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2 年 5 月 16 日
  • 2022 年 5 月 10 日
  • 2022 年 5 月 9 日
  • 2022 年 5 月 7 日
  •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分類

    2022 年 4 月 25 日 Comments (0)

    可是,林天成在這般年紀就已經領悟到了寒冰意境,這絕不是趙鴻那老匹夫能夠教出來的。

    林天成再次朝著水陽真人拱了拱手,「前輩言重了!」

    這個時候,水陽真人忽然轉過了身子,目光灼灼的盯著宋楚河,臉上的神色也瞬間變得嚴肅了起來。

    宋楚河連忙搬出了他那一套早就想好的說辭,「師父,我只是聽聞了這位兄弟憑藉一己之力大鬧風塵世家,所以想要和他切磋切磋而已!弟子並沒有想要害他之心,還望師父明鑒。」

    若水著實有些氣憤,「你胡說,你明明是嫉妒天成和我在一起,所以處處想要擠兌他!」

    擂台之下的百事通也走了上來,他和宋楚河是一條船上的螞蚱。

    若是他不幫襯著宋楚河,宋楚河肯定會把他這個「狗頭軍師」的給供出來。

    「若水師姐,你真的誤會大師兄了!大師兄確實只是想和他切磋切磋,這是大家親眼所見的。」

    說完這話,百事通轉過身來,對擂台之下的所有弟子說道,「這是我們大家親眼所見的,你們說是不是啊?」

    玄水教的弟子紛紛點頭,沒有一個膽敢搖頭。

    大師兄怎麼樣的脾氣他們不是不知道,萬一得罪了他,以後在玄水教可就別想有好日子過了。

    宋楚河微微抬頭,瞥了一眼若水師妹,發現她已經無言以對了,心裡頓時放心了不少。

    可是另一方面他的心裡又很難受。

    因為若水師妹竟然在幫著一個外人指責這個一直喜歡著她的大師兄。

    宋楚河的心理暗暗立下誓言,「林天成這件事情我跟你沒完。」

    就在宋楚河和百事通以為沒事的時候,水陽真人卻一聲厲喝,「竟敢狡辯,還不給我跪下!」

    宋楚河和百事通嚇得渾身一個哆嗦,撲通一聲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水陽真人對那百事通說道,「徐恆,我又沒說你,你跪下做什麼?莫非你也參與了此事?」

    百事通本來是想起身的,但是一看到大師兄那目光,頓時就低下了頭。

    大師兄受罪,他這當師弟的難道還想好過?

    就算他今天逃過了懲罰,以後大師兄也不會輕易饒了他。

    所以不管什麼時候,他和大師兄始終是一根繩上的螞蚱。

    水陽真人不再理會徐恆,而是對宋楚河質問道,「若只是平常的切磋,那你為何要對天成使出破浪斬,將他逼入絕境?」

    宋楚河當時確實殺紅了眼,明眼人都能看的出來。

    宋楚河頓時啞口無言。

    破浪斬乃是玄水教的一大殺招,兇狠異常!

    如果只是一般的切磋,根本用不著使用破浪斬。

    顯然,宋楚河想要將林天成逼到絕境。

    水陽真人繼續說道,「要不是天成天賦異稟,在絕境之中領悟到碧海潮生訣,恐怕在你的破浪展之下,他非死即傷!你還說只是想和他切磋切磋?」

    水陽真人活了上千年了,要是連宋楚河這點小心思都看不出來,就不配做他師父了。

    宋楚河再也不敢狡辯,他重重的點了點頭,「弟子知錯,還望師父責罰。」

    若水有些氣憤的看著宋楚河,「爺爺,你一定要好好懲罰一下大師兄,不然他下次還會再找天成的麻煩!」

    宋楚河是什麼樣的人,若水當然清楚。

    在這段時間內,她不想林天成出現任何傷害。

    林天成知道,宋楚河既然能夠被選為入門弟子那肯定是得到了水陽真人的青睞的。

    而且宋楚河這傢伙也確實有些實力。

    要不是林天成及時利用迅雷下載下載到了碧海潮生訣,恐怕剛剛就真的不是他的對手了。

    思前想後,於是林天成上前說道,「前輩還是算了吧!這件事情只是個誤會,而且他並沒有傷到我!」

    宋楚河緊咬著牙根,狠狠的看著林天成。

    心中暗自想道,「貓哭耗子假慈悲,小子,這件事情我跟你沒完!」

    水陽真人指著宋楚河道,「你看看天成再看看你,為了這麼一點小事就大動干戈!我必須得好好懲罰一下你們,讓你們長點記性!」

    「現在,你們兩個就去把我們玄水教里裡外外整個打掃一遍,不準用法力,若是我發現有一處打掃不幹凈,就再讓你們掃,直到掃到乾淨為止!」

    要想成為一方大能,就必須得先從做人學起。

    一個小肚雞腸之人就算他的修為再高也不可能成為受世人所景仰的強者。

    宋楚河和百事通聽到師父說的懲罰,頓時想死的心都有了。

    玄水教里裡外外好幾個山頭,又有大殿,用膳房,執法堂,練武場……。

    要是里裡外外打掃一遍,至少得要他們半條命。

    雖然,他們心中有一千一萬個不願,但還是點了點頭,然後便退下了。

    等宋楚河他們走了之後,水陽真人突然對若水說道,「若水,我已經領悟到了些許渡劫的奧義。眼下,我需要閉關一段時間。這顆水靈珠我現在交由你保管,在我閉關的這段時間內,你一定要代我守護好玄水教。」

    …… 比賽場謠言四起,關於兩隊球員的各種狀況,變得撲朔迷離起來。

    那些參賭的達官顯貴,不像朝臣們能洞察全局,也不像某些鐵杆球迷,有自己支持的球隊,一連串的假消息,讓他們開始茫然四顧,暈頭轉向。

    而作為幕後黑手的趙昆,此時正愜意的吃著乾果,與王賁聊天。

    「聽說辛將軍都發火了,估計當初被你坑怕了!」坐在趙昆左側的王賁有些好笑的說了一句。

    趙昆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騎兵對戰演練的事,算不得誰坑誰,只不過是道不同罷了!」

    (防盜!!!)(正常章節正版刷新可看!!)(訂閱成了一坨屎!!)(沒辦法啊!)

    其實也不怪王離發怒,主要是章邯太想證明自己了,那些防守球員好幾次想提醒他錯誤,都被他獨斷專行,給無視了。

    誠然,他確實有能力。

    但再有能力,不會處理人際關係,也是白搭。

    這也是他在歷史上與王離不和的主要原因。

    不過,就這場球來看,章邯確實犯了致命錯誤。

    畢竟術業有專攻。

    防守球員訓練的時候就是防守,讓防守球員去打進攻,結局早已註定。

    和大多數人一樣,即使趙昆熟悉比賽規則,但看得正興起,也沒發現章邯換球員。

    雖然王離有所發現,但因為本身軍事素養的關係,他若干預指揮,便犯了大忌。

    所以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章邯犯錯,致使自己的球員慘敗。

    (防盜!!!)(正文章節正版刷新可看!!)(訂閱成了一坨屎!!)(沒辦法啊!)

    章邯和王離回到了觀戰台,一臉鬱悶的問:「怎麼還有進攻球員和防守球員之分?」

    「呵呵!」

    趙昆呵呵一笑,瞥了眼王離,然後又朝章邯攤手道:「我以為你真懂了。」

    「我……」

    章邯張了張嘴,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說了大話,於是將頭低下,不敢看胡亥。

    胡亥雖然臉色不好看,但還算冷靜,沒有大發雷霆,所以遲疑了一下,便朝章邯安慰道:「沒事,你只是輸在了輕敵。」

    「何止是輕敵,我連規則都沒掌握!」

    (防盜!!!)(正文章節正版刷新可看!!)(訂閱成了一坨屎!!)(沒辦法啊!)

    章邯羞愧的搖了搖頭:「早知道橄欖球這麼多講究,我就不誇下海口了。」

    胡亥笑了笑,道:「這也沒什麼,下次掌握了規則,咱們再來!」

    「公子……」

    章邯抬頭,感激的看著胡亥,嘴唇嚅動,欲言又止。

    趙昆見狀,心中有些錯愕,他發現胡亥出獄后,似乎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

    莫非洗心革面了?

    這不應該啊!

    若胡亥不再像以前那樣蠢,那歷史的參考意義將大打折扣,這可不是個好兆頭。

    如此想著,趙昆朝胡亥皺眉問道:「你有什麼打算,說來聽聽?」

    「加塞就不必了,我想自己組個隊,在父皇面前,跟你的隊較量一番。」

    胡亥想了想,沉吟道:「條件還是跟之前一樣。」

    「可以!但為表誠意,我需要先得到好處!」

    「這恐怕不行吧……」

    趙昆:「行不行,你自己考慮,反正我可以答應你,也可以拒絕你,對我來說,沒什麼壞處。」

    「你為什麼非要跟他作對?」胡亥皺眉,有些不解。

    趙昆攤了攤手:「我不跟他作對,你以為他就會放過我嗎?」

    說著,又挑眉望向胡亥:「你會放過我嗎?」

    「我……我們是兄弟。」

    「呵!」

    (防盜!!!)(正文章節正版刷新可看!!)(訂閱成了一坨屎!!)(沒辦法啊!)

    趙昆「呵」了一聲,冷笑道:「今日你有求於我,我們是兄弟,他日我有求於你,那可就難說了。」

    「昆弟……」

    「好了!」

    趙昆揮手打斷了胡亥想說的話,然後略帶譏諷的道:「少在我面前假惺惺,無論你在謀划什麼,我要的東西都不會變。」

    說完這話,趙昆轉身回到了座位,不再多言。

    而胡亥則站在原地,陰晴不定的看著他,半響,才皺眉道:「我可以給你,但前提是你要把詳細規則告訴我!」

    「沒問題!」

    (防盜!!!)(正文章節正版刷新可看!!)(訂閱成了一坨屎!!)(沒辦法啊!)

    趙昆爽快的答應了一聲,然後朝王離說道:「把你的訓練科目表,以及規則表給我十八哥!」

    他的話音剛落,王離就毫不猶豫的從懷裡摸出兩張絹布遞給胡亥。

    胡亥接過來看了眼,然後滿意的點了點頭:「我會很快組織好球隊,也會很快將東西交給你。」

    「那最好不過了。」

    趙昆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一旁的馬梁忽然開口道:「光有訓練科目表和規則表不行,還得有裝備!」

    聽到這話,胡亥眼睛一亮,立刻朝趙昆道:「昆弟,裝備我也要!」

    「………」

    趙昆一臉古怪的看了眼馬梁,心說這傢伙果然有奸臣的潛質,不過,稍微遲疑了一下,他忽然意識到,這其實是件好事。

    於是眼珠子一轉,朝胡亥道:「行,裝備我也讓人給你定做!」

    「但是。」說完,他話鋒一轉,接著道:「定做裝備的錢,由你自己出。」

    「可以。」

    胡亥笑著答應了一聲,便準備帶章邯等人離開。

    (防盜!!!)(正文章節正版刷新可看!!)(訂閱成了一坨屎!!)(沒辦法啊!)

    而這時,趙昆突然叫住了他:「等等!」

    「嗯?」

    胡亥腳步一頓,轉頭望向趙昆:「昆弟還有何事?」

    「十八哥莫非忘了?」趙昆喝了口小酒,朝章邯擠眉弄眼道:「你的人還欠了我三十金酒錢!」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