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2 年 5 月 16 日
  • 2022 年 5 月 10 日
  • 2022 年 5 月 9 日
  • 2022 年 5 月 7 日
  •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分類

    2022 年 5 月 10 日 Comments (0)

    她無所謂,那他也無所謂了。

    「好。」傅北峻目光凝視着喬絨,應了一聲。

    聽到傅北峻的話,喬絨笑了,語氣裏帶着幾分譏諷:「那行,你帶着宋冉冉走吧,她的藥效現在已經開始發作了,迫不及待等着你為她解決呢。」

    宋冉冉也仰頭看向傅北峻,語氣說不出的嬌媚:「北峻,謝謝你救了我。」

    她眼淚掉落下來,楚楚可憐。

    她知道自己此時的樣子,一定足夠迷人。

    中了毒讓她臉上帶着紅暈,一雙眼掛着淚花而顯得淚汪汪的,加上軟軟的身子,她想,沒有哪個男人能拒絕了的她吧。

    她想讓傅北峻要了她。

    他既然今天會出現在這裏救她,想必是對她又有感情了吧。

    傅北峻看着宋冉冉那張嬌媚的小臉,扯出一道意味不明的笑來。

    他帶着宋冉冉離開了。

    看到傅北峻帶着宋冉冉離開,喬絨還是氣的攥緊了拳頭,她現在太討厭傅北峻了!

    以前那樣哄她,現在說不見就不見,那好吧,最好就一輩子不要見面了。

    從包廂里出來,宋冉冉恨不得將整個人掛在傅北峻身上,然而她還沒有抱住傅北峻,傅北峻就將她一把推到旁邊。

    嘭——

    宋冉冉摔在了牆邊,只覺得身子一陣疼痛,也讓她清醒了幾分。

    「北峻……」她柔柔喊著傅北峻,不明白他這是什麼意思。

    卻看到了少年那冷冽到如同冰渣一樣的眼神。

    瞬間,她不敢說話了,可心裏面卻還在詫異,傅北峻不是救了她嗎?不應該喜歡她的么?怎麼現在又這樣對她。

    傅北峻沒有看宋冉冉,抬眼,看向不遠處的一個人:「把她弄走吧。」

    宋冉冉驚愕,她轉頭,才看到旁邊站着一個很猥瑣的男人,那個男人看起來四十來歲,大腹便便的,帶着一股噁心的感覺。

    什麼情況?

    傅北峻已經掏出紙巾,一遍又一遍的擦拭剛剛被宋冉冉碰過的皮膚。

    他睨著宋冉冉,那種高高在上睥睨的姿態,像極了在看一隻螻蟻。

    「宋冉冉,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做的那些事情,還去找了沈宴時?呵,你以為他能罩住你么。」

    他想到今天沈宴時打電話讓他去將宋冉冉解救出來,得知宋冉冉跟喬絨在一起,他就去找她了。

    但並不代表,他會放過她。

    少年唇邊勾起一抹好看的笑來:「宋冉冉,知道什麼叫孽力回饋嗎?」

    宋冉冉搖搖頭,她臉色蒼白,嚇到話都說不出來了,她知道自己接下來會有怎樣的遭遇,所以才格外恐懼。

    「北峻,你不能這樣對我的,上輩子,我是你最愛的女人。」

    最愛?傅北峻像是聽一個笑話,上輩子的自己,竟然喜歡這樣一個女人。

    即便是自己,他也覺得無法原諒:「那這輩子,我會厭惡你到底。」

    說完,傅北峻不再看她,轉身離開。

    宋冉冉想追上去,她絕對不能留在這裏的。

    然而,她被下了葯,身子軟綿綿的,動都動不了。

    只能眼睜睜離開,而她,被後面那個餓狼一般的男人撲上來。

    宋冉冉掙扎,無能為力。

    那噁心的氣味,只往她鼻子裏鑽,讓她想吐。

    眼淚順着眼眶掉落下來,她恨,恨傅北峻,恨喬絨,恨所有人!

    。 這件事情裏面,沒有絕對的「對」與「錯」,有的只是複雜的「博弈」與「角逐」。

    站在不同的角度考慮,會有不同的結果。

    不同的思考方式,也會對最終的結果產生不同的影響。

    比如,若沒有顧清菱插手,姚二夫人會心甘情願分姚大夫人利益嗎?

    比如,若姚大夫人能夠獲得更多的信息情報,她會甘心姚二夫人只給她那麼一點嗎?

    這些,沒有人會知道。

    即使是顧清菱,她也不知道,她道:「人性這種東西,是最複雜的,沒有誰敢百分之百確定一個人是什麼樣子,即使是我們自己,在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地方,我們所做的選擇也會變得不一樣。所以,這是一道沒有答案的題目,有的只是選擇,以及承擔這個選擇之後的後果。」

    「那如果是老太君呢,老太君會怎麼做?」姚安宏抬起頭來,他望向了顧清菱,問道。

    顧清菱輕輕地笑了,嘴角勾起一抹發看的幅度,她道:「我啊……我不是已經做出選擇了嗎?」

    姚安宏愣了一下。

    「我把方子給了你娘,把選擇給了你娘,那麼你娘最後會做一個什麼樣的安排,那都是我必須承擔的後果。我不是你娘肚子裏面的蛔蟲,她也不是我的棋子,不存在誰聽誰的話,只是期望她所做的選擇能在我接受的範圍之內罷了。如果不在,要麼我想辦法改變它,要麼就只能接受它。」

    姚安宏沉默了一會兒,道:「如果我娘不願意給大伯母,你不覺得我娘太自私了嗎?」

    「確實挺自私的。」

    姚安宏心頭一緊。

    「可你娘對你、你妹妹,還有你爹不好嗎?她那麼努力地往自己的口袋裏扒東西,最後又落進了誰的口袋裏?說到底,你娘所做的一切,也不過是為了你們『二房』這個小家,不是嗎?」顧清菱笑道,「剛剛你也說了,如果從這個角度看,其實你娘沒有錯,她只是有私心,想要讓你們兄妹二人能過上更好的生活而已。」

    「可是,這對我娘來說有些不公平。」姚安馨咬了咬唇,最終還是鼓起勇氣說了出來。

    「確實挺不公平的,你娘是姚家當家主母,你爹是嫡長子,即使他們什麼也不做,他們也天然就擁有許多資源。比如你爺爺的爵位,姚家七成的家產品,代表姚家的隱形人脈……」

    姚安馨張了張嘴,感覺有些茫然。

    原來,做為嫡長子,她爹擁有這麼多東西嗎?

    而她娘,因為嫁給了她這個做嫡長子的爹,也跟着擁有了許多——做為當家主母,姚大夫人有權支配姚家的所有資源。

    明明都是同一個爹娘,她二叔、二嬸卻只能繼承姚家剩下的四分之一,還得跟其他的庶子一起分。這樣就算了,一旦分家出支,除非她二叔一家有特別的本事,否則……

    顧清菱說道:「如果你是嫡長子,那麼這些未來也是你的,只可惜,你是一個女孩子,所以你就沒有了,這是對你的不公平。都是爹娘的孩子,卻因為一個性別之別,姚家所有的一切與你無關,嫁了人,你就是別人家的了……」

    「可我是女孩。」

    「是啊,因為你是女孩,可跟男孩子比,你比他們少了什麼?不是一個爹生的,還是不是一個娘生的,還是說你沒有被冠以姚這個姓?」

    姚安馨:「……」

    這個問題,她還真想過。

    當她年齡還小的時候,她也曾問過,都是爹娘的孩子,為什麼非要男孩不可?她是一個女孩子,就不可以了嗎?

    他們告訴她:不可以,必須是男孩子。

    姚安馨沉默了,漸漸也認同了他們的想法——因為她是女孩子,她沒有兄長或弟弟,所以他們大房要絕嗣了。

    她跟所有人一樣,盼望着她娘生一個男孩子出來,因為只有那樣,大房才有未來。

    「你看,這個世界從來就沒有『公平』過。」顧清菱望着她的眼睛,說道。

    那一刻,不知道為何,姚安馨的眼眶紅了。

    就好像一個受了天大的委屈的樣子,心裏瞬間就難過了起來。

    顧清菱嘆息一聲,向她伸出手招了招。

    姚安馨靠近她,伏在她的膝蓋上,不由自主地落下了眼淚。

    顧清菱摸著姚安馨的發頂,柔聲說道:「你現在所經歷的一切,是每一個女人都經歷過的,這便是對女人的不公平。面對這種不公平,我們只能做兩件事情,第一種,就是當你的力量不夠強大,沒辦法改變這種不公平的規則時,你就只能適應它,並且了解它,然後利用它的『規則』達而自己的目的。」

    「當然了,你要是能夠變成第二種,擁有強大到能夠改變規定的力量,那你就可以打破規則,制定你想要的規則。」

    「只不過對於我們大部分人來說,我們能做的就是第一種。」

    「不管是你娘,還是你二嬸,她們在做的,都是第一種。」

    ……

    「女孩子,也可以跟男孩子擁有一樣的權利嗎?」這是姚安馨從來沒有聽過的事情,簡直打破了她以往的認知。

    她抬起頭來,紅着眼睛望着顧清菱,有些不敢相信,又有些……

    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她心中漸漸生氣。

    只是此刻的她,並沒有意識到罷了。

    顧清菱微笑着說道:「為什麼不可以?你比男孩子差在哪裏?是你讀書沒他們厲害,還是你腦子沒有他們聰明,還是你覺得……離了男人,你就沒辦法自力更生,養活自己了?」

    姚安馨:……這話她可不敢接。

    她能養活自己嗎?

    從出生一直就靠家族養著的,到現在都還沒賺過一分錢的她,從來沒想過,有一天,她居然得考慮自己養活自己的問題。

    她不應該是長大以後,從母親的手裏接過一些店鋪、莊子,然後嫁人……

    「我告訴你一個從男人手裏搶奪話語權的秘訣如何?」顧清菱說着,湊到了姚安馨耳邊,輕輕說了起來。

    正豎着耳朵聽的姚安宏:「……」

    ——老太君,你確定你這樣好嗎?

    ——我可是你大孫子!

    ——而且,你當着你大孫子的面教你孫女這些東西,我怎麼覺得……

    姚安馨瞪大了眼睛:「真的?!」

    顧清菱點頭:「當然是真的,你要不信,你今天回去后就可以好好觀察觀察。咱們家有那麼多女人,但凡成了親的,如果她想把日過得順心了,都有些什麼特點,你就懂了。」

    姚安馨點頭。

    被顧清菱調教這麼久,她已經學會了如何去「提出問題」、「尋找線索」、然後「解決問題」三個重要步驟。

    既然老太君已經給了她這麼重要的「提示」,姚安馨相信,她很快就會摸清楚,老太君說的是不是真的。 第五百四十四章《人在囧途》拍攝現場!

    《人在囧途》劇組。

    「你小子,終於有時間了?」

    劉浩哲鳳風火火的起到橫店,就看王強這小子坐在那拚命的朝著自己打著招呼。

    「嘿,拿了幾個獎!」

    王強摸了摸頭,看上去有點愁,不過眼神中卻透露看一些小精明,關於這小子得獎的消息,劉浩哲也清楚。

    事實上,當初在華宜,劉浩哲覺得演技最好的,應該就是王強!

    他比陳思成這種比較表演化的學院派高材生,演的更自然和真實!

    陳思成的身上,是有刻意表演的成分存在的,而王強非常的貼近人物,或許他本身就是農村出身,對有些人物有著自己的感悟和理解,但演出來,效果確實不一樣。

    有很多角色,換個人來演,絕對演不出王強的那種傻勁、呆勁和愣勁。

    很多人說王強是本色出演,事實上,這才是真正的演技。

    你換一個同樣是農民出身的演員來演,絕對沒他演的那種發自骨子裡的味道。

    說起來,王強和劉浩哲一樣他是一名北漂,雖然以小石可林百長大,但18歲聯國入了南部的換得用於成了幾個影視城的老面孔,演了不下於200個龍套!

    直到《首升》的模空出世導演李陽需要找一朴而單純的演員,王強就這樣被他給一眼相中

    16歲,被當時名不見經傳的導演李陽,

    從1000多個北漂中挖掘出來的。

    而他也非常理惜這一次來之不易的機會。

    畢竟是飾演男一號啊!

    新導演、新演員,兩個人就這樣打造出了一部無比真實的現象片一-《盲井》!

    在這部戲之中,王強發揮出了他全部的演技,而後…..一炮而紅

    不是在民眾的圈子內,而是在影視圈,他火了。他用超強的演技,演出了一個讓老外都流淚的角色元鳳鳴!

    而關於這一部《盲開》,也直接火遍了全世界。柏林金熊最佳影片提名,導演李陽一舉摘得銀熊而五保強,也獲得了金馬最佳新人,法國第五屆杜威爾電影節「最佳男主演獎」、第二屆曼谷國際電影節「最佳男演員獎」!

    兩個地區的A類影帝,僅次於亞洲的金馬影帝,也算是一種認可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