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羅姆一說山神不解決花隨手都有危險,見子立馬就同意來了。

0

就是因為自己還沒有做到對三枝婆婆的完全信任,甚至,,一點都不信任。

三枝婆婆再次嘆息,看見子的表情,很明顯,見子被說服了,就想羅姆說的一樣,他們彼此根本就不信任,但接下來的行動很危險,不信任是不行的。

三枝婆婆轉過身。

「麻雀,我喜歡麻雀。」

。 他回過頭,看到了唐安暖出現在門口,身邊還跟着一臉不情願的傅清寧。

「君年……」

唐安暖朝着他快走了幾步,一手扶住他的手臂:「你——你身上的傷口好了么?怎麼這麼早就下地了?護士都不管你的嗎?我們回到床上躺一會兒吧……」

傅君年有些焦躁的撥開她的手,道:「是老頭子讓你來的?」

唐安暖還沒有說話,一旁的傅清寧便哼了聲:「我就知道,人家是不會領情的,暖暖,你又何必自作多情?」

原本她跟唐安暖關係還不錯的,畢竟兩家是世交,唐安暖比她大兩歲,又是她未來的嫂子,所以一直都像個姐姐一樣保護着她。

但是後來,爸爸和哥哥去世之後,一切就全都變了。

曾經把她當成妹妹一樣呵護疼愛的唐安暖,沒有跟她同仇敵愾,一起抵制傅君年,反而對他心生愛慕,簡直就像——像一隻舔狗!

在傅清寧眼中,唐安暖早就已經變心了,再也不是曾經那個知心姐姐了!

她走進來兩步,將手上拎着的保養品重重放在病房的茶几上,然後便轉身離去。

走了這麼一個過場,便權當是聽爺爺的話,來看過傅君年了。

傅君年並沒有理會這個同父異母的妹妹,只是蹙眉看着窗外:「你來幹什麼?」

「君年,我只是過來看看你!」

唐安暖仰起頭來看着他:「你當真這麼不想見到我?」

傅君年看着窗外,漠然了會兒,才道:「不是不想見到你,而是,你想得到的,還有我想得到的,都掌握在老頭子手裏」

他早就預感到,余卿卿的事情未必無解,但是,他和余卿卿,或許都要為此付出慘重的代價。

到底慘重到什麼程度,就看老頭子的良心了!

唐安暖看着男人英雋卻又冷漠的側臉,心中幾乎生出一種絕望的情緒來。

她忽然就意識到,無論她有多麼愛這個男人,無論她為他做出多少的忍讓和退步,都不能換來他的愛或者是憐惜!

他的心,也跟之前他買的那枚四葉草綠鑽戒指一樣,即便送不出去,可他寧願自己捂著,自己攥在手裏,也不肯給她,甚至連讓她看一眼,都是那麼的吝嗇!

唐安暖沒有在這裏呆上太久,便離開了。

走之前,她指了指茶几上,傅清寧剛剛拎過來的保養品,說:「這些是爺爺特意託人從國外帶回來的,讓我囑咐你,一定要按時喝,不要給扔掉了。」

說完,才轉身離開了。

傅君年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門口,忽然朝着沙發上走去,將那兩包東西從茶几上拿了起來。剛要向外扔,猛的發現袋子裏有異樣。伸手打開,一張照片躍然眼前。

照片上的是余卿卿,身上穿着橘色號子服,頭髮散亂的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微微睜著的眼睛裏,寫滿了絕望和痛苦。她的嘴角還流着血,雙手更是血肉模糊。其中一隻穿着黑色皮鞋的腳,還狠狠才在她的手腕上——

看來那麼可憐,像一隻重傷的小野狗。

她竟然被這樣虐待……

傅君年的心臟一下子痙攣了下,雙手都顫抖了起來。

倘若沒有特殊的吩咐,監獄里根本不會這樣對待犯人。尤其,他們的案子還沒有審理,他作為受害者還沒有陳詞,她不該受到如此虐待!

他拿着照片,突然像瘋了一樣朝外面沖了出去,朝着門口的保鏢嚷道:「你們給老頭子打電話,讓他來見我,有什麼話對我說,不要為難別人!」

保鏢攔着他,不肯讓路,他便跟着撕扯起來。

腹部的傷口,很快因為劇烈掙扎而繃開,鮮血染透了藍白相間的病服。

傅明禮匆匆趕來的時候,傅君年已經被醫生和護士重新弄到病房裏去,腹部的傷口正在重新包紮。

他雖然是個很能忍疼的人,但畢竟也不是金剛不壞之軀,因為劇痛和失血的緣故,一張臉是蒼白的,額頭上沁出了汗珠。傷口被醫生重新處理好,護工扶着他在床上躺下來,並給他打了止疼針,之後才出門離開,把空間留給他們祖孫兩個。

傅明禮手上還擺弄著那張照片,優哉游哉地道:「看你現在恢復得似乎還不錯,估計也快可以出院了吧?九月初九這個好日子被你錯過了,真的怪可惜的。不過,十月初十也不錯,雙日子,宜嫁娶!」

雖然傅君年沒有明言,但他卻可以百分百確定,這個倔脾氣的年輕人,已經在心裏做出了妥協。

余卿卿的那雙小手是用來畫畫的,毀了多可惜?

只要他肯放了她,傅君年什麼都願意做。

包括,把唐安暖娶進門來。

傅君年聞言,抬頭看着祖父,目光多了幾分陰沉:「我希望,將來您不要後悔!」

「好好養傷吧,君年……」

傅明禮說着,看向他的神態,竟稱得上和顏悅色:「你是傅氏集團未來的接班人,前途廣大,沒有必要為了路邊的一朵小花,就亂了心神,放棄了遠方!」

傅君年沒有說話,他見傅明禮朝着門口走去,才開口叫住了他:「那張照片,能不能留給我?」

「你喜歡看,便留着它!」

傅明禮說着,將那張照片放到他的床頭柜上:「沒事兒時可以多看兩眼,順便記住,那個女人曾經給你帶來的傷害!」

他離開以後,傅君年一下子變得聽話得很。

不但配合醫生護士的一切護理,就連傅明禮給他拿來的那些營養品,他也按時按點的喝,從不延誤。

他年紀輕,身體底子好,調理了幾天之後,很快就到了出院標準,唐安暖坐着傅家司機的車子一起來接他。

最近氣溫驟降,唐安暖給他帶了厚外套過來,是一件阿瑪尼的秋冬新款,是她新買來的:「第一次幫你買衣服,不知道你喜歡什麼樣的風格,就隨便買了件。外面冷,你別凍著了。」

傅君年淡淡道了聲謝謝,隨後又問了句:「老頭子讓你來接我的?」

「是我自己想來的」,唐安暖在他身邊坐了下來,溫聲道:「君年,如果你現在還不想回到傅家去,那我留陪你在外面走走,或者是吃點東西也好。」

傅君年卻出乎意外的搖了搖頭:「不,還是先回家吧!」

。 這一幕被外面眾人通過監控的畫面,看得一清二楚。

這些人當中,只有龍戰與蕭邦臉色如常,畢竟,他們早就見識過陳凌觀察的本領。

而龍曉韻一開始陳看到陳凌不斷將四大突擊隊的人淘汰出局,覺得再正常不過。

畢竟,經過這麼長時間對陳凌的研究,龍曉韻知道陳凌的偵察能力很強,但是沒想到會這麼恐怖,對方竟然能選擇性幹掉雪豹突擊隊的人,感覺非常神奇,就算是碰巧,也不可能這麼巧,可以陸續將雪豹突擊隊所有人都踢出局。

她感覺,這一切都在對方的控制之中,意在報被陰之仇。

這憑肉眼根本做不到,只是,對方根本沒有觀察的工具,是怎麼做到從四大突擊隊裏面分辨出雪豹突擊隊?

龍曉韻想半天都想不通其中的關鍵。

這個時候,葉老看着大屏幕,疑惑道:「這個小子怎麼做到的?難道他有找人方面的特異功能?」

戴老搖頭道:「不清楚,不過這個手段相當可怕,雪豹突擊隊的人距離很遠,在中間有不少其他突擊隊人,但他就是不殺,偏偏挑雪豹突擊隊開刷。」

葉老轉頭看向龍曉韻道:「龍丫頭,你說你研究過這小子,你知道怎麼回事嗎?」

龍曉韻搖了搖頭,道:「首長,這個我也無法解釋清楚,反正他就是很奇怪,經常干出讓人震驚的事情來。」

葉老想到陳凌的事迹,點點頭。

沒錯,這個小子幹了太多讓人大跌眼鏡的事情。

明明是一名陸軍,去空軍基地走了一圈,就完敗所有的王牌飛行員,成為九星擊落,現役最強。

不僅如此,作為特種兵,竟然在科研上表現出可怕的天賦,還屢次打破科研的桎梏,研究出概念化武器,寫出新材料方程式,甚至還研究出新的爆破方程式……

這些念頭在葉老的腦海中一閃而逝,他的餘光撇到大屏幕,愣了一下,吃驚道:「這個東方塑要幹什麼?」

唰。

這話一出,眾人的目光齊刷刷看向屏幕,看到高大的東方塑,突然掄出鐵拳打暈一個人。

葉老詫異道:「這個小子不是與陳凌較量嗎?怎麼打暈龍牙突擊隊的人?」

戴老苦笑了一下道:「他一直想與龍牙突擊隊較量,應該是故意的,如此說來,他根本不把陳凌當成對手。」

葉老點頭,笑着道:「這個有意思,沒想到四大突擊隊窩裏反,這對陳凌來說是好事,說不定這小子很快將所有人都淘汰出局。」

戴老眯了眯眼睛,道:「我看不盡然,別小看東方塑,我看過他與人格鬥的畫面,幾乎都是一招秒殺,實力強一點對手,在他手下也走不過十招。」

葉老道:「沒錯,這個東方塑確實很強,尤其是近身格鬥這方面,簡直是無敵。」

無敵?

一旁的蕭邦聽到這話,嘴角抽搐了起來。

他都不好意思告訴他們,陳凌能抱摔500斤的野豬?而這個東方塑能嗎?

等著吧!

蕭邦很期待,陳凌一一將這個傢伙干趴下的那一刻。

突然,蕭邦眼光落在大屏幕的右側,驚呼出聲道:「這裏有野豬?怎麼可能?」

在畫面上,一頭身高超過一米的巨大的野豬出現,拖着可怕的獠牙,身上都是厚厚的黑皮,看起來就是不好惹的主。

葉老點頭道:「這裏是原始森林,裏面確實有野豬,但這麼大的野豬,還真沒見過,平時,這些野豬不會出現在這裏,也許是陳凌等人鬧的動靜太大,把它引了出來。」

戴老道:「這頭野豬可能是王,要是那些小子碰上,夠他們吃一壺的。」

話音剛落,東方塑突然閃身出來。

哼哧。

下一刻,屏幕裏面傳來野豬震耳欲聾的怒吼聲。

在畫面上,東方塑開始被野豬攻擊。

眾人只見野豬張開可怕的獠牙,一邊怒吼,一邊撲向東方塑,不由屏住呼吸,目不轉睛地盯着畫面。

野豬來勢洶洶,要是東方塑再不作為,後果不堪設想。

在眾人的擔憂的目光中,東方塑往後倒退兩步,腿部用力,往上后躍,猛然抓住頭頂一棵樹的枝幹。

嘩啦啦。

東方塑手腕一動,猛然發力,瞬間將碗口粗的樹榦扭下來。

就在此刻,野豬剛好來到,東方塑想都沒想,立刻揮動手上的樹榦,砸向野豬。

哼哧!

野豬怒吼一聲,倒退幾步,又撲向東方塑。

這下,東方塑出手更快,不斷輪著樹榦,抽打在野豬的身上。

不得不說,東方塑的速度很快,每次都能及時比過野豬的攻擊,又能將樹榦準確無比第打在野豬的身上。

幾個回合下來,愣是兇猛的野豬都被打怕,都不敢主動再攻擊東方塑,在討不到任何便宜后,立刻調轉方向,狂奔進入林子。

但是,東方塑可沒打算放過這個大傢伙,繼續揮動樹榦,追趕野豬。

沒多久,野豬突然被抽中掀飛,直接砸在陳凌的眼前。

哼哧!

野豬站了起來,甩了甩頭,發出一道震耳欲聾的怒吼聲,死死盯着陳凌。

葉老看到這一幕,恍然大悟道:「原來這就是東方塑的計劃,憤怒的野豬非常可怕,希望陳凌這小子挺住才好。」

戴老感嘆道:「沒想到,這個小子敢冒如此大不韙,要是他剛才出手慢一步,就會被野豬一口吞掉了。」

而龍戰與蕭邦對視一眼,眼底光明閃爍,不出意外,這傢伙估計要亮瞎大家的眼了。

其實,在野豬出現前一刻,陳凌的戰爭第六感已經開始預警,早就做好迎敵的準備。

唰。

當野豬撲過來的時候,陳凌咧嘴笑起來,好夥計,好久不見了!

按照陳凌以前5屬性的身體素質,就能幹掉野豬,現在身體熟悉是6,還有爆炸技能的幫助,幹掉這個兇殘的野豬對他來說再簡單不過。

陳凌不退反進,一個飛躍,瞬間抱住野豬,全身力量暴漲,作用在雙手上,猛然發力,朝着一顆巨大的樹木撞過去。

轟隆。

一道可怕的撞擊聲出現,下一刻,畫面安靜了。 「你找我?」

阿依慕背着手走上前幾步,卻被徐正言給攔了下來,冷冷的看了徐正言一眼,而後抬頭看顏長歡道:「本公主打聽了你,說你出身下九流,就算是做了王爺側妃也整天往樂坊跑,看來傳言不假。」

顏長歡覺得這話聽着着實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