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2 年 5 月 16 日
  • 2022 年 5 月 10 日
  • 2022 年 5 月 9 日
  • 2022 年 5 月 7 日
  •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分類

    2022 年 4 月 20 日 Comments (0)

    秦臻說這話的時候,餘光瞥了一眼那個叫秋月的丫鬟,她趴在地上,低著頭,髮絲遮擋了臉,看不清眼中的神色。

    而這邊,姜紫雲卻怔怔的看著秦臻,她的心裡是從未有過的複雜。

    「為什麼?」姜紫雲怔愣半晌,擰眉詢問,她的眉頭擰在一起,眼神也有些迷茫的樣子,她沒有想到在她百口莫辯,毫無退路的情況下,說出相信她的竟然是君緋色。

    「我不放過一個壞人,但也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你做錯的,我會讓你付出代價,但不是你做的,我也無需讓你背這黑鍋。」秦臻淡淡道。

    她聲音不大,一番話說出來,卻是落進每個人的耳朵之中。無數視線落在她的身上,打量的,不解的,疑惑的,複雜的,她卻彷彿沒看見,亭亭玉立,嬌軀挺直,氣質出眾。 說完,加百列便離開了這一出隱蔽的秦閥基地,直奔最附近的機場而去。

    接下來她打算暫避風頭,離開大夏,去米國將秦風的消息告訴龍門眾人,看葉輕眉能不能想辦法幫助主人。

    而這一邊,秦君臨也是回到了秦閥。

    這一次他不僅傷勢痊癒,而且修為也恢復到了巔峰,甚至還隱隱有所突破。

    要知道,秦風的修為可是遠遠要超過銅同境宗師強者。

    雖然是宗師五重,但真正實力,已經達到了無限接近宗師七重的程度,元氣之渾厚,令人不可思議。

    秦君臨感受着體內磅礴的修為,更是欣喜若狂。

    秦閥,演武場上,秦君臨擺出馬步,吐氣開聲,忽然之間一拳朝着前方狠狠砸了過去!

    在他身前十丈開外,有一尊數人高的巨石,而且是精純的大理石,極其堅固!

    然而一拳之間,帶出猛烈的罡風,氣流震動,一股無窮巨力突然從拳頭之中爆發出來!

    轟!

    就聽到一聲巨響,整個廣場都隨之顫抖了起來。

    周圍其餘正在練武的武者渾身一顫,下意識停了下來,接着便是瞪大了眼,眼睜睜看到那塊數人高的大理石,被秦君臨一拳生生轟成了齏粉!

    「好強的力量!」

    「隔空一拳,居然有如此恐怖的威能,不愧是少主!」

    「這一下少主實力完全恢復了,哈哈哈!」

    秦閥的武者們紛紛上前來向秦君臨慶祝,各種阿諛奉承。

    秦君臨聽着這些馬屁,心中也是非常的受用。

    但是,唯一不爽的一點,就是這次還是沒能弄死秦風!

    他雖然已經傷勢痊癒,並且得到了秦風的全部修為,但還是覺得不夠。

    他不僅要奪走秦風的風雲集團,解散天策軍,還要秦風死!

    兩人之間,可謂是血海深仇,只有一個人能活下去!

    曾經秦風給他帶來的羞辱,他這輩子都無法忘記。

    看到秦君臨眼中閃過的一沉之色,一名下屬立即知道了對方在想什麼。

    這下屬湊上前來,道:「那秦風現在已經變成了廢人,而且被撤去了天策戰神之職,咱們為什麼不幹脆一點,直接將他殺了?」

    「殺死一個廢人,想必也沒有人會說什麼吧?」

    這也是下屬心中不理解的地方。

    事情都已經做到這個份上了,為什麼不再做絕一點,直接斬草除根。

    然而聽到這話,秦君臨只是搖了搖頭,道:「你們不懂,這是王族開出來的條件!」

    「王族的意思很簡單,我們可以奪走秦風的一切,但是,不允許動秦風以及他的家人,這是王族的底線。」

    「為什麼?」下屬越發困惑了。

    「因為秦風在北境立下過不少的功勞。」

    秦君臨憤怒而不甘的說道,握緊的拳頭裏發出了咔嚓咔嚓的響聲,彰顯出內心的憤怒。

    眾人聽到這裏,才有所明白。

    並不是王族有多看重秦風這條命,而是,不能讓效忠於大夏的忠臣,就這樣被他們秦閥殺害。

    否則的話事情傳出去,堂堂一位戰神,被秦閥生生逼死,豈不是證明王族無能,連麾下的將領都保不住?

    以後,還有誰願意效忠王族,效忠大夏?

    說白了,其實就是做做場面給各大勢力的人看。

    讓他們知道,王族至少是願意保住秦風一條性命的。

    只不過,聰明的人已經想到,秦閥這次做的事情,已經完全站在了王族的對立面。

    以後要是秦閥露出破綻,只怕王族第一個就不會繞過他們,而是要將他們整個秦閥斬草除根!

    這一次,秦閥雖然是立威了,但也將自己推到了眾矢之的的局面,這都千年巨輪,一旦遇到了什麼麻煩,很可能就是牆倒眾人推的結果。

    不過現在秦天問和秦君臨父子自信心膨脹到了極點,可沒有哪個不長眼的人,會在這個時候去奉勸他們,只會繼續助紂為虐。

    「哼,秦風,就讓你多活一段時間,本少主早晚有辦法將你弄死!」

    秦君臨心中恨恨的想到。

    然而就在這時,一名秦閥下屬慌慌張張的從外面跑了進來。

    「少主,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下屬滿臉蒼白,跑到秦君臨面前,渾身都在哆嗦,似乎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事。

    秦君臨瞪了對方一眼,不耐煩的道:「什麼事慌慌張張,天還能塌下來不成!」

    「少主,我們,我們在玉顏山下的那處隱蔽基地,被人毀掉了!」

    下屬緊張的說道。

    這話一說,不僅是秦君臨,就連他身邊其餘幾名下屬也都嘩然一片。

    要知道,玉顏山下那處工廠,表面上看起來只是一座廢棄的工廠,但實際上,卻是秦閥耗費接近十年時間才建造出來的隱蔽基地!

    這處基地,對於秦閥來說非常重要,直接控制了東海市一大半的勢力。

    其中不僅儲存了大量的火炮兵器,還駐紮了數千名秦軍精銳的戰士。

    更關鍵的是,秦閥許多隱蔽的交易和實驗,都是再次進行的。

    這工廠地下有數十個大型實驗室,更重要的,秦閥精心培養出來的許多頂尖人才,都被投放在這座基地里,進行各種科研實驗。

    秦君臨眼角狠狠一跳,上前抓住了這名屬下的衣領,惡狠狠問道:「你說什麼?再說一次!」

    「玉顏山,玉顏山的基地,被人偷襲了!」

    下屬滿頭大汗,然而卻不敢隱瞞真相。

    因為他很清楚,這件事對秦閥來說,影響太大了,甚至會嚴重影響到接下來一段時間秦閥在東海市的佈局。

    他不可能隱瞞得住。

    「工廠內的軍火庫被人引爆,發生了連環爆炸,整個工廠,還有我們上千名精銳戰士,全部都被炸死了!」

    秦君臨臉色一百,倉皇的後退了幾步,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這個消息。

    那個工廠是由他在負責,其中有多少機密項目,他心中再清楚不過。

    可以說,秦閥有接近三分之一的財力,都投入在了那座基地之中!

    秦天問也是信得過他,才將這處基地交給他來負責。

    萬萬沒有想到,居然發生這樣的事……

    。 劉清風倒霉,陸師妹就陪着他一起倒霉了。

    不過,陸師妹是女孩子,跟劉清風不一樣。

    她雖然被吊起來了,身上的衣服還是完整的。

    劉清風是只剩下了一條花褲衩。

    一點面子都不給劉清風留的。

    演武場之中,過路的凌霄聖地弟子們,看到被吊起來的劉清風,指指點點。

    一些平日裏跟劉清風關係不好的,趁機落井下石。

    什麼往劉清風臉上吐口水,用皮鞭抽他之類的事情,屢見不鮮。

    對此,沒有人去維護劉清風。

    因為他以身試法。

    罪大惡極!

    楚淺淺說了,絕不能讓劉清風這個狂徒逍遙法外!

    把他吊起來一個月,就是殺雞儆猴。

    不過,讓楚淺淺意外的是,殺雞儆猴的效果,似乎不太好!

    就在劉清風被吊起來的第三天,凌霄聖地之中,又發現了有人談戀愛。

    不僅是精神上談戀愛,還談到床上去了。

    這一次,知法犯法的人,是隔壁老王。

    他舉報了劉清風,自己的行為,卻不檢點。

    受到了一位女弟子的誘.惑。

    然後就下水了。

    毫無疑問,隔壁老王的下場,一樣是被吊起來一個月。

    後續,凌霄聖地之中,時不時就會冒出一兩對談戀愛的。

    不過,隨着時間的推移,膽敢知法犯法的弟子,逐漸少了。

    禁令頒佈的第十天,葉青吃到了一個大瓜。

    有一位優秀的真傳弟子,跟九幽魔門的女弟子私通。

    在客棧裏面開房幽會的時候,被當場抓獲!

    跟九幽魔門的人私通,這罪名就大了。

    那位優秀的真傳弟子,被抓回來后,楚淺淺親自動手,將其斃於掌底!

    以儆效尤!

    葉青得知此事,大喜。

    確定楚淺淺不是說說而已。

    楚淺淺動真格的了。

    誰若是違反規定談戀愛,必遭嚴懲。

    葉青尋思著,其實自己去找一位九幽魔門的女人談戀愛,被處死的幾率也是挺大的。

    不過,在葉青的身邊,有許多凌霄聖地的大佬暗中保護。

    他想去九幽魔門,挺難的。

    不如就在凌霄聖地內部下手了。

    談戀愛,肯定要挑選一位合適的對象。

    葉青最好的選擇,當然就是自己的師尊楚淺淺了。

    跟楚淺淺表白,這要是還不死的話,就沒有天理了!

    這幾天,葉青已經在做準備了。

    拿出了一個小本本。

    把前世的那些騷話記錄下來。

    以備不時之需。

    說不定表白的時候,就能用得上。

    「聖主有令,請聖子去凌霄閣!」

    就在葉青做準備的時候,突然之間,有一位長老過來傳令。

    葉青心中一喜。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