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那條大蜈蚣,就在那群鴟鴞鳥的圍攻偷襲下,傷痕纍纍了,腹部下幾百雙觸腳不知道弄斷了多少,腹部、後背上也被那些鴟鴞鳥給撕裂開了很多觸目驚心的傷口,露出了裡頭好似雪白酷似蝦仁的血肉,更是不斷往外滲出那噁心的粘液。

0

那條大蜈蚣吃了大虧,可那群鴟鴞鳥也同樣是損失慘重,起碼葬身了幾十隻在那條大蜈蚣嘴裡,有的雖然僥倖躲開了那大蜈蚣臨死的反撲,卻也是被咬傷了身體,黑色的翎毛散落了一地。

嘶嘶嘶……

眼見不敵、那條大蜈蚣慢慢把整個身軀都捲起盤成了一圈,只露出一個腦袋高昂著,和那些鴟鴞鳥對峙著,那些鴟鴞鳥也並未著急發起進攻,依舊是不斷在那條大蜈蚣上空盤旋著怪嘯著、尋找合適的偷襲機會。

單從眼神來看,那條大蜈蚣的確沒有那些鴟鴞鳥那般狡詐,可這求生不管是對於人、或者是對於其他動物來說,都是一種本能,一種源自血脈的本能。

突然,嗖的一下子,那條大蜈蚣似乎是拼盡了最後一絲力氣,竟然掉頭,直奔著甬道,奔著我們這邊竄了過來。

「八爺小心!」

一陣勁風迎面襲來,我率先反應過來,急忙一把將陳八牛給撲到在了地上,萬幸的是,那條大蜈蚣這會和那些鴟鴞鳥天敵相見、水火難容,壓根沒把我們放在眼裡,只是嗖的一下就從我們身邊竄了過去,直接一溜煙竄進了那條甬道之內。

桀桀桀……

再說那群鴟鴞怪鳥,也是怪嘯著,爭先恐後的追了上去。

我們緊緊地趴在地上,動都不敢動一下,就連呼吸都似乎是在那一刻停滯了下來,只能夠依稀感覺到,那群鴟鴞怪鳥怪嘯著從我們頭頂上飛了過去,帶起了一陣陰風。

一分鐘過去、兩分鐘過去了……如同過了一個世紀那般漫長,直到周圍徹底沒了動靜,我們這才掙扎著慢慢從地上爬了起來。

此時此刻,在去環視四周,洞窟里已經沒了那大蜈蚣和那些鴟鴞鳥的蹤跡,只剩下了一地的噁心粘液、密密麻麻大小如同雞蛋、整個通透雪白的蟲卵鋪了一地,幾百具被啃食的只剩下一張人皮的屍體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有的屍體里,正在不斷往外爬出來那些不過筷子長短、通體雪白,還沒完全孵化的小蜈蚣。

「九爺……咱……咱現在怎麼辦?」

陳八牛轉過頭看了一眼通往第二個洞窟的甬道,回頭看著我試探著問了一句。

我也抬起頭看了看甬道的方向,甬道內散落了很多黑色的翎毛,地上還殘存著大量的噁心粘液,不過卻是沒了那條大蜈蚣和那些鴟鴞鳥的蹤跡。

按理來說,這會待在這兒才是最安全的,可待在這兒,多少有點束手待斃的感覺。

要想逃離這水下洞窟,唯有在險境當中去求取那一線生機。

「八爺,咱跟出去看看!」

「小心著點!」

陳八牛那傢伙這一次也沒有在絮叨,他也知道雖然眼下那大蜈蚣和那些鴟鴞鳥狗咬狗,我們夾在中間有了喘息的機會,可實際上我們依舊是在鬼門關邊緣不斷徘徊,一個不小心也許就得把小命交代在這兒。

陳八牛把昏迷不醒的羅愛華交給我了我,他則是緊握著匕首走在前頭打頭陣。

我們沿著甬道,很快就退回到了第二個洞窟當中。

台階上散落著大量黑色的翎毛,還有那大蜈蚣被撕扯下來的觸腳和酷似蝦仁的血肉,更有一大灘噁心的粘液正沿著那台階慢慢往下流淌著。

那幾十尊半人半鳥、足有三四米高、半人半鳥的石人甬,許多也被撞翻在了地上,摔的支離破碎,整個第二台洞窟一片狼藉,萬幸的是並沒有看到那條大蜈蚣、那些鴟鴞鳥也不見了蹤影,就連那些小蜈蚣似乎也躲藏了起來,周圍出奇的安靜,可我卻是絲毫不敢掉以輕心,反而是打起了十二萬分精神……

。 第二百八十九章可控核聚變

諾貝爾獎晚宴結束,並不代表這就結束了。

按照諾貝爾獎的頒獎流程,在晚宴結束之後,第二天還有一場諾貝爾講座。

秦元清一個人前往瑞典皇家科學院物理學院的報告廳,以《可控核聚變之光》爲主題,進行三十分鐘的演講。

當他剛剛抵達報告廳的時候,報告廳內人山人海,就擁擠而言甚至超過了諾貝爾晚宴,卻沒有任何人表示怨言。

前來聽報告會的不只是從世界各地趕來的物理方向的學者,還有來自斯德哥爾摩大學、瑞典皇家理工大學的學生,甚至是部分對科學感興趣的當地市民。

根據往屆諾貝爾講座的慣例,這裡的講座並非完全的專業性質,即便是沒有相關領域的知識,多少也能聽明白臺上的人在說些什麼。

當然,也並非完全的科普就是了。

簡單的來講,諾貝爾講座的目的就是要讓同行業但不同方向的學者,能夠一目瞭然地瞭解到諾獎得主做了或者正在做哪些工作,做的工作有什麼意義,以及它對於學術界、乃至世界來說意味着什麼等等。

這聽起來似乎很簡單,但想要真正做到這點並不容易。

秦元清沒有講數學,也沒有講理論物理,而是可控核聚變!

從人類的發展來看,每一次社會生產力的巨大提升,都是從能源領域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第一次工業革命,是蒸汽時代,蒸汽的力量給社會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社會生產力也是極大提升。第二次工業革命是電力的廣泛應用,是以電力爲標誌的。第三次工業革命則是石油!

很多人都在說第四次工業革命是計算機革命,但是卻沒有得到公認,其本質就是因爲在能源領域沒有突破,說到底還是石油,而石油資源逐漸顯現危機,而新能源還不足以代表工業革命誕生的能源。

而能夠作爲第四次工業革命的能源,可控核聚變無疑是最佳選擇,可控核聚變可以給人類提供源源不斷的能源,讓人類有着用不盡的電,不用擔心石油枯竭。

上個世紀50年代,第一顆氫彈爆炸成功以後,大多數科學家樂觀估計人類可以在10~20年的時間內就用上可控核聚變的能源,在那個年代,所有核大國都以最高機密研究可控核聚變,那時候大家都認可一個說法,誰先掌握可控核聚變技術,誰就是下一個世界霸主。

可是直到上個世紀60年代,大家都發現根本做不出來,於是在歐洲開會一起討論後發現,原來大家都是一個樣,沒有人領先半步,所以一合計大家都認爲,大概50年就可以搞出可控核聚變。從那次會議開始後,磁約束可控核聚變就徹底解密,供學術界開放研究!

而磁約束聚變有兩個里程碑:一是前蘇聯提出的託卡馬克位型,創造的等離子體參數直接秒殺當時一衆磁鏡、仿星器等位型,從而成爲磁約束聚變的主流;二是1982年德意志ASDEX託卡馬克上發現高約束模式(H-mode),可以直接將裝置尺寸大約縮小一半,從而大大降低了工程造價。

當然,可悲的是,如何讓可控核聚變實現商用,這一個命題一直都是永遠的五十年,畢竟可控核聚變實驗幾秒、幾十秒根本就沒有商用的意義,只是實驗產物。

“秦教授,你好,關於您剛剛報告的‘可控核聚變’,你認爲我們人類還需要多久才能掌握可控核聚變的商業化,投入實際使用?”一個市民問道。

秦元清沉吟了一下,“如果要給可控核聚變實際使用一個時間的話,那麼我認爲不會超過20年,也就是在2030年左右,我們就會可以讓可控核聚變爲我們人類提供源源不斷的能源。”

所有人都發出歡呼聲,很顯然秦元清的樂觀感染了他們。

結束了這場報告,秦元清也就介紹了這場諾貝爾獎之旅,接下來一個禮拜,他將帶着父母、妻子和孩子去挪威、丹麥、德意志逛一逛,難得有機會陪他們旅遊,自然不會就這麼回國。

歐洲國家,面積都不大,整個歐洲面積也就跟華夏面積差不多,一個禮拜可以逛好幾個地方。

在巴黎這個國際大都市,好好的逛了個街,然後在巴黎機場坐着飛機,回國去。

飛機落地之後,在飛機的舷梯外,便收到了熱烈的歡迎。

雖然這個時候京城已經在下雪,溫度比較低,但是卻抵擋不住人們一顆熱乎乎的心,親自到機場迎接這位給華夏帶來極大榮譽的年輕人。

看着一個個手握着紅旗,熱烈的鼓掌和歡呼的人們,秦元清都有些受寵若驚了,第一次得到菲爾茲獎都沒有這麼大的陣仗,看到大家這麼熱情,秦元清也不好意思就這麼離開,就在機場發表了演講,演講時間並不長,就5分鐘,然後才和熱情的人們揮手告別。

保鏢早已在機場等候,一行人上了兩輛車,直接回家。

這次他爸媽將在京城住半個月時間,到時候跟着堂妹一起回家,也省得秦元清不放心。

而秦元清沒有那麼早回家,今年他打算到農曆二十七纔回去,去年沒有回家過年,今年則是計劃着一家人回家過年,全家團員也比較喜慶。

秦元清回到學校的第一天,學校舉辦了隆重的慶祝儀式,慶祝秦元清和楊老共同獲得了諾貝爾物理學獎,然後秦元清和楊老很有默契地將這一次的諾貝爾獎獎金贈與學校,建立一個基金,用於鼓勵科研人員從事理論物理研究,每年會有一部分優秀的科研工作者將獲得基金會的獎勵,同時也資助年輕的學者多去國外留學、訪問,去與其他國家的頂尖學者交流,提高自身的水平。

秦元清也將解決千禧年難題的克雷研究所的100萬美元獎金捐贈給理學院,成立一個獎學金基金會,用於幫助學生、教師專心學習。

隨後則是忙着組建年終考覈小組,對於學校教職工進行考覈,汽車研究院、航空發動機研究院自成體系不需要他去擔心,自然有專門的考覈小組和程序去考覈,秦元清只需要交代下去就行,自然有徐嘉憶去處理。

隨着升爲常務副校長後,秦元清就讓徐嘉憶擔任汽車研究院院長、航空發動機研究院常務副院長,對於徐嘉憶,秦元清還是很放心的。

但是水木大學的話就不一樣了,秦元清今年親自擔任考覈小組組長,由各個學院院長擔任小組副組長,再加上人事部門、後勤部分等組成一支考覈小組。

秦元清在第一次考覈小組會議上就強調,嚴格按照考覈要求、程序進行考覈,絕對不允許參與個人感情色彩,考覈分數該是多少分就是多少分,該是幾等就是幾等。

整個水木大學,超過1.5萬名教職工,這考覈工作是非常大的,要在不到一個月時間完成所有考覈,壓力還是有的。

而且在這段時間,郵箱肯定有各種信件,這些信件都要一一的看、一一的調查,畢竟不是什麼舉報信都是事實,相反舉報信的一大半都是猜測、聽說,查起來沒有真憑實據。

學校組織的各個榮譽評比,也開始了,有了去年的榜樣,今年的榮譽評比教職工可就熱心多了,畢竟評上了少說能多好幾萬獎金,而且評職稱還有優先權。

以至於整個考覈小組走上正軌的時候,已經不知不覺中來到了元旦。元旦三天假期,可是秦元清卻比以往還要忙,代表着航空發動機研究院與軍方簽訂戈峰航空發動機技術買斷,只是與珠峰航空發動機不一樣,戈峰航空發動機一整套技術買斷費用是100億,只有一半!

秦元清也不會嫌少,畢竟有着珠峰航空發動機一整套技術,戈峰航空發動機就顯得輕鬆許多,研發投入並不大,製造的樣機也是由軍方買單。

隨着這100億入賬,航空發動機研究院的賬戶再次衝破了二百億,接近三百億現金,可以說比學校的賬戶還要有錢。

陳校長眼睛都紅了,再次找上秦元清,想要看看能不能拿出一部分分紅,甚至還拉上了一航集團。

航空發動機研究院,秦元清當初出資20億佔51%股份,水木大學以場地和科研人員佔了40%的股份。

不說賬戶的錢都分掉,只要拿出100億進行分,學校可就能分到40億,新的一年可就闊綽多了!

“陳校長,您這是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啊,我們院裡現在正在全力公關大型戰略運輸機項目,預計投入要300~400億,我還在苦惱着怎麼籌措其他經費。”

秦元清一聽,立即就不幹了,開什麼玩笑,當時成立航空發動機研究院,他就沒有想過有什麼分紅,之所以佔51%絕對控股權,就是不想讓外行領導內行,受到外界的影響。

至於現在分紅,想都別想,單單戰略運輸機的航空發動機,製造一臺差不多要一千萬美元,只要造一架,起碼就二三億美元是跑不掉的。

“這樣,乾脆我們各方籌集個一百億!”秦元清說道。

可是陳校長一聽,臉色就變了,尼瑪,要錢不成反被要錢,這怎麼可能!你才管一千多號人,我需要管1.5萬名教職工,還有那麼多事,哪裡有錢,一分錢都沒有。 肖天翼笑道:

「這個忙你現在還幫不了,這是要你以後成長起來才能幫的。」。

羅空已經大概猜到是什麼忙了,大抵是那種成長起來幫他出手之類的什麼忙,他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長起來,不知道那些人是怎麼看待他羅空的,竟然比他本人還要自信。

果不其然,肖天翼用他那極具磁性的中年大叔的聲音說道:

「我需要你日後幫我出手對付一個人,這點你能做到吧?」。

羅空頓時感覺自己壓力山大,他問道:

「你是怎麼看出來我日後一定能夠幫得上你的忙的?我自己都沒有信心。」。

肖天翼看着羅空,深吸一口氣,拍了拍羅空的肩膀,他說道:

「加油吧。」。

好吧,看來他對很多人都說過這種話。

羅空重新收拾起心情,他說道:

「前輩,在下有一事不明,想要請您答疑解惑。」。

肖天翼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說道:

「說吧。」。

「為什麼天漠斬要來追殺我?我是想去探探天莫刀的底子,可是我還沒有行動呢。」。

肖天翼聞言,臉色變得古怪起來,他問道:

「你確定?那那些人頭是怎麼回事?」。

羅空的臉色也古怪起來了,他問道:

「什麼人頭?」。

肖天翼將柏華他們圍殺那幾名飛鼠團成員的事情給羅空講了一遍。

羅空面色微變,他已經大體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馬大人在暗處,羅空在明處,如果羅空想幹什麼事情是逃不過馬大人的眼睛的。

羅空並沒有要求過飛鼠團的成員為他探查天莫刀的詳細信息,這點很重要。但是羅空曾經向飛鼠團打聽過天莫刀的情況,那羅空的意圖馬大人也不難得知。

最後,如果飛鼠團就是馬大人的手下的話,這一切就能解釋的通了。

羅空有些疑惑:如果飛鼠團是馬大人的手下的話,那麼他們去探查天莫刀是為了什麼?幫自己?不太可能。對付天莫刀?更加不可能,馬大人在穆塞朗城居住了那麼長時間,怎麼會不知道天莫刀和天漠斬的厲害呢。

那麼真相也就水落石出了,馬大人對付天莫刀只是為了對付羅空而已,這個對手在幾天之內就將羅空的性子摸出個大概,他明白羅空不會輕易放棄,而且羅空有了這些消息之後無論是選擇挑釁罪域最大勢力還是選擇離開,對他離淵飛鼠團都是百利而無一害的。

羅空選擇前者,羅空死,羅空選擇後者,實力尚未恢復的馬大人便省卻了一樁麻煩。

只可惜,聰明反被聰明誤。

羅空臉色微微有些發白,他本來以為自己身邊僅僅有一頭披着羊皮的狼的狼,殊不知羊群本來就是一群狼。

羅空心裏那原本的一絲絲歉疚也都當然無存了。

肖天翼看到羅空的表情,也明白了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羅空將他的猜想將給肖天翼聽。

肖天翼眼睛圍閉,說道:

「如果是馬大仁的話,那就很有可能是你想得那樣。我所見到的人里,那傢伙最陰險狡詐。他成為天馬城城主僅兩年不到,就從穆塞朗和花聲敦手裏搶了不少資源。最重要的是在此之前,從來沒有人聽過馬大仁這個名字。」。

肖天翼看向羅空,似乎是在徵詢他的想法。

羅空說道:

「照前輩所說,馬大人此人應該是一隻提線木偶。」。

肖天翼馬上用魔力封住羅空的嘴巴。他說道:

「這種事情你知道就好了,不必聲張。」。

羅空點了點頭,他嘴巴上的魔力束縛才再次被打開。

肖天翼似乎想到了什麼,他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塊骨頭和一張獸皮,說道:

「我看你槍法雖然很多,但是觀其威力,限制應該不少吧,不知道不使用秘法的時候你還能用幾招,。我這裏有兩套槍法,你若閑來無事,可以嘗試着練一練,它應該可以幫到你。」。

「那就多謝前輩了。」羅空也不客氣,直接接過了這兩套槍法。

肖天翼所說也的確是他當前的痛點,一旦失去秘法,他所能夠使用的槍法無非就只有《基礎槍術》、《炎煌凰槍》、或許還有《太輝槍》中的冷焰熱了,這幾種都需要蓄力時間,中間根本就沒有銜接技能,他也因此迫切地需要基本槍法來做過渡。

「那好,你這幾天就先在這裏稍等我,我會去給你整理出一份天莫刀的信息,算是對你未來的一個投資吧,但是你要答應我,在我沒有讓你替我出手之前,你如果沒有十足的把握,不許對天莫刀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