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2 年 5 月 16 日
  • 2022 年 5 月 10 日
  • 2022 年 5 月 9 日
  • 2022 年 5 月 7 日
  •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分類

    2022 年 4 月 22 日 Comments (0)

    而她,一不留神就看到了……看到了不該看到的……

    喻色已經結巴了。

    她以為墨靖堯只是為了避開蘇木溪,而進去裏面避一下的,沒想到他還真的是上洗手間。

    她正臉對着牆,不敢回頭的時候,身後洗手間的門開了,「你只剩下九分鐘了,想要穿睡衣去見人?」

    喻色簡直要風中凌亂了,原來這男人全都聽到了,「那我換衣服,你……你在裏面別出來,不然我來不及了。」

    男人沒吭聲。

    喻色就當他是默許了,「一會我走了,你也悄悄離開,千萬不要被人發現。」

    「好。」這一聲是在洗手間里應的,讓喻色稍許安心,然後開始脫去身上的睡衣。

    衣櫃里全都是蘇木溪帶着她去買的衣服。

    不過她知道,雖然是蘇木溪陪着她去買的,但是真正出錢的其實是墨靖堯。

    她欠他好象是越來越多了。

    如果將來她與他的關係要是沒有進展的話,她發現她並沒有愛上他的時候,也不知道要怎麼還了。

    先欠著吧,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

    飛快的挑了一套小香風的短款上衣配一條闊腿褲,再選一雙黑色的平底的鞋子,喻色就準備離開了。

    然,一轉身,又是猛然呆住了,半晌才聽到自己回魂的聲音,「墨靖堯,你……你偷看我了?」

    臉已經紅透了。

    她剛剛是從裏到外的全都換了一套。

    「還有半分鐘,靳太太要推門而入了。」墨靖堯唇角彎彎,有種不言而喻的感覺,絕對是該看的不該看的都看到了。

    「你……」喻色咬牙切齒,「你個大壞蛋。」

    「又不是沒看過,你要是覺得虧了,等你回來,抽個空,我允許你看回去。」

    喻色一腳踹過去,很想砍了墨靖堯,但是已經聽到了門外蘇木溪的腳步聲。

    她實在是沒有時間理會墨靖堯這個超級大壞蛋。

    「你等著。」小小聲的咬牙切齒的說完,喻色直奔門前。

    「我乖乖等着你看回去。」身後,墨靖堯說着他這輩子在認識喻色以前想都想不到的話語,還說的如此的順溜,說完的時候,連他自己都怔了怔。

    喻色出去了。

    蘇木溪是一身低調的黑色長裙,素顏,什麼首飾都沒有的等在那裏,一看到她,拉着她就走,然後眼圈就紅了,「喻色,你一定要救救我父親,除了你,沒有人能救他。」

    「乾媽,別急,外公不會有事的。」雖然還沒見到蘇木溪的父親,還不知道老人家的情況,但是喻色還是決定先安撫蘇木溪。

    其實人生病這種事情,有的病人純粹是被自己嚇死的。

    得了病,就嚇得精神恍惚,然後病情就很難得到緩解,身體也很難恢復。

    最後,就自己嚇死了自己。

    所以,只要有好的心態,戰勝病魔不是不可以。

    「所有的家庭醫生都去了,在搶救中。」蘇木溪這一次,已經是哭腔了。

    喻色握緊了她的手,然後,就想到了墨靖堯的那一句『我在,別怕』,然後,她對蘇木溪也道:「我在呢,別怕。」

    聽到喻色這一句,蘇木溪的手這才不再抖了。

    兩個人一起出了別墅,靳承國早就等在那裏了,「老婆,喻丫頭,快上車。」

    喻色拉着蘇木溪上車,感覺她身體一直在抖。

    蘇木溪是真的在擔心自己的父親,以至於連車上應該是才放上來的兩杯冒着熱汽的咖啡都沒有注意到。

    。 火鳳部落看似被打回原形,實則根基已深,只需要時間慢慢穩固。

    邱瑩因引入大敵,被虛空神母剝奪了信仰,淪為散民。

    其家族也受到了牽連,被趕至城外,危險係數增加。

    神靈統治下的大城通常不會有危險,一片祥和。

    但城外就不好說了,野鬼、精靈遍地,稍有不慎,就會落得死狀凄慘的下場。

    尤其還有邪神惡道一類,它們最喜鮮活的血肉,且是毫無忌憚。

    家族一落千丈,親族們對邱瑩痛恨非常,當面下殺手不至於,卻會讓其自生自滅。

    遊盪在荒野之上,沒有神術傍身,又沒有家族依靠,邱瑩心中無比恐懼。

    就在她想尋短見之時,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怎麼,這就想死了?」

    這聲音就像是從其心底里發出的。

    「大長老,救救我!」不管是怎麼個狀況,邱瑩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求救。

    「沒事,我在你身上留下了手段,足以應付野外的危險。」大蛤蟆隔空傳音道。

    「您有何吩咐?」邱瑩精神一振,恢復理智道。

    「我會派出一隻火鳳協助你,先佔據下一塊地盤,再徐徐圖之。」心底里的聲音再次響起道。

    「是!」根本沒能力、也沒理由拒絕,邱瑩將自身信仰直接投入到火鳳之上。

    大蛤蟆派出的是第三隻催生而出的火鳳,雖在幼小階段,但足夠應對荒野之上的野鬼、惡神。

    火鳳部落加快吞併步伐,勢力覆蓋整個古元山林,部民數量已至四百萬。

    要不是虛空神母、五丰神聰明,率先滅去了眾部族,火鳳部落還能收歸過千萬的人眾。

    但凡在火鳳部落的庇護下,都要信奉圖騰火鳳。

    整整四百萬部民,用不了五十年,就能培育出四隻完全形態的火鳳。

    未來計劃已經頒布下去,以積蓄實力為主,大蛤蟆開始將精力投入到提升自身實力之上。

    妖神、妖身、輪迴生死意暫時都達到了頂點,要想增強實力,還得藉助於外物。

    重製周天星宇圖的事宜便要提上日程。

    妖神知識豐富,已經計算出最佳的煉製方案,缺的是資源、人手。

    凡界的構造不同於龍界,相應材料的找尋需要大量人力。

    為此,大蛤蟆不惜親自培養十名聰敏之輩,讓他們徹底踏上神修之途。

    讓他們放棄追求斗戰之能,轉而深入學習煉器方面的知識。

    等將十人中的多數培養至神魂六重時,再讓他們廣收門徒,擴展煉器隊伍。

    一波接一波,三百年時間,終於湊齊百名真正的神修。

    留下一部分人繼續培養下一代神修,其他的則分散出去,去搜集煉製周天星宇圖所需的材料。

    另一邊,邱瑩得大蛤蟆傳授,又有火鳳從旁協助,早已成為了少數火種布滿全部竅穴的高修。

    單論斗戰能力,不比龍界內的神魂九重修士差。

    整整三百年,邱瑩帶著火鳳掃蕩各個村寨、據點,將這些地域連成一片。

    單論面積,已不比虛空神母所佔領地小。

    可惜,野外人口稀少,攏共加起來還不足半城人數,提供的信仰力並不可觀。

    不過,由於野外朝不保夕的生活,信眾的心思更加純粹。

    近二十萬人口,加上這麼長的時間,也足夠供養出三隻火鳳。

    目前,大蛤蟆已擁有三十一隻完美形態的火鳳。

    一齊放出,相當於三十一尊夜遊巔峰真仙。

    單單對付一個五丰神,已然足夠。

    火鳳部落整體基數擺在那裡,加上大蛤蟆改良的信仰火鳳擁有諸多神異,才能在三百年後收此奇效。

    下面,就可以對禹國的神靈下手,慢慢蠶食之。

    當年被火鳳侵襲,從而損失慘重的大城,終於恢復了生息。

    五丰神強勢進駐,將原本聯盟的幾名神靈壓制在城中角落內。

    五丰神神職廣泛,保食豐、衣豐、屋豐、行豐、運豐,涵蓋民眾的衣、食、住、行等各個方面,可謂民眾信仰之首選。

    五丰神比虛空神母更具潛力,所以要提前扼殺在搖籃之中。

    大蛤蟆創造的火鳳神異,誕生於信仰,又能超脫於信仰,可獨立存在。

    大蛤蟆化作葛福人形,親臨五丰神領地,瞬間召出十六隻火鳳。

    快速吸收天地中的火屬性元氣,鳳身壯大,遮掩一方天空。

    五丰神凝聚靈身,顯露人前,雙目凜然。

    城中信眾見火鳳威勢,盡皆跪地,叩拜祈禱。

    單手一揮,十六隻成型火鳳一同攻上,火焰滾滾,熱浪滔天。

    五丰神先起靈罩,覆蓋全城,護住城中信徒,再召來雨水、冰霜,不停攻擊火鳳真身。

    十六隻火鳳皆具自主靈性,對護罩展開無差別攻擊,準備找出薄弱之處。

    為免時間拖延,大蛤蟆一招輪迴生死意擊出,襲向五丰神顯化的靈身。

    神靈可謂是集精神力於大成的存在,更在意境力量影響之列。

    輪迴生死意入體,將五丰神的神思拖入混沌。

    本想一舉建功,但大蛤蟆還是低估了此界神靈的手段。

    神靈分身眾多,在此城坐鎮的不過是其中一具。五丰神主靈感應到生死危機,強行切斷與分身的聯繫。

    此城失去五丰神的庇護,就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十六隻火鳳齊力下,掀起漫天火勢,席捲全城。

    哀嚎、痛哭聲四起,城中剩餘的神靈早就遠遁。

    四天三夜,整座城池付之一炬。

    打鐵趁熱,立攻下一座。

    同樣的結果,五丰神根本無法抵擋輪迴生死意的侵襲,神靈主體分割、遠遁,退入最後一座城池。

    不過在棄守前,祂果斷地將城中信徒轉移,盡數放置在最後一座大城之內。

    這次,祂必須堅守住,不然,很難再有翻盤的機會。

    當此時,虛空神母出手了。以老牌神靈的實力,召集五十萬信徒大軍,配合五丰神禦敵。

    五丰神也是拼了,動用積存的大量神力,賜下神術,讓麾下信徒戰力猛增。

    同時,兩尊神靈共享經驗,快速研究出對敵之法。

    應付輪迴生死意,便是神靈分身顯化千萬,讓意境力量找不準目標。

    應付火鳳,便是引來大量江水,頃刻覆蓋、冰凍。

    至於成千上萬的信徒們,可結陣施展大範圍神術,牽制住火鳳的行動。

    一通操作下來,大蛤蟆確實被打了個措手不及,接連損失了七隻火鳳。

    還未到時候,大蛤蟆也不想放手大殺,只好佯裝不敵,退去。 目前而言,博濤等人需要面對的問題不小。

    一是魔力水晶的問題。

    遺跡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層,但肯定不止五層,如果只有五層的話,博濤通過偵查魔法,應該差不多能察覺到金獅子的存在了,所以金獅子至少在第六層甚至第七層。

    而越到下面的樓層,遺跡裏面的遊離魔力越誇張。

    到了第五層之後,偵查魔法就已經沒辦法使用了,第五層的遊離魔力干擾相比起第四層而言,有一個質的飛躍,偵查魔法在如此強烈的干擾之下,連維持都是有一個巨大的問題,更別說往回帶信息了。

    在如此強烈的魔力干擾下,博濤等人的魔力水晶根本不夠用!

    就算是得到了其他小隊的補給,黎歌等人所擁有的魔力水晶平均下來,也就每人八塊,這都算多了,要是換成之前的四塊,那估計最多也就只能到第五層了。

    除了魔力的問題以外,還有金獅子的問題。

    金獅子完全是戰力上的問題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