「小子,你還坐在這裡幹嗎?不想活了是不是?」

    「快滾吧!」

    「真他媽不識趣啊!」

    「誤了我們老大的好事,小心我們把你剁了喂狗。」

    絡腮鬍男人的幾個搭檔。

    守著楊雲的同時,他們還不忘狠狠威脅李初晨一頓。

    李初晨用不屑的眼神,瞥了他們一眼。

    然後才開口,不慌不忙地說道:「你們這些垃圾,也敢在我面前造次?」

    「就你們這樣的垃圾,我一巴掌,就能把你們拍死。」

    「提醒你們一句,你們如果不想變成終身殘疾,現在滾蛋還來得及。」

    「你他媽說什麼?」

    絡腮鬍男人,這次被激怒了,李初晨居然罵他們是垃圾。

    「啪!」

    絡腮鬍男人的話音剛落,臉上就挨了一巴掌,他被打得眼前直冒小星星。

    「這就是你的嘴巴不幹凈的後果!」

    李初晨一巴掌,就把絡腮鬍男人的半邊臉,打得腫了起來。

    當然,這還是李初晨手下留情的情況下。

    李初晨要是再加一把勁,絡腮鬍男人的腦袋都會被他打得直接炸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