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2 年 5 月 16 日
  • 2022 年 5 月 10 日
  • 2022 年 5 月 9 日
  • 2022 年 5 月 7 日
  •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分類

    2022 年 4 月 22 日 Comments (0)

    因為學校還是以學習成績為重,所以每次月考完,成績出來,年級都會搞一個牌子立在高一教學樓一樓大樓梯口旁邊。

    牌子上寫著這次月考單科成績第一的學生名字和班級。

    本來學校是想著弄總分前十名的。

    但這樣每次大部分都是19班和20班兩個實驗班的學生。

    甚至有時候一個平行班的都沒有。

    所以才決定改為單科,這樣平行班學生名字出現得會多一些。

    平行班和實驗班之間也能起到相互競爭激勵的作用。

    於是,今天早上每個路過的學生都驚了。

    因為牌子上出現了一個之前從未出現過的名字,而且這名字還出現了三次!

    語文:方然,132,8班。

    數學:方然,150,8班。

    物理:方然,110,8班。

    並列:張文韜,110,20班。

    …… 暫且放下了對阿茨克的念頭,西里爾將思緒重新集中到這件事情上。

    從這個事件的影響範圍來看,毫無疑問這會是一個獎勵豐厚的大型區域任務。當然現實不可能像遊戲一樣給出一步步的線索,至少告訴你在哪一塊區域推進任務,一切都得靠自己來。

    西里爾重又將資料翻看了一遍,從阿茨克等人辛苦整理那麼久的資料來看,關鍵的着落點其實還是在於精靈。

    其一,在沒有目擊到精靈干預事件之前,這種怪異的自然影響是以極快的速度在阿瑪西爾的東北區域擴散的。

    雖然此前阿茨克的敘述里說,精靈的身影在這一事件剛一浮現苗頭之時就已經出現,但當西里爾將時間線推演一番后,發現或許精靈並非站在人類的對立面——他們並沒有實質性的對人類進行攻擊,人類對精靈產生蛋蛋畏懼,完全是一種謠言擴散的效果。

    而在精靈與人類進行正面交鋒,開始對埃勒金叢林進行嚴防死守時——那是一年半前的事情,在那之後,異常的自然就停止了進一步的擴散。

    換句話說,從兩年前異變發生,到一年半前精靈開始盯防人類,這半年的時間,精靈完成了對導致異變發生的事物的封鎖。

    西里爾是這麼理解的。

    雖然這其中也受到了一部分主觀念頭的引導,畢竟精靈這種容貌出眾又屬於秩序善良陣營的存在,在玩家心中和邪惡基本沒法掛上鈎,除非是那些惡意將純潔的獸人戰士綁回營地的女精靈——當然,這應該只存在衍生的同人創作之中,但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過事實也確實如此,於拉羅謝爾人而言,精靈是盟友、恩人一類的存在,沒有精靈等自然生物的協力,四百年前的初代君王也不可能突破奧聖艾瑪的封鎖,來到這片土地,也不會有後來的故事。

    「所以您認為,精靈不是主謀?」阿茨克摸著下巴沉思著,饒是他可以算得上是博學,但許多東西都是圖書館里沒有的,他也無從知曉。

    「是。」西里爾頷首,他向後靠在柔軟而又彈性的木製椅背上,向著側邊的窗望去,剛好看到一段被沉甸甸的白花壓得塌下的樹梢,貼在窗口,肥碩的白色的花瓣大片大片地怒放着,一掐便能溢出汁水。它們毫不遮掩地吐出其中鵝黃的花蕊,在細細的斜風裏輕顫著,將這片獨屬於阿瑪西爾的自然寫的淋漓盡致。

    「有沒有可能是精靈們自己惹出來的禍,封鎖災禍只是他們的自我贖罪呢?」阿茨克有了新的想法。

    「你說的也有一定可能。」西里爾並不否認,他看着這位外表年輕的講師有些煩躁地揉搓着他那頭黑髮,嘴裏還碎碎念道:

    「他們封鎖的那一塊叢林區域,同樣屬於阿瑪西爾,許多的獵人都是靠那一塊叢林為生的……說到底,大家既然是盟友,為什麼精靈不能讓我們協同參與這件事情,難道就如此高傲地認為我們不如他們么?」

    西里爾沒有介面,或許精靈們確實出於這樣一個打算——不得不承認,以阿瑪西爾東北角這偏僻地方的力量來說,還確實配不上精靈的盟友這一位置。

    但他不介面,不代表沒有人會迎合他的話,會議室的大門在此時打開,一個聽起來就非常精神的聲音頃刻間便充斥了整個會議室:

    「阿茨克,他們確實是這麼想的,但坐在這裏看着資料發愁是沒法改變那群死板的老古董們的想法的!」

    西里爾回過頭,看到了這個聲音的主人——他身材高大,棕色的捲髮向著腦後梳去,露出粗獷的額頭。這是一張並不年輕的方臉,他的眉毛極粗,藍色的眼睛當中掩飾不住疲倦,但依然極有魄力,眼眶下那深邃的黑眼圈讓其多了幾分滄桑感。他鼻如鷹鈎,嘴唇薄且利,濃密的鬍子一直延伸到鬢角。

    一身做工精巧的軟甲被他粗壯的肌肉撐起,時時刻刻都體現出不俗的力量感,他的每一步都穩重如山,彷彿立在那裏就不會跌倒。

    這位顯然就是西利基男爵,奧康納公爵的四子,吉恩·奧康納。

    「領主大人。」阿茨克下意識地開口道,但喊完他就意識到有些不對勁,忍不住瞥了一眼西里爾,卻發現半精靈少年重新拿起一張樹皮紙,仔細地看着,並沒有在意他的稱呼。

    「阿茨克,這是誰?為什麼讓他隨意看我們辛苦了那麼久才總結出的成果?」

    「啊,這位是西里爾·亞德里恩,是……」阿茨克剛想介紹,卻發現在吉恩面前,自己怎麼也說不出「西利基伯爵」這句話。

    他還在猶豫着,卻見西里爾已經站起身,走到了吉恩·奧康納的面前。半精靈少年相比剛到這個世界以來已經長了不少的個子了,但站在超過一米九的吉恩面前,卻依然只能仰著頭。

    但西里爾的目光中沒有絲毫的怯懦,他稍抬起下巴,目光直視着吉恩那張英武卻露出煩躁情緒的臉,還未開口,卻聽吉恩率先發話道:

    「阿茨克!你怎麼帶了一個精靈回來,丹……該死的,喂,你們是撐不住了,終於想到要向我們求援了嗎?我告訴你,做夢!」

    他那張臉上兇相畢露,鷹鈎鼻與粗眉本身就容易營造出陰翳的神情,在他這憤怒之下更是嚇人。

    但吉恩隨即發現,這名小小的「精靈」根本沒有被自己嚇到,那雙蒼翠色的眼眸當中只有無限的平靜。

    就像是那片在淺淺的風中搖晃的森海,當他站在山巔俯瞰之時,那如一層一層被風推著的綠色波浪,給人的感覺就是這樣。

    而後,這名小小的精靈開口了:

    「我想閣下在將精靈視為敵人之前,是不是應該多增加一些對他們的了解,而不是只會大聲喧嘩,靠嗓門是無法戰勝對手的。」

    「你!」吉恩·奧康納粗眉一挑,但面前這小小的精靈卻將他的話打斷:

    「第一,我不是精靈,講師都知道只有半精靈才會是這樣的發色,閣下對自己的鄰居的了解未免太過淺薄。」

    「第二,我不叫喂,阿茨克已經報出了我的名字,西里爾·亞德里恩。」

    「以及,我是索爾科南新敕封的西利基伯爵,從今天開始,這裏,是我的領地。」 胖子也不含糊,挺直了胸膛說道:「該怎樣就怎樣,我都是照章辦事!」

    「真的不能便宜了!」大鬍子這一開口高人的形象瞬間崩塌,反而還帶著一絲窮酸氣,小白摸了一把冷汗,摸了摸臉上的面具,幸好他把臉收起來了,否則臉都要被丟盡了。

    「都說了我是照章辦事,一百貢獻點,概不還價!」胖子是這家交通行的負責人,他已經和對面這人交涉一個時辰了,就是說不通,只感覺身心俱疲。

    「你這漲價也太快了吧!去年還九十貢獻點呢!今年怎麼就一百了?你是不是要把這十個貢獻點給私吞了?信不信我舉報你啊!」大鬍子也是生氣,這不明擺著坑他嗎?他長得像容易被人坑的人嗎?

    大鬍子想去東木國的盛京去賣靈蜜,烏鎮距離盛京有一千公里,想要去盛京只有坐上飛行器,而這胖子經營的就是一家專門往返於盛京的飛行器行,大鬍子想要搭乘,對方卻開出一百貢獻點,大鬍子當然不能同意這麼離譜的價格。

    貢獻點並不是葯門獨有的,而是四國之中修行者通用的,雖說修行者在最外圍守護著人類,可是,人類和修行者是不平等的,就像修行者和修行者之間也是不平等的,為了更好的區別,分出了幾種錢幣,凡人用銅幣,銀幣,四國內的修行者只能用貢獻點,只有中原的修行者才能使用靈幣靈石,四國的修行者是不允許使用和消耗靈石的,即使是四國挖掘出來的靈石都不能使用,是能交給中原的家族。

    「哼,你也說是去年了,今年什麼不漲價?房價漲了,豬肉也漲了,我這飛行器漲價怎麼了?」胖子出聲,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回答,他只是這家飛行器行的負責人,又不是他家開的,漲價什麼的,不是他能決定的。

    「我只是去盛京的銀河拍賣行,怎麼就要一百貢獻點了?反正你們都要去銀河拍賣行的,帶上我們怎麼了?便宜點怎麼了?」大鬍子反駁,就是不想多出那十個貢獻點,實際上出門的時候忘了問徒弟要貢獻點了,現在他和小白身上一點貢獻點都沒有。

    「我都說了,你要是有銀河拍賣行的貴賓令牌我們可以給你免費。」胖子已經無語了,口水都解釋幹了就是解釋不通,要不是這人掀不動,他早就把這人掀飛了,是的,胖子之前被氣急,就想把這人掀飛,結果尷尬了,對方紋絲不動,胖子明白,他可能遇到硬茬子了就這樣,硬的不行,只能和對方講道理,誰知對方太能說了,一說就是一個時辰,說來說去就是一個意思,便宜點,可這價格是上面定死的,他能怎麼辦?他也很絕望啊!

    「我要是有貴賓牌我還和你墨跡什麼。」大鬍子理所當然的說道,他要有勞什子的貴賓牌早就拍在這胖子臉上了,需要浪費他時間嗎?

    「唉!那你就說你有多少貢獻點!」胖子都無語了,他現在貼錢都想把這座瘟神送走。

    「沒有。」大鬍子身無分文,是真的身無分文。

    胖子有些傻眼,你特么沒錢在這和我討價還價了半天?

    「門在那邊,慢走不送。」

    「唉,掌柜的,我雖然沒錢但我有東西可以抵賬啊!」大鬍子急忙拉住胖子的手說道。

    「東西?什麼東西?土雞還是土鴨?您就放過我吧!小本經營概不賒賬。」胖子這是想到了以前年少被坑的經歷,他掌管東木國的交通,年輕的時候,被各種大佬坑的底褲都沒了,現在他老謀深算是不會輕易被人坑的。

    「你看看這是什麼?」大鬍子說著就打開一盒靈蜜遞給對方。

    胖子拿著手中的玉盒,左看看右瞧瞧,愣是沒看出是個啥?問大鬍子道:「這是啥?」

    大鬍子:「靈蜜!」

    胖子:「靈蜜?幹什麼的?」

    大鬍子:「吃的。」

    「呵!」胖子冷笑,一點吃的就想忽悠自己嗎?現在的大佬都這幅德行了嗎?他是這麼好忽悠的嗎?……

    就在胖子想著怎麼反駁時,全無存在感的小白眼疾手快,把胖子手中的玉盒拿了過來,利用斗篷的優勢,將玉盒和自己手上的玉盒做了一個交換,將換過的玉盒打開,一勺子下去直接塞到胖子的嘴裡。

    這一系列動作行雲流水,甚至連距離他最近的胖子管事也沒有發現玉盒被換了,更沒有防備,被小白一勺子懟進嘴裡。

    感覺嘴裡的異物,胖子下意識的想要吐出來,可是已經來不及了,靈蜜獨有的香味和靈氣已經在他的口腔中炸開,一點點沁入五臟六腑,這甜蜜的滋味,這溫和的靈氣,讓他想起夕陽下的奔跑以及逝去的青春。

    不出意外,大鬍子和小白順利的登上了飛行器,在飛行器上,大鬍子好奇的問道:「你為什麼要換了玉盒?」

    「你拿出來的靈蜜是沒有稀釋的,效果太好,不能隨便出手,只能換成失敗品,就是被你稀釋過多的靈蜜,那一盒的功效足夠支付路費了。」小白解釋道,很少說這麼多話的他有些不適應。

    「我是說你是怎麼想要把靈蜜懟進那胖子嘴裡的?」

    「師妹教的!」

    果然,大鬍子暗嘆,他的徒弟果然驚才絕艷。

    看見大鬍子自豪的表情,小白沒有潑冷水,心中腹誹道:「自豪吧!驕傲吧!等你知道師妹是廢柴你就哭吧!到時候你就會發現,小白才是最好的。」

    銀河拍賣行是東木國最大的拍賣行之一,在大大小小的城市都有分店,銀河拍賣行之所以受到了大眾的追捧,和他的經營理念有關,凡是在銀河拍賣行交易的人,他們是不會有安全問題的。

    拍賣行是個讓人眼紅的行業,不管是買方還是賣方都能各取所需,稀有的靈藥,藥劑和丹藥,只要是世面上沒有的東西拍賣行都會拍賣,這個時候雙方的安全就成了問題,有時候甚至拍賣行自己會心動,從而出手。

    。 一連竄的噩耗,此起彼伏,接連響起。

    「什麼?」

    「怎麼可能?」

    「今天是愚人節么?」

    在場眾多四海盟的元老、大佬,全都流露出震驚的表情,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還以為出現了幻聽。

    根據那個通信員的彙報,四海盟在大夏各地的據點,幾乎全部被剷除,損失慘重。

    犧牲的護法、天罡、地煞、也達到了上百之巨。

    毫不誇張的說,除了化龍谷總部外,其他分部都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

    不僅是他們,就連唐四海的臉色,也愈發陰沉,比吃了屎還要難看。

    要知道,身為一代梟雄,向來喜怒不形於色,輕易不會透露自己的情緒。

    但此刻,唐四海額頭青筋根根豎起。

    雙眸中,似有滔天怒火在洶湧。

    「查!」

    「究竟是何方勢力,突然向我們開戰!必須查個水落石出!」

    唐四海猛地從王座上站起,發號施令,體內透出強大的氣場。

    所有人都能察覺到,如今對四海盟而言,已經是十萬火急,迫在眉睫。

    甚至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

    要知道,四海盟本來在大夏地下勢力,已經佔據了半壁江山。

    其他組織加起來,也不可能對他們造成這樣的打擊。

    現在非但發生了,還一點徵兆都沒有,他們連敵人是誰都不清楚!

    這樣的對手,實在太可怕了!

    「龍主放心,屬下這就派人去調查!」

    「不管敵人是誰,咱們都無所畏懼!」

    「就算外面的據點被剷除,但大本營尚在,在龍主的帶領下,還可以東山再起!」

    在場的眾多元老,紛紛拍著胸脯,以表忠心。

    ……

    「報!!!」

    突然,又有一個地煞強者,急沖沖地跑了進來,臉上滿是恐慌之色。

    「啟稟龍主,外面有人送來了三具棺材!」

    棺材?!

    聽到這個詞,原本壓抑的大殿內,氣氛更加沉重了幾分。

    「是誰死了?」

    唐四海沉聲問道。

    身為絕代梟雄,他早就見慣了生離死別。

    今日四海盟岌岌可危,死了區區三人,實在不算什麼!

    「屬下不……不敢說,還請龍主親自查看!」地煞強者結結巴巴說道。

    聽到這話,唐四海皺了皺眉,再度生出不祥預感。

    「蹬!蹬!蹬!」

    很快,就有護衛扛着三具棺材,來到了大殿。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