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2 年 6 月 26 日
  • 2022 年 6 月 25 日
  • 2022 年 6 月 23 日
  • 2022 年 6 月 21 日
  •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分類

    2022 年 5 月 16 日 Comments (0)

    英亮祖王的手掌齊腕而斷,金精般的龍鱗都被切開,紫金道劍如熱刀切牛油般斬下來對方的手掌。

    「你這是什麼劍?」

    英亮祖王抱着斷手,收斂飛灑的精血,看着羅墨將它的斷掌收走。

    它曾經以這一招格殺宿敵,將宿敵的法寶活活拍碎,威力十分強大,而且生長有金色的龍鱗,防禦也十分強大,讓它可以徒手硬撼敵人的法寶。

    因此它見到源天師的紫金劍也直接拍來,以為能拍碎,但沒想到反被對方震開,隨後一劍斬斷了手掌。

    要知道,那可是它畢生修行提煉的一些龍血強化的肢體,就算它是聖人王,想要再生也必須消耗大量本源,被斬掉可以說是元氣大傷。

    那些普通祖王,根本還沒有進化到這個層次來呢。

    羅墨沒有回答它,只是說:「下一招,送你解脫。」

    「狂妄!」

    英亮祖王也不再託大,祭出了一座古塔。

    地上,萬龍巢的紫林祖王眉頭一皺,感覺不妙,英亮似乎完全不是這個人族源天師的對手,這樣繼續下去,英亮必死無疑。

    『我來幫你。』

    他神念傳音。

    『不用,我能解決他!』英亮還是拒絕。

    紫林祖王搖搖頭,沒多說什麼,只是打算在英亮不支的時候再去救它,他能理解英亮的心情,不願意在自己族人面前丟臉,想要自己戰勝源天師。

    但在紫林看來,他們之間的差距不小,英亮想要勝過幾乎不可能,源天師明面上威名遐邇的源術還有太陰太陽兩部經文同修的實力尚未展示,英亮卻連底牌都用了一張了。

    截獲了一些對方的神念傳音,羅墨向著地面上看去,目光穿透了金背龍蟾族的陣紋,看到了那個背後有神翅,頭上有龍角的男人。

    紫林?

    萬龍巢的人……這個他有映像。

    原著中是一個醬油角色,和其它古族威逼人族,結果遇到了姜太虛,和其它許多古族祖王一起當場去世。

    這也是一尊聖人王。

    萬龍巢,這也是龍啊,用來培養龍氣再好不過。

    說起來自己和它們還挺有緣,又碰到了。

    紫林祖王自然察覺到了羅墨的目光,兩者相隔遙遠對視,這樣英亮祖王大怒。

    「和我戰鬥還敢分心!」

    它催動古塔就要再戰,但羅墨的氣勢一下子變了。

    原先的他,中正平和,如天上大日,溫暖,威嚴。

    但現在,羅墨的氣息突然變得鋒銳無比,他體內出現了九條仙鏈,閃爍仙光,爆發最璀璨的光芒,九者合一,足以驚仙!

    源術乃是駕馭天地萬物本源之道,羅墨想要自己走一條路出來,是因為有他自己的野心,但如果他想要躺平,則是有一條很好的道路可以直接保送大天師。

    六陽天師變身——

    九脈天師!

    「仙金!」

    紫林祖王驚叫。

    那是九條仙金礦脈嗎?不然怎麼會有那樣的仙光。

    源術駕馭萬物本源,源天師是找到了九條仙金礦脈融入己身嗎?

    咕嘟!

    紫林心中駭然,這是何等的機緣氣運啊,源術這種需要接天地自然之力的流派尋到了九條仙金礦脈融入己身,對實力的提升絕對極為恐怖!

    羅墨體內的九條仙金礦脈天然便具備道則,以源術統合便是一條足夠登臨大天師之路的強大源天神則,若非他要走純陽之道,現在恐怕已經是大天師了。

    九天仙金礦脈的力量灌注進了紫金道劍之中,它們同根同源,紫金道劍就是用九條仙金礦脈中的仙金本源粒子打造出來的仙金素體,混合鴻蒙紫氣打造而成。

    此刻羅墨以源天神則催動九條仙金礦脈,無需純陽道則那樣還需要積累九座神土,轉化純陽,每一條仙金礦脈就可比一座神土。

    先天之金的氣息爆發,羅墨化身白帝金皇,九種色彩的神光灌注到了紫金劍中,那種純粹的『堅固』與『鋒銳』氣息完全綻放,紫金道劍興奮的震鳴,爆發出璀璨的九色劍光。

    一劍斬落。

    這一劍避無可避,逃無可逃,斬破了空間,無視了距離,古塔和英亮祖王被劍光劃過,在原地愣了一下,然後緩緩分開。

    發、發生甚麼事了?

    紫林祖王和另外兩名金背龍蟾祖王一樣有些懵,他原本的計劃是等到英亮祖王不支的時候再去幫助,也算個人情,但他沒想到……

    源天師竟然隱藏了實力?

    這一劍,聖人王境界有誰能夠接得下來嗎?

    紫林覺得,恐怕只有古皇大帝在聖人王境界時才能接下這一劍了,而他,是遠遠不夠的,就算是聖人王九重天也還差的遠。

    不好!

    他突然想起,如果源天師隱藏了實力,那麼他留在這裏……

    「走什麼,來都來了。」

    羅墨突然出現在了想要離開的紫林祖王面前,身後,金背龍蟾族的大陣才緩緩被切開,切開和進入的次序在極速的劍光之中顛倒了。

    「我只是,只是來這裏拜訪老友。」

    紫林祖王心中慌亂,但卻強自鎮定,因為他覺得,源天師應該是不認識他的。

    他拱手行禮,「萬龍巢紫林,見過源天教道友。」

    剩下的兩名金背龍蟾族祖王心情各不相同,其中一個祖王驚駭的退了一步,另一個卻是流出兩行血淚。

    「你屠我族人,害我老祖,我跟你——」

    九色劍光一閃,一個流淚蛙蛙頭跌落。

    剩下的那個金背龍蟾族祖王已經是這一族唯一的祖王了,堂堂祖王,竟然在顫抖。

    紫林祖王也是心中驚駭,看着羅墨賠笑道:「道友與金背龍蟾族的恩怨,我萬龍巢自然不會插手,若是道友有閑暇,可以到我萬龍巢來做客,在下一定掃榻相迎。」

    他賠笑,但羅墨只是冷漠的看着他。

    「我記得,我不止一次在公開場合使用過那個吧?」

    紫林祖王頓時毛骨悚然,因為想到了一則源天師的傳聞。

    他心通! 陳玄跳下巨猿,手中多了一把戰刀,剛出世沒幾天的寒鐵戰刀662。

    他走到河邊,將手中戰刀插進河水中。

    所有人都不明就裡的看著他,不知道他葫蘆賣的什麼葯。

    錢尋暗想:「這瓜男是不是被打擊的精神失常了。」

    文逍兒則是滿目希翼的望著他。

    寒鐵戰刀一接觸河水,冰凍傷害觸發,巨量的寒氣立刻順著刀刃進入水中,快速蔓延出去。

    方圓上百米的河面瞬間凝結,河面出現厚達半米的冰層。

    「窩草!!」

    「我看到啥?瞬間結冰,寒冬來了嗎?」

    「這人是製冰廠出來的嗎?」

    「這是什麼神奇手段,今天真的是開了眼界了。」

    「直接結冰,河面變冰路,這不比劃船快?」

    「我們有救了,不用下水了。」

    看到這神奇的一幕,考生們都是長大了嘴巴,連浮在上空的考官都是微微側目,對陳玄手中的戰刀甚很好奇。

    岸上的考生大為興奮,紛紛誇讚,覺得陳玄給他們帶來了希望。

    而此時已經劃出百米遠的必勝團考生,個個都呆若木雞。

    回過味來,趙柯宇立刻覺得大為不妙,大喊道:「不好,快划!」

    陳玄將寒鐵戰刀從冰中抽出,沿著冰面超必勝團疾沖而去。

    趙柯宇慌亂中急忙命令隊員射箭。

    叮叮,陳玄不閃不避,任無數的箭支射在身上的寒冰戰甲上,毫髮無損。

    「這是什麼戰甲,防護力竟然這麼強?」

    「不好了,他衝過來了。」

    「別過來啊!」

    必勝團考生更為惶恐,為了不被凍住,拚命的盪著雙槳。

    僅僅幾秒時間,陳玄頂著箭雨,來到冰面邊緣,再次將寒鐵戰刀插入水中。

    又是百米範圍的堅冰生成,大量的皮筏艇、船槳連同水面皆被凍成了冰塊。

    皮筏艇上的考生們傻愣愣的坐在艇上,手中船槳根本搖不動。

    誰能想到,剛剛還是大好的形勢急轉直下,必勝局面直接被打破。

    作弊利器皮划艇成了笑話。

    現在的他們非常尷尬,向前走走不了,往後退就要面對憤怒的考生們。

    趙柯宇和孫志程的臉黑如鍋底,他們這次丟大發了。

    岸上的大隊考生鼓噪起來。

    「沖啊!」

    「痛打落水狗!」

    「跟著會造冰的大神混,肯定能拿到好成績。」

    在文逍兒三人的帶領下,所有考生一窩蜂的衝上冰面,一股腦將怒火發泄給必勝團。

    趙柯宇大驚失色,喊道:「全部下船,攔住他們。」

    他生怕必勝團的考生不再信服他,又喊道:「兄弟們,相信我趙柯宇,我們的主力還在,還能贏。大家上啊,考試結束后,我會拿出5億獎勵給立功者。」

    孫志程也打氣道:「就這麼大點冰面,站不住太多人,咱們人多,怕什麼?」

    必勝團的考生再度鼓起了勇氣,紛紛跳上冰面,整裝列隊,迎向衝來的考生們。

    大戰瞬間爆發,在方圓幾百米的冰面上,兩支隊伍糾纏在一起。

    場面一度非常擁擠,怒氣沖沖的考生們大打出手,瞬間多人受傷,場面之雜亂,連上空的御空期考官都忍不住大皺眉頭。

    冰面後方,趙柯宇和孫志程緊急協商:「幸好你帶的500人被淘汰掉,我的空間寶器中還剩有不少皮筏艇,我先帶一百人繼續渡河,你帶著其他四支小隊拖住他們。」

    孫志程似乎也是對陳玄一腔怒火:「在荒原攔截時候,陳玄不敢傷人,只敢射馬匹,肯定是怕不小心殺死殺死考生而觸犯規矩。既然他有軟肋,你放心吧,我一定要讓他好看。」

    孫志程帶著人沖向陳玄,而趙柯宇再次放下皮筏艇,帶著一隊尖子生繼續渡河。

    陳玄看穿他們的打算,想要繼續上前冰凍河面,但卻被百人隊伍重重圍住。

    有御空期考官在上方監視著,在近身亂戰中,他不敢往考生身上招呼,生怕不小心來一個暴擊砍死考生,觸犯了規則可是要被逐出考場的。

    沒辦法他只好以寒鐵戰刀損毀對方武器為主要手段,寒鐵戰刀鋒利無比,又附帶冰凍傷害,只要砍中對方的武器,瞬間就能凍裂對方的武器,寒氣也能沿著武器進入對方身體,讓對方徹底失去戰鬥力。

    就這樣,他身邊堆積了大量凍僵的考生。

    看到他的行為,御空期考官眼神一凝,落下地來,撿起一個考生,以元氣仔細探視一番,發現只是被凍傷,沒有生命危險之後,也就沒有制止他。

    眼看趙柯宇越來越遠,陳玄卻很無奈,孫志程帶著這百人小隊死命的糾纏著他,讓他抽不出身去攔截。

    「這些考生真是無腦,竟然會為了趙柯宇的一句空口承諾而賣命。」

    「看我不砍人,一個個沖的更歡了,太欺負人了。」

    「這考試規則,別人倒無所謂,手底下注意點就好了,倒是把我給限制的死死的。」

    大小憨憨和文逍兒等人看到陳玄陷入重圍,急忙前來解圍。

    好一會兒,連孫志程也被凍傷后,陳玄才抽出身來,這才朝著前方衝去,一邊冰凍河面一邊前進,文逍兒等人緊隨其後。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