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2 年 6 月 26 日
  • 2022 年 6 月 25 日
  • 2022 年 6 月 23 日
  • 2022 年 6 月 21 日
  •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分類

    2022 年 4 月 2 日 Comments (0)

    相比比特幣高達一千多萬倍的漲幅,左岸幣一百八十多倍的漲幅其實沒什麼,假以時日,左岸幣肯定也能達到比特幣的高度!

    在我個人看來,左岸幣更加完美,起點更高,它的價值也更高,絲毫不遜色於比特幣,今天的這個奇迹,就是最好的證明!」

    阿克塞爾言之鑿鑿地說道,並沖著攝像機鏡頭比劃了一個勝利的手勢。

    聽到這裡,陳宇立刻來到沙發旁,快速打開放在茶几上的筆記本電腦,第一時間就點開ZEBITEX的網頁,開始查看左岸幣的最新價格!

    跟他料想的一模一樣,隨著這段採訪播出,漲速原本有些放慢的左岸幣,再次坐上了火箭,開始迅速向上飆升!

    僅僅一兩分鐘,左岸幣的價格就再次上漲20%,直接突破了2美元!

    看到這一幕,陳宇立刻歡呼起來,並激動不已地揮舞了一下拳頭!

    「太棒了!這是要上火星啊!」

    歡呼慶祝的同時,他暗自計算了一下所持有左岸幣的價值,赫然已突破了4600萬美元!

    等明天這個時候,僅憑這2300多萬枚左岸幣,自己或許就能成為名副其實的億萬富翁,而且是以美元計!

    這才不到一天,印錢都沒有這麼快啊!

    站在一旁的伊蓮,看著左岸幣的最新價格,也被震撼的目瞪口呆!

    新聞報道還在繼續,那位記者陸續又採訪了幾位專業人士,其中既有幣圈玩家,也有計算機高手,還有一個金融專家!

    那些幣圈玩家和計算機高手,對左岸幣的評價都非常高,溢美之詞不絕於口。

    而且他們每個人都希望能弄到一點左岸幣,並呼籲各大虛擬貨幣交易平台儘快開放左岸幣的期貨交易!

    至於那位金融專家,則表示了一定的擔憂,擔心火爆無比的左岸幣會對經濟秩序和金融系統造成衝擊!

    最後出現在新聞報道里的,正是阿德里安和博杜安。

    在參議院大樓里,幾位媒體記者追著他們問道:

    「阿德里安議員、博杜安議員,據說你們今天召集了一場財政委員會的臨時會議,專門討論剛剛上線交易的左岸幣!能介紹一下討論結果嗎?」

    「議員先生,請問一下,財政委員會會對左岸幣採取監管措施嗎?」

    快步行走的阿德里安,轉頭看了看這些媒體記者,然後微笑著說道:

    「我們的確召集了一場財政委員會的臨時會議,來討論左岸幣這個新生事物,左岸幣在今天的表現,也確實給我們造成了很大的衝擊!

    但我們沒有形成什麼結論,主要是因為我們對左岸幣不太了解,接下來我們將密切關注這個新虛擬貨幣,現階段還談不上進行監管!」

    隨意回答幾句之後,阿德里安和博杜安就走上樓梯,那些媒體記者則被安保人員攔了下來!

    國會財政委員會只是密切關注左岸幣,並沒有採取任何監管措施,左岸幣的價格應聲而張,再次飛了起來!

    。 當陳墨完成了所有的事情,帶著六個神孽巫妖和自己新的法術書回到營地的時候,四神是最先感受到他的變化和不同的。

    「看來你使用了那顆神格。」阿努比斯作為四神當中最強的存在,一眼便看出了陳墨此時身上所充斥著的神性:「建議你收斂一下自己的力量,你現在簡直像是一個耀眼的燈塔。」

    因為神性的影響,陳墨此刻的靈魂正如同一個熊熊燃燒的火炬,綻放著神性火花的光輝。

    當然,這光輝並非所有人都能看見,但對於神靈來說,無疑是極為顯眼的。

    這也算是驟然提升了自己力量所帶來的一些後遺症,不過並不算是什麼大問題。

    「我知道,不過力量突然被拔高,一時還無法適應,過段時間就好了。」陳墨瞭然的點點頭,對於凡人他的靈魂璀璨耀眼並不是什麼問題,但對於能夠看到這些的存在來說就過於顯眼了,所以他也確實打算花點時間好好熟悉和掌握自己的力量。

    此時芙蕾雅走了上來,在陳墨還沒反應過來之前,便吻在了他的嘴唇上。

    突如其來的這一吻讓陳墨沒有反應過來,而女神的嘴唇那柔軟美好的觸感也讓他沒有第一時間將芙蕾雅推開。

    等到芙蕾雅放開他的時候,陳墨臉上仍舊掛著驚訝。

    芙蕾雅舔了舔自己的嘴角,沖陳墨笑了一下:「不用太在意,這只是一個祝福,讓你可以更快適應自己的力量而已。」

    「就不能用更正常一點的祝福方式嗎?」陳墨露出苦笑,芙蕾雅倒是並沒有說謊,他也確實感覺到一股溫和的力量包裹住了自己的靈魂,正在將自己陡然拔升的力量約束和梳理。

    所以在苦笑過後,陳墨還是對芙蕾雅說了一句謝謝。

    而有了芙蕾雅的帶頭,其他三神倒也沒有吝嗇,同樣對陳墨施以了祝福。

    當然,阿努比斯和圖特就沒有親上來了,儘管本體一個是胡狼頭一個是朱䴉頭,但他們的神力化身都是人形態,而且還是男人,親上來著實不合適。

    倒是德墨忒爾親吻了一下陳墨的額頭,為他送上了來自豐收的祝福。

    在接受了四神的祝福之後,陳墨向他們一一道謝,然後才向他們說道:「這個世界現在已經步入正軌,你們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嗎?」

    「我們打算在汲取足夠的信仰之後,就開始按照你所說的方法建造我們的神國,這個世界將作為我們重新崛起的根基。」阿努比斯作為四神的代表,向陳墨解釋了一番四神接下來的安排。

    對此陳墨倒是並沒有意見,畢竟這是他們早就已經談好的合作內容。

    於是他點了點頭,對阿努比斯說道:「雖然這個世界的危機已經解除,但整個世界想要恢復仍需要漫長的時間,你們願意駐留在這個世界也是一件好事,既然如此我會留下一個巫妖作為我的代表和你們保持聯繫。」

    聽到陳墨這麼說,阿努比斯微微皺眉,向他問道:「你這是要走了嗎?」

    「是的,你們原來的世界即將爆發第二次世界大戰,這關係到我在那個世界的利益,所以我必須得回去一樣,親自交代和布置一些事情。」陳墨肯定的向阿努比斯回答著,並且對他和其他三位神靈說道:「不過不用擔心,我留下的巫妖和我之間有著緊密的聯繫,他們是我意志的延伸。

    你們可以通過他來和我交流,同時在必要的時候我也可以通過他來將我的意志傳遞過來,不會耽誤什麼的。」

    「既然如此,那這個還給你吧,在這個世界我想我用不到死神軍團了。」阿努比斯說著,便將死神手鐲再次歸還給了陳墨,這是之前為了清繳保護傘基地的時候,他問陳墨借的。

    接過手鐲,陳墨將它重新戴在了自己的手腕上,這才從身後的六個神孽巫妖當中點了一個,讓他留在這個世界。

    「這名巫妖將會負責對凡人的管理,以及帝國行省的建設,他也將會在這個世界貫徹帝國的法律。」雖然讓四神駐紮在這個世界是他們早已商定好的內容,不過陳墨還是覺得有些事情需要重申一下:「雖然我們的協議是你們可以在這個世界駐紮,並且在帝國疆域內的所有世界傳播信仰,但我還是需要強調一下,你們的教會不得凌駕於帝國之上,同時你們本身也是帝國的一部分,一切教義請在不違背帝國法律的前提下制定。」

    「這是當然,我們既然已經簽訂了冥河誓約,就不會違背它。」阿努比斯對於陳墨重申當初所議定的條件並沒有覺得奇怪或者反感,反而很鄭重的再次承諾,並且主動向他提出:「你在原世界需要我們幫忙嗎?雖然我們的本體走不開,但派個神力化身去給你幫忙還是沒問題的。」

    「多謝好意,我想這我還應付得來,而且這場戰爭更多的是凡人之間的爭鬥,並不需要神靈的力量介入其中。」陳墨稍作考慮之後還是謝絕了阿努比斯的好意。

    「既然如此,我們就不插手了。」阿努比斯倒是也能理解陳墨的顧慮,於是不再多說什麼。

    和四神道別,陳墨又找上了正在操練軍隊的龍帝。

    因為陳墨收編了保護傘公司的殘餘勢力,以及原本美軍的遺產,因而獲得了大量的技術裝備,這些裝備除了一部分用來武裝了陳墨自己的死靈軍團之外,也提供給了龍帝的軍隊。

    為了讓自己的軍隊能夠儘快熟悉這些裝備提升戰力,龍帝這段時間一直都在重新操練自己的軍隊。

    「龍帝,你是打算留在這個世界,將這個世界作為自己的封地,還是打算另行開闢一個新的世界,將它征服之後作為自己的封地?」陳墨開門見山,向龍帝詢問著他的意向。

    面對陳墨的詢問,龍帝倒是沒有多做猶豫,略微考慮了一下便回答道:「我欲開疆拓土。」

    「是嗎?那行,等跨世界傳送陣建立完畢,你可以自己選擇一個新的世界去征服。」陳墨點了點頭,應允了龍帝的要求。

    。 是褚臨沉的車子。

    那車停在路邊,車窗放了下來,褚臨沉正和車外的人交談。

    那個人秦舒也認識,是她組裏的實習生,趙雪。

    因為隔着的距離比較遠,她聽不見兩人交談了什麼,只是看着趙雪有些害羞的紅著臉,雙手把一個包裝精巧的盒子遞給了褚臨沉。

    這一幕看在秦舒眼裏,莫名不悅,心裏有警鈴下意識地敲響。

    趙雪在做什麼?

    她臉上劃過一絲冷意,忍不住走了過去。

    「趙雪。」還未走近,秦舒便揚聲喊道。

    趙雪聽到她的聲音,像是被驚到了,快速轉頭看了她一眼,眼中驚慌之色閃過。

    「秦組長。」她趕緊打了個招呼。

    「這是什麼?」秦舒目光落在她手中的盒子上,又朝褚臨沉看了一眼。

    首發網址et

    自打她一過來,褚臨沉的目光便直直地看着她了。

    趙雪聽到秦舒的詢問,趕緊解釋道:「這個……是我的一點心意。我看到了您和褚少在一起的消息,想着這是只得慶賀的喜事,就特意準備了一份小小的禮物。」

    說完,又特意地補充說明:「還有,多虧了您的提議,我和穆歡才有機會加入到您的組裏來。所以這個禮物,其實也是想表達對您的謝意。」

    秦舒聽着這漏洞百出的謊言,也不拆穿,「哦」了一聲,勾著唇角將她手裏的盒子拿了過來,說道:「既然如此,你直接把禮物送給我就好了呀。」

    「我看秦組長您為了今天會議的事情,心情很差,就沒敢去打擾。本來今天沒打算送這份禮物了,誰知道剛好在這兒碰到褚少,又聊了幾句,我就忍不住把禮物送出來了。這是恭賀您和褚少在一起的禮物,送給褚少的話,應該也沒有關係吧……」

    「這樣啊。」

    秦舒恍然,點點頭說道:「謝謝你的好意。不過這個禮物你拿回去吧,我不能收。你不如把心思放在工作上,爭取早日轉正。」

    說完,把盒子還給了她。

    趙雪張了張嘴,又看了眼面色幽深的褚臨沉,到底沒說什麼,匆匆離開了。

    等她一走,秦舒立即低頭問了褚臨沉一句:「她也是這麼跟你說的?」

    「差不多。」

    褚臨沉隨意說了句,一抬下巴,示意道:「上車。」

    秦舒站着不動,皺眉思索地說道:「趙雪平時沉默寡言,安靜本分,不像是會有這種心思的人。」

    用這種蹩腳的理由給她和褚臨沉送禮物,更像是在掩飾什麼目的。

    秦舒腦子裏不禁想起趙雪剛才面色羞紅的模樣,狐疑地朝褚臨沉看去,「她不會是對你有興趣吧?」

    聞言,褚臨沉不禁勾了勾唇角,意味幽幽地說道:「你吃醋了?」

    秦舒一怔,耳根不禁發熱,矢口否認道:「我沒有。我只是好奇她怎麼會突然給你送禮物。」

    剛才她要是不過來,趙雪的禮物肯定是想往褚臨沉手裏送的。

    要說吃醋……她一想到那畫面,心裏確實有點發酸。

    「這種事情不稀奇,對我有興趣的女人多了去了。」褚臨沉磁性的嗓音響起,換來秦舒一個瞪視。

    他卻不以為然,漫不經心地勾起唇角,譏笑道:「不過敢跑到我面前送禮物的,倒是沒幾個。」

    秦舒眉頭微微緊皺。

    只聽他繼續說道:「這個實習生,你要是不打算留下來,我就直接開了。」。 啞巴

    享受著耳光和掌聲,

    到底哪個才是真的我,

    配合著嬉笑中的傷痛,

    誰能最終陪我一起走過。

    啞巴,請你說話,

    陪著你,做掙扎,

    啞巴,別再掙扎,

    即便掙扎,也被視作很假。

    朦朦朧朧的月下我在等著她,

    清清楚楚地繪著很傻的圖畫,

    可惜我只是那個簡簡單單的啞巴,

    唯獨陪著風笑著,等過了那些年華。

    經歷過孤獨的我已漸漸學會生長,

    我學會了如何假裝,

    即便她隨那個人去了某些地方,

    我也漸漸,做了一個啞巴的模樣。

    啞巴,別說話,

    快走吧,別掙扎,

    啞巴,請掙扎啊,

    即使走了,別被視作傻瓜。

    甜甜蜜蜜的餘生已經留給她,

    平平淡淡地看著曾經的情話,

    為何我在點點滴滴中看出了真假,

    唯獨聽著歌哭了,漸漸成為了啞巴。

    多麼渴望你能真誠地陪著我這個啞巴說說話,

    為何你只留給我那最痛的傷疤,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