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2 年 6 月 26 日
  • 2022 年 6 月 25 日
  • 2022 年 6 月 23 日
  • 2022 年 6 月 21 日
  •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分類

    2022 年 4 月 10 日 Comments (0)

    林贊聽了這話,氣的把合約撕成兩半,憤怒的離開了翠木宗大殿。

    「我們走!」

    林贊找到靈劍,二人看了他們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師父,怎麼了?」

    李瀟看着林贊這個樣子,頓時心裏一陣陣的迷惑不禁開口問道。

    「大哥你不是和他們去談聯盟的事情了嗎?怎麼那麼大火氣?」

    「少廢話,讓你們跟着我走就走!」

    林贊聽過這話惡狠狠地瞪了二人一眼,帶着二人便離開了翠木宗。

    「大哥,在裏面不方便說話,現在可以說了吧!」

    三人走出很遠之後,靈劍看着林贊一臉沉默的樣子,不禁開口說道。

    林贊聽了,長舒了一口氣,將剛剛的事情說給了二人。

    「師父,那傢伙良心是餵了狗嗎!我們這麼多天做的這一切不都是為了聯盟嗎?他為什麼還這麼不知道好歹?」

    「不必說太多,既然他不想跟我一起,那我們也沒必要跟着他們一起!」

    林贊聽了這話氣憤地說了一句,不管不顧的帶着二人離開了。

    「大哥不行,我受不了這口氣,我倒是要回去問問到底為什麼!」

    靈劍不願離開,對着林贊說道。

    「還有什麼可問的嗎?他們現在已經表達的很清楚了,沒必要再回去,弄得自己難堪!」

    林贊,聽我這話不禁開口說道。

    「自從我救了那傢伙之後,她就變了一個人!」

    「閑話不多說,跟我去蟲谷!」

    林贊思索了一會兒,繼續說道。

    「師父,我不是害怕,咱們三個人是不是有些太危險了?」

    李瀟聽了心裏頓時一陣陣的寒意,他是見過那蟲子的,他可不想讓自己的身體里也被那蟲子覆蓋。

    「我若沒有完全的把握,不會再讓你們一起冒險!」

    林暫停了淡然的說了一句,二人心裏穩定了下來,跟着林贊直奔著蟲谷而去。

    蟲谷。

    「可惡,我的蠱王!」

    庫卡感受到自己與放在林贊身體里養著的蟲子,失去了聯繫,心裏頓時生起了一股寒意雙手發抖著說道。

    「族長,如何動氣?」

    聽了庫卡這話,那乾瘦的老者走上前去問道。

    「我的蠱王死了!」

    那老者聽了這話,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他知道這蠱王的威力,也知道有多麼的珍貴。

    「集合蟲谷之人,無論如何要找到林贊那個傢伙殺了他!

    庫卡對着那乾癟的老頭說道。

    「不用找了,我來了!」

    話音剛落,林贊提着帶血的戰刀,站在了二人的面前,露出了一副弒殺的笑容說道。

    「你也不用集合了,就在你們兩個聊天的時候,你的那些弟子們全都被我殺了!」

    「可惡,我要殺了你!」

    庫卡聽了這話,寒毛豎立,恨不得下一秒就把林贊生吞活剝了。

    「五行決,火決,九天火焰!」

    林贊看着衝上來的庫卡,一個九天火焰便沖着他撲了出去,火焰在他的身上拚命的燃燒着,消耗着他的每一絲靈氣。

    蟲谷之人,本就靠着下蠱才能殺人,戰鬥的本事幾乎為零,空有着一身修為,卻無任何戰鬥的武技。

    「就你們這樣的水平還想殺我!」

    林贊看着那乾癟的老頭想要逃跑,拿起戰刀來,到了他的面前,砍斷了他的雙腿的笑着說道。

    「你我本無怨無仇,我幫你們解決了你們的敵人你們反倒要殺我,我殺了你們不算是對不起!」

    說完,在那乾癟老頭的驚恐眼神注視下,林贊手起刀落將他的頭顱砍了下來。

    這一刀讓林贊整個人都盪起了一口涼氣。

    因為他發現那老頭身體里沒有流出一丁點的血液,反而爬出了一條一米長的蠱蟲。

    「五行決,火決,九天火焰!」

    林贊被這蟲子嚇得退後了兩步,大喊了一句,火焰直衝着這蟲子燒了過去,一瞬間這蟲子便成了灰燼。

    「我還以為有多厲害,不過如此!」

    這蟲子死亡之時,那庫卡也燃燒完了身體里的最後一絲靈氣,在這火焰的餘溫下,慢慢的變成了灰燼。

    「大哥,我怎麼覺得你的實力又進了一步呢?這次戰鬥我們兩個幾乎沒動手!」

    靈劍看着面前恐怖的林贊不禁開口問道。

    「這對我來說就是小菜一碟,正好咱們回去見見老朋友!」

    林贊聽過這話,吹噓了一番,帶着二人直奔著葯谷而去。

    「你們又回來了,這一次是遇到什麼事情了呀?」

    葯魂看着林丹趕來,笑嘻嘻的調侃道。

    「沒什麼,只不過是幫你解決一個老朋友!」

    林贊擦了擦自己戰刀上的鮮血說道。

    「你說什麼?你不會真的把那個傢伙殺了吧?」

    葯魂聽了這話,心裏一陣陣的興奮,激動的問道。

    「你放心,現在這個時候他已經死透了!」

    林贊聽了這話笑呵呵的回答道。

    「我說你也真是的,他們怎麼說也幫過你們呢,你們怎麼會跑回來把他給殺了呢?」

    「難不成他給你的葯有什麼問題?」

    葯魂思索了一會兒,左思右想覺得這事有些不對勁,於是開門見山問道。

    「他給我們的葯倒是沒什麼問題,只不過他在我的身上下蠱,就是他的不對了,我差點死在他的手上!」

    林贊聽了這話淡然的說道。

    「這不可能啊,他從來都沒有接觸過你,怎麼可能給你下蠱!」

    葯魂聽了這話,頓時一陣陣的迷惑不禁問道。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總之這件事情一定是他乾的,我向來不會濫殺無辜的!」

    林贊聽了這話也不墨跡,將剛剛自己聽到的事情全都說了出來。

    。 「師叔,你真傻!」塵沐,傷感無比道。

    而楚秦和眾女,也是有些於心不忍。

    塵沐這個師叔,的確有點「傻」

    「沒關係。好在,沐兒,你竟然被救出來了,還認識了一個這麼厲害的男朋友!」聖露,灑脫一笑地看向了楚秦。

    「聖露宗主,你能為沐兒做出這樣的犧牲,我很感動。」楚秦微笑道,「從今日起,算我楚秦欠你一個人情,以後你有什麼需要,儘管開口!」

    「不,楚秦。」聖露回道,「這個人情,要欠也是沐兒欠我的,跟你有什麼關係?」

    能夠聽得出來,聖露的話語之中,是根本不希望有這個所謂的人情。

    她對自己的師侄塵沐,是真的好!

    「就是啊,楚秦,是我欠師叔的人情,不干你事。」塵沐笑語道。

    「你是不是我的女人?」楚秦眉頭一挑,看向了塵沐。

    「是!」塵沐肯定地點了點頭。

    「那你的一切,是不是我的!」楚秦接着道。

    「是!」塵沐,再次點頭道。

    「那不就行了。」楚秦微笑道,「這個人情,我楚秦欠下了。」

    「那好吧。」塵沐看了一眼聖露,無奈地點了點頭。

    聖露暗中露出了一抹笑容。

    她知道,塵沐,的確找到了一個好男人。

    一個好到不能再好的男人!

    「楚秦,你如今得罪了狂魔界和靈仙都,兩大超級勢力,他們恐怕不會善罷甘休的,恐怕這落霞之都,也不會太安全!」聖露忽然臉色一變道,「狂魔界或許不敢入侵落霞之都,但是我剛剛忘記說了,落霞之都的主人和花金靈,似乎有交情!你殺了花金靈的兒子,他不會輕易放過你的。」

    「你放心吧,聖露宗主,我們很快就會離開落霞之都,離開聖宗的。」楚秦微笑道。他的事,自然不能讓外人陷入危險。

    特別是,聖露這樣的人。

    「不,楚秦,我不是這個意思!」聖露立刻說道,「你放心吧,無論靈仙都想如何找麻煩,我和聖宗都會跟你,跟沐兒站在一起!」

    「你先聽我說完!」聖露,害怕楚秦會拒絕,接着道,「沒有沐兒,聖宗早就被滅門了,聖宗上下,一定會和沐兒站在一起的,所以楚秦,無論發生什麼事,你不能再帶着沐兒離開了!」

    「還有,楚秦,你也別想丟下我!」塵沐也開口補充道。她越發地知曉了,楚秦是一個何等仗義,又是一個對待她們,何等無私之人。

    塵沐害怕,楚秦會丟下自己,一個人去面對危險。

    「好,不離開!」楚秦思考片刻,微笑道,「不過,你放心吧,無論是什麼靈仙都還是狂魔界,我一定不會讓你們聖宗,還有沐兒受到傷害的!」

    楚秦看似笑言,實際上擲地有聲。

    來到不周天,楚秦原本是不想惹麻煩的。

    但是,很多事,總是事與願違的。

    既然惹上了,那就徹底地解決吧!

    「聖露宗主,沐兒,你們說說吧,這所謂的靈仙都和狂魔界,到底有多強?」楚秦問道。楚秦只知道,他們是大宇宙,但是目前為止,還不清楚兩大宇宙的實力。

    楚秦的頭腦始終是清醒的,要解決問題,但是也絕不能狂妄自大,白白送死。

    「狂魔界神主境強者,大概有十個左右,被你殺了兩個,還有八個,弱神主境,一百多個吧,弱神主境以下的人,大概有一億人左右,戰艦百萬艘吧。」塵沐說道,「我們西陵宇宙和狂魔界曾經是死敵,所以很熟悉。」

    「才一億人?」楚秦,不驚反喜道。

    楚秦,原本以為所謂的大宇宙,應該是比天內宇宙和天外宇宙,還要龐大的存在。

    動輒,應該都是幾百億人的存在。

    畢竟,九陰之前,稱呼天內宇宙為小宇宙。

    現在看來,不是這麼回事?

    「什麼叫才一億人?」聖露,美眸微微一睜。

    「狂魔界到底有多大,為什麼才七百萬人?」楚秦,有些好奇地問道。

    「西域,向來是地廣人稀。」聖露解釋道,「一個星球,大概也就不到百萬人。但是,正因為地廣人稀,所以資源充足,每個人都提升地很快。這一億人之中,至少三分之二人是渡劫境以上的。」

    渡劫境,也就是至高神境界。

    這個問題,楚秦,問過九陰了。

    在不周天,前面的境界,與天內宇宙基本上相同,但是在不周天,至高神只是很弱小的存在,因此沒有這個稱呼,只有渡劫,二劫,三劫,聖劫,始劫,弱神主,神主……

    不周天連半步聖劫都沒有。

    「只有一億人,那就好辦了。」楚秦微笑道,「一個神尊境的人,能夠覆滅狂魔界嗎?」

    「能!」聖露肯定地說道,「神尊和神主境不是一個級別的!神尊之下,皆為螻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