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2 年 5 月 16 日
  • 2022 年 5 月 10 日
  • 2022 年 5 月 9 日
  • 2022 年 5 月 7 日
  •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分類

    2022 年 5 月 7 日 Comments (0)

    簡陋的卧室。

    藍小希小心地摺疊起周陽留下的紙條。然後從包里拿出一個手掌大的小鐵盒。

    打開鐵盒,她小心地將紙條收藏在裡面。

    「周陽,你放心,我會努力的,我會變好的!」

    她低著頭,輕聲說著,臉頰紅撲撲的,好似想到了什麼美好的事,她嘴角不自覺的揚起甜蜜的弧度。

    這一瞬間,她不知道,隨著她綻放出甜蜜的微笑,她的隔壁,她所在的樓層,她所在的小區……就像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擴散。

    這股無形的力量如同春風化雨一般向外輻射,一直覆蓋了整片街區。

    這一刻,所有人,不管是睡夢中的人,還是聊天的,開車的,吵架的……

    這片街區所有人,都好似想到了什麼美好的事物。

    他們的嘴角都輕輕揚起,臉上掛著幸福的笑容。

    ……

    南冰原。

    一處冰窟內。

    一個女孩突然出現。

    「什麼人?」十多塊形狀各異的冰塊一蹦一跳出現在女孩面前。

    「你是什麼人?」冰塊們紛紛問道。

    「我是誰?」女孩笑了,撩了撩橘色的及耳短髮,「我是你媽!」

    「我們媽?」有冰塊迷惑,「我們有媽么?」

    「誰說沒有的?我不就是你媽么?」另有冰塊說道。

    「就你?你也配?」

    冰塊不答應了,雙方瞬間打了起來。蹦蹦跳跳噼里啪啦撞在一起。

    女孩不在意這一群傻不拉幾的劣冰。她向著冰窟內走去。

    她好似不存在的幻影一般,一塊塊冰塊從她的身上穿過。

    一直走到冰窟深處。眼前是一大片一大片的冰菇。

    女孩微微揚起頭,深吸一口。

    「啊~」

    「是你的味道~」

    「空氣里有著你香甜的味道!」

    女孩露出迷醉的神色。

    「周陽,你果然來過這裡。」

    「你放心,老娘一定會找到你的!」

    ……

    阿嚏!

    正在雜貨鋪躺椅上織毛衣的周陽突然打了一個噴嚏。

    「見鬼了,難道凌晨去了一趟南冰原就凍著了?」

    周陽心裡嘟囔一聲,看到小夜偷偷睡覺。

    「你竟然偷懶,趕緊織毛衣!」周陽隨手一陣掌風刮向小夜,「再不織毛衣,咱們都沒貨了!」

    啪嗒!

    小夜迅速躲過掌風,然後捂著肚子蹲在地上,佯裝痛苦,「不好!我肚子疼!」

    「你會肚子疼?」周陽呵呵一笑,

    「你肚子疼,咱家早就生意興隆了!」

    叮鈴鈴~

    門上的風鈴響起。

    一個光頭男人推開門走進來。

    「老闆,生意興隆!」

    …… 沈嬤嬤沒將話說完,但是意思已經表達的非常明確。

    為了一個妾,跟自己的親娘鬧翻,這真的值得么?

    而且沈嬤嬤還有一句話沒敢說出來,那就是如果這件事傳出去,那侯爺您的名聲該怎麼辦?

    晉安朝從皇上到平明百姓,全都非常注重孝道,如果一個人被傳出不孝的名聲,那絕對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沈嬤嬤您說的我都明白!」南宮晟垂下眼帘,淡淡的道:

    「這麼多年,母親做的許多事,本候都不曾明面上與其糾纏過,只想着母親能體諒本候一二,可看看侯府現在成什麼樣子了?

    奴不奴,主不主,一片烏煙瘴氣!

    連個守門的小斯都敢奴大欺主,侯府早就成了別人眼裏的笑柄了!」

    沈嬤嬤眉頭一皺,連忙說道:「侯爺若您肯聽老太君的,再新娶一名……」

    「好了,沈嬤嬤別說了,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再娶!」南宮晟突然冷冷的打斷沈嬤嬤的話,沖着一旁的錢平道:「還愣著幹什麼?給我狠狠的打!」

    王嬤嬤沒想到她都舍下臉來,讓沈月蘭替她求情了,侯爺竟然還不依不饒。

    眼看着一個小斯拿着一根手臂粗細的棍走來,王嬤嬤急的不行,要是讓這棍子狠狠打上二十下,那她說不定下半輩子都得躺在床上了。

    焦急之下,王嬤嬤想也不想的脫口而出:「侯爺,求侯爺饒命啊!老奴只是奉了老太君的命令前來請蘇姨娘!

    您為了區區一個姨娘,這樣忤逆老太君,真的就不怕母子離心嗎?」

    一旁的沈月蘭本來還想再替王嬤嬤求求情,聽到這話,頓時嚇的「噗通」跪倒在地,再也不敢說什麼。

    王嬤嬤見到這一幕,也意識道自己說錯話了,可惜已經晚了。

    只見,侯爺眼神陰寒的看了她一眼,就冷喝道:「竟然敢詛咒本候與老太君之間的母子之情,給我打!狠狠的打!」

    那些跟着王嬤嬤一起來的丫鬟,原本還有些懵懂,聽到南宮晟這滿含戾氣的話,頓時也嚇的跪倒在地,連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生怕惹怒了南宮晟,讓自己也跟着挨罰。

    小斯聽到南宮晟的吩咐,立刻將手裏的木棍高高揚起,重重落下。

    「砰。」

    「啊!」

    木棍跟肉體碰撞發出的沉悶聲響,混合著王嬤嬤的慘叫,一時間充斥着整個前院。

    王嬤嬤帶來的十幾個丫鬟,跟南宮晟的隨從,以及南宮玥和蘇蔓等等,所有人都沉默的看着這一切。

    半刻鐘后,王嬤嬤的二十棍還沒打完,小斯就低聲稟告道:「侯爺,王嬤嬤暈死過去了!」

    南宮晟冷冷看一眼氣息微弱的王嬤嬤,道:「還剩多少棍未打?」

    「回侯爺的話,二十棍才剛剛打了十下,還有一半未打!」

    南宮晟正要說話,沈嬤嬤忽然膝行幾步跪倒在他面前,哀求道:「求侯爺網開一面,如果二十下真的打完,只怕王嬤嬤會一命嗚呼啊!奴婢斗膽請王爺多為蘇姨娘積攢些福祉。」

    聽到這話,南宮晟看了一眼身邊正在裝柔弱的蘇蔓,沉吟了一會兒,道:「將王嬤嬤帶下去,等傷養好了,再把剩下的補上!」

    沈月蘭一驚,立刻意識到南宮晟這次是認真的了。

    但養好傷后再打,總比現在就將命丟了強,她連忙磕頭:「謝侯爺不殺之恩,謝侯爺不殺之恩!」

    沈嬤嬤一連磕了三個頭,才起身在一眾丫鬟的幫助下將王嬤嬤拖走。

    老太君的人一走,錢平也帶着人悄悄退到了一邊。

    前院立刻就只剩下了南宮玥一家三口。

    南宮玥看了看南宮晟跟蘇蔓兩人,她知道現在她應該也跟着那些下人一起離開。

    可她就是邁不動腳步,直到錢平悄悄返回到她身邊,將她拉下去。

    「錢叔,您說父親會不會後悔?」南宮玥糾結的看向拉着她衣袖的錢平。

    「不敢當,不敢當!小的就是一個管家,那擔當的起小姐的一聲錢叔!」

    看着錢平明明一副了開了花的模樣,還假模假樣的謙虛的樣子,南宮玥有些無語。

    怎麼感覺除了娘親外,一個個的都是演戲高手!

    說道這個,南宮玥突然才意識到了蘇蔓的不同。

    好像娘親……開始反擊了!!!

    眨着眼消化了一會兒,南宮玥嘴角的笑容不禁越來越大。

    真好,相信以後老太君再也不敢欺負她娘親了!

    「小姐您想什麼呢?這麼開心?」錢平一直悄悄的觀察著南宮玥,見她一點小姐架子也沒有,反而非常平易近人,頓時心生滿意之情。

    這才是真正的千金小姐!

    「錢叔,您是父親新聘的管家嗎?」南宮玥歪著頭天真的問道。

    「小姐您可以叫我錢老,或者錢管家!」錢平先糾正了一下南宮玥的『口誤』,這才解釋道:

    「老奴是莊子上的管家,侯爺前一段時間去莊子上查賬,因見老奴將莊子上管理的還不錯,就破格給老奴升了一下。」

    「升了一下?那錢……」

    「錢老!」錢平及時出聲道。

    南宮玥無法,只得改口道:「那錢老,父親給您升了什麼職位?」

    「說是侯府的管家!」錢平笑着說道。

    南宮玥眨眼,隨即笑着道:「那這麼說以後您就是侯府的管家了?」

    「沒錯!」

    「那父親有沒有說,萬一他不在府里的時候,您有做不了主的事,要找誰啊?」南宮玥再問。

    「這個,不如小姐親自去問侯爺!」即使知道南宮玥在套自己的話,錢平還是非常好脾氣的回答道。

    接下來,不論南宮玥怎麼問,錢平都不肯再回答。

    無奈,南宮玥只能轉身去看父親娘親那邊。

    可是錢老將她拽過來的時候,離得太遠了,南宮玥根本就聽不到兩人說了什麼。

    只看到蘇蔓一會傷心,一會心疼的表情。

    抓耳撓腮了一會兒,南宮玥悄悄看了一眼站在身旁距離她三步遠的錢平,而後開始一小步一小步的往前挪。

    挪了幾步,南宮玥再悄悄回頭看錢老。

    只見兩人的距離還是三步遠,好像一點也沒變化一般。

    南宮玥:「……」

    。 季柚沒挑到值錢的,其他人顯然也一樣,岳棲光、岳棲元有點不確定,問旁邊的沈長青:「沈長青,你再看一下這裡有沒有漏掉什麼?」

    沈長青的臉色很平靜,他仔細看了一眼,搖搖頭,說:「有幾樣比較珍貴的材料,每樣價值大概50萬信用點左右,但很遺憾,已經壞掉了,不值錢了。」

    季柚、岳棲光、岳棲元等齊齊罵了一句:「窮鬼!」

    見這幾個孩子這麼嫌棄,小劉忍不住笑著道:「這幾個都是亡命之徒,都是享受當下的主,你讓他們存錢,他們也不樂意,拿到寶物,一般都是換了錢財花天酒地。身上能剩下幾個子都不錯了。」

    儘管如此,大家還是唾了一口:「嘖!當個星際海盜還能窮成這樣,果真是死窮鬼!」

    鷹圖的空間鈕,挑選了一會兒,實在挑選不出來后,大家打算轉下一個,沈長青看季柚糾結得仿如便秘一般的臉色,忍不住問:「季柚同學,你在找什麼?」

    嗯?

    聽到沈長青的話,其他人紛紛轉過臉,看向季柚,季柚坦然道:「我在找一件東西,我之前感覺到它能對我的精神力產生一股莫名的吸引力,但現在,它似乎不見了。」

    沈長青聽完,略微一愣,但很快,他眼睛一亮,便道:「季柚同學,你的意思說你的精神力可以感應到某種東西對你有用?」

    季柚點頭:「是。」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