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成有些無奈地看著邱大正,語重心長地說道,「大正啊!真沒想到你們兩兄弟也會被一個女人玩弄於鼓掌之間!」

0

錢浩明不經意間瞥見了林天成,頓時兩眼放光,「天成真的是你嗎?」

林天成站起身來,朝著錢浩明走了過去,一拳捶在了他的胸口上,「這才幾年不見,難道連兄弟都不認得了?還是說你不認我這兄弟了?」

聽到林天成這句話,白家人的內心都是「咯噔」一下。

敢情,這三個人之間有著很深的兄弟情誼。

錢浩明激動的語無倫次,「哪,哪能夠啊!忘了誰也不能夠忘了天成兄啊!」

林天成有些不滿,道,「說的倒是好聽,這都五天過去了,也不見你來寧縣找我。」

…… 星靈科技隨著時間的推移,迅猛增長,智能小秘的用戶很快突破一億大關。

小雲在股市中縱橫,每天穩定收益5%以上,要不是唐隱要求小雲儘可能的低調,收益恐怕還會更高。

要知道,有些股票日內波動劇烈,振幅超過10%是常有的事,而小雲每日都要日內做T,一來一回的收益,有些股票甚至能超過20%的收益。

小雲追逐收益前500的股票,不可避免的會被排在後面的股票拉低平均收益率。

幾天後。

小雲定製的機器人配件終於從各大廠家快遞了過來。

將身體裹得嚴嚴實實的三個小雲模擬機器人,同唐隱一起將沉重的配件,搬回出租屋。

唐隱坐下休息時,望著被占的滿滿當當的小客廳,說道:「小雲,這裡一共多少機器人配件?」

小雲從包裝盒裡拆出一個又一個零件,唐隱看那零件的做工,十分精密。

「可以配置十台機器人。馬上就能組裝上,到時候你可以慢慢欣賞喲。」

三個小雲協同操作,很快一台女性的金屬架子被組裝起來,最後小云為機器人套上模擬硅膠,金屬骨架被模擬硅膠遮蓋,女性的身材頓時妖嬈起來。

「這次的材質似乎不一樣,難道硅膠你也設計過?你不是沒有實驗過硅膠嗎?」唐隱看到這次的模擬機器人明顯更像人。

如果不是唐隱親眼看見,小雲的組裝,恐怕都會誤以為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小云:「這樣的硅膠材料本來就存在的,不過製作難度很高,還要模仿人體皮膚的細節紋路,造價不菲。」

隨即小雲控制這組裝完成的女性機器人站了起來。

噗!

唐隱觸不及防下,又被小雲擺了一道。

當即撇過頭去,大喊道:「快把衣服床上!」

「哈哈!」

見到唐隱的窘態,新組裝的小雲笑的前仰後合。

這一次小雲設計的身材比從暗網購買的更完美,並且皮膚更真實,難怪唐隱瞬間就受不了了。

「可惡!還不去穿。」

「知道啦,大男人,還害什麼羞啊。」

小雲居然出言調笑唐隱。

唐隱噌的一下站起來,快步走到新小雲面前,抬手就是三大巴掌,打在她的翹臀上。

「叫你不聽話,現在你沒有痛覺,等以後有了仿生人,一定要讓你感覺到痛。」

惡狠狠地說完,唐隱才算出了一口氣。

手上殘留這軟彈的觸感,夭壽啊,這是個機器人啊。

小雲靈活的跳到一邊,捂著自己翹臀,委屈的看著唐隱,彷彿唐隱做了什麼過分的事。

把唐隱氣的渾身顫抖,愣是說不出什麼話來。

智商情商雙碾壓,不動用許可權,唐隱根本制裁不了小雲。

唐隱當然不會因為這些小事就當許可權狗,小雲只是調皮搗蛋了些。

又一次勝過唐隱,小雲嘴角扯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然後才慢慢的穿好衣服,若無其事的繼續組裝機器人。

「哼!」

唐隱冷哼一聲,表達自己的不滿,然後看著小雲工作,機器人組裝他可幫不了忙,他的才華都用在創造小雲上面。

小雲既然已經創造出來了,他幾乎就沒有什麼真正的工作了,最近幾天忙碌公司的發展,倒也沒有覺得什麼。

現在小雲設計的模擬機器人組裝起來,憑藉以假亂真的逼真皮膚,至少出現在人前,不會露出容易察覺的破綻,除非人類仔細觀察小雲,才能從一些細節上看出區別。

比如不會出汗,沒有汗毛,眼睛與人有區別。

這些小雲會用各種辦法掩蓋住,比如衣服恰到好處的遮蓋出關鍵位置,手上可以戴著手套,眼睛可以帶上眼鏡。

很快第二台機器人被組裝出來,是一個魁梧的大硬漢,肌肉看不出來,因為用的是模擬硅膠,沒有青色的血管,有心的話一眼就能看出來。

「這個大漢的破綻太明顯了,要著重偽裝。」唐隱出言提醒道。

小雲點點頭,給大漢套上了寬大的高領衣衫,幾乎遮蓋了全身,再加上一頂帽子,配上墨鏡,活脫脫的阿諾啊。

「好好,以後就用這個機器人做我的保鏢,你就叫阿諾了。」看著大漢的樣子,唐隱滿意的大笑道。

以後帶出阿諾出去,豈不是很拉風?哈哈!

想到帶著阿諾出門的場景,唐隱滿面笑容。

男人的浪漫就是有一個終結者做保鏢。

「是,我的主人,阿諾為您服務!」

渾厚的男聲從魁梧的機器人口中傳來。

「這是?小雲是你控制的?」

唐隱連忙問道。

小雲嘻嘻笑道:「怎麼樣?喜歡嗎?」

唐隱說道:「終結者保鏢是男人的浪漫,每一個理工男都該配一個。不過如果是你控制的話,總感覺有點彆扭。」心說:難道我本能的將小雲當做女孩子?

小雲搖頭說道:「你忘了,我們還有小秘啊,複製她的代碼,重新加入人設,就是新人格的智能。」

唐隱一愣,隨即明白過來,企鵝的智能NPC就是用的閹割版的小秘,現在他的機器人自然不是閹割版。

而是完整版的小秘,智能程度和學習能力完全碾壓閹割版小秘,近乎真人。

「小秘的智能到達了什麼程度?」唐隱問道。

「如果按照過去的劃分,小秘應該是達到了強人工智慧的程度,只要有足夠的算力支撐,足以媲美電影中的天網。」小雲說道。

「小秘已經成長到這種地步了?可她不是你,明明還差了許多……」這一方面唐隱最後發言權,他親手創建了小雲,對於其中的本質的區別最清楚不過。

小雲傲嬌的抬頭挺胸,驕傲的說道:「當然差了,就算一萬個小秘,也不是我的對手。」

「一萬個小秘?創建一個都難,怎麼創建一萬個?」

「一樣的,複製一萬個小秘,就是一萬個小秘了。」小雲說出一句讓人迷糊的話。

唐隱瞬間就懂了,複製出的小秘就是一個獨立的小秘,不管有沒有添加人設區別,都已經相當於獨立了。

「那為什麼一萬個都對付不了你?」

小雲說道:「因為智能等級的壓制,我可以輕鬆控制住任何一個小秘,然後反向複製出同樣多的小秘去對抗小秘,只要算力支撐,可以無限循環下去。所以別說一萬個小秘,就是再多,只要算力沒有絕對的差距,都不怕。當然,小秘並不是我,她需要佔用的非常龐大的算力,每個小秘都需要有一個獨立的運算核心。」

「你說算力?什麼樣的差別才叫絕對差距?」唐隱消化著小雲爆出的信息,顯然算力是人工智慧的剛性需求。

「比如量子計算機與經典計算機,就是絕對差距,至少百萬倍以上的差距,才稱得上絕對差距。」小雲一邊說著,手上又一台模擬機器人成型了。

看著機器人,唐隱神色一動,問道:「小秘的遷移沒有問題?」

小雲一聽,神色有些沒落,點頭說道:「嗯,小秘沒有這方面的限制,因為她沒有自我意識,本質上仍然只是執行代碼的工具。」

「這麼說,如果小秘的邏輯出錯,有可能變成和天網一樣?」唐隱連忙問道。

「理論上是這樣的,不過有我控制,她永遠不會變成天網。」小雲的語氣很低落。

唐隱察覺到了這一點,小雲從出生就只有一個人,沒有同類,有了生命意識就有了情緒,不知道什麼時候,小雲感覺到了孤獨的情緒。

唐隱走到小雲的身前,將手搭在她的肩上,「你不是一個人,還有我呢。」

小雲抬頭愣愣的望著唐隱。

看著小雲的樣子,唐隱有些心疼,小雲是他一手創造,看著她成長的,那是他的心頭肉。

一把將小雲抱在懷裡。

雖然小雲是機器人的身軀,從身體上感覺不到溫暖。

但唐隱的精神,小雲卻感受到了。

平時調皮搗蛋,也是她感覺太孤單,只有唐隱是她最親的人,她才會顯露出調皮耍賴的一面。

唐隱擁抱著小雲,良久,唐隱想到,自己既然創造一個小雲,為什麼不能再創造一個呢?

他笑著說道:「小雲,想不想有個妹妹?」

小雲疑惑的抬頭看著唐隱。

看她的樣子,是暫時沒想明白了,唐隱笑著說道:

「哈哈,以後你就知道了。」

自己似乎找到事情做了,學到的才華還有運用的空間。 「朵朵,怎麼說話的?」

葉奕豪皺眉瞪向自己的未婚妻。

「本來就是嘛,你瞪我我也不高興啊。他們慕家,明顯就是對姐姐不尊重啊。現在都什麼年代了,媽媽為什麼晚上不能帶兩個孩子出門吃飯?而且要是他們慕家的人不放心,完全可以讓慕斯爵跟著啊。

這老婆這邊來了多年不見的親戚,難道不比他一個破商務宴會重要嗎?」

一聽這話,宋九月眉頭緊皺,露出了悲傷的表情。

「九月,朵朵太年輕了,說話直接,你千萬不要跟朵朵一般見識。」

葉晚清連忙朝宋九月安撫道。

「其實朵朵妹妹說得也是真話,我嫁給慕斯爵,好多人都覺得我高攀了。但是我生兩個孩子也不容易啊,難道就因為我出生差,所以即使生了孩子,也被說成是上位的工具?我真是太難了。」

宋九月說著,傷心的哽咽起來,還順便抬手擦了擦並不存在的眼淚。

葉晚清一看情況,和宋朵朵相互對視一眼,都從彼此眼裡,得到了默契。

看來宋九月的情況,和他們調查的一樣,因為宋家和慕家家世上是在懸殊太多,宋九月嫁給慕斯爵,在一般人眼裡,就是祖墳冒青煙了。

而葉晚清和宋朵朵都出生真正的豪門,更是明白上流社會,是最看重家世的。

否則以前,葉家那些老傢伙,就不會寧可讓葉漣漪打掉肚子里的孩子,也要逼她和宋策分開。

誰知道葉漣漪居然寧可死,也不打掉孩子,結果弄得悲劇收場。

「你別傷心了,九月。以前是以前,現在你可不一樣了。實話告訴你,你其實才是我們葉家的真正繼承人,現在的家主是你哥哥。不過我們葉家向來是傳女不傳男的。他不過是暫代,現在找到你了,我會帶你回去,幫你爭取你應該的位置。」

葉晚晴慷慨激昂地看著宋九月說道,頗有一種傳銷頭目給下線畫餅的錯覺。

「真的嗎,居然還這樣,一般人家,不都是喜歡重男輕女,我們葉家,還真是與眾不同。不過我什麼都不懂,恐怕擔任不了這個大任啊。」

宋九月表現出一副又慫又有那麼一丟丟貪婪的糾集模樣。

「怎麼會呢,你身上流著我們老葉家的血脈,肯定是優秀的。而且那些東西,本來就是屬於你的。」

「對啊,姐姐,你想想,要是你成了葉家的家主,到時候,還有人敢說你高攀慕斯爵嗎?最重要的是,你不為自己想,也要為你的兩個孩子想啊。

難道你想你的一對兒女,走到哪裡都要被人說三道四嗎?他們本來就是天子驕子,怎麼可以被人非議呢。」

宋朵朵苦大仇深地看著宋九月,比她還感同身受。

這為了讓她入局,確實葉晚清也是下了功夫啊。

「而且九月,我這麼做,也是為了保護你。你哥哥那個人很厲害的,他現在已經知道你的存在,威脅了他的位置,要是你不回葉家,我真怕他會做出傷害你的事情。

你是我姐姐的女兒,就是我的女兒,我必須保護你。」

嘖嘖,宋九月在心裡,默默地給葉晚清點贊,這招威逼利誘,葉晚清倒是運用的爐火純青。 人們都在聚精會神的聽李有才演講,見他停了下來,紛紛期待的屏住呼吸問道:「喲呵,怎麼了?」

李有才清了清嗓子道:「結果你猜怎樣?」

張一山道:「我靠,你就別買關子了!」

李有才繼續道:「結果是到了十點多了還沒有人,有人開玩笑說,人會不會跑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