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該說不說,他們還是相信自己所認為的。

0

倪聖師人美,又平易近人,心地還極為善良。

而另外一邊,炎神宗內。

東方炬已經要瘋了!

蘇蘇失蹤了!

不見了!

小蘇蘇不知何時,消失在了山門裡。

現在小蘇蘇從修為上來說,並不弱!

這幾年在炎神宗內,成長的極快。

已經到了地位六品。

修為提升速度,完全是東方炬無法理解的。

按照之前的約定,都可以讓蘇蘇接任掌門了。

可問題是,蘇蘇年紀太小了!

所以他不可能現在就把掌門之位交給她。

問題是,所有人都清楚,在炎神宗內,蘇蘇就是絕對的特權階層。

平日里蘇蘇在山門,那是想幹嘛幹嘛。

東方炬甚至都不會去跟她說讓她多多修鍊。

畢竟蘇蘇提升的速度已經完全超出了他的認知。

所以他也不太管蘇蘇。

但是今天一早,東方炬就發現蘇蘇沒有來跟他一起修鍊,一開始,東方炬也不以為意。

畢竟蘇蘇有時候可能也會跑去玩耍。

問題是一直到了晚上,他都沒有見到蘇蘇,然而當他去詢問伺候蘇蘇的侍女時,卻聽說蘇蘇前一天晚上就沒有回去。

這下子東方炬可炸了:「你怎麼尋思的?主子不回來,不知道跟我稟報?」

侍女委屈道:「蘇蘇小姐平日里,也不一定去哪住啊,有時候在您那裡,有時候去吳家,尤其最近,她經常跑去倪夫人的實驗室住…那裡我們也不敢去…」

一聽這話,東方炬一愣,他想起來,蘇蘇最近數次提出要去找蘇文和倪紅笑。

他當然是一口拒絕。

可是現在想來….蘇蘇或許是自己下山了。

他沒有猜錯。

此時一個五六歲的小姑娘,抱著一個提伯斯玩偶,穿著公主裙,在天空中飛翔,直奔北方!

正是小蘇蘇。

這次倪紅笑和蘇文下山,一直沒有回去。

已經有將近四年的時間。

小蘇蘇心裡其實是很想他們的。

她畢竟只是一個孩子。

這些日子,思念越來越強烈。

所以她才會多次去倪紅笑的實驗室里住。

「爹爹,媽媽,你們在哪裡…你們不想蘇蘇了嗎?」

小蘇蘇背後雙翼舞動,速度更快。

她並不知道蘇文和倪紅笑在哪裡。

但是她是可以感知到兩人的大致方向的。

堪稱恐怖的靈覺,即便是相隔數萬里,也能感知到血脈的牽絆。

多本楊氏趕緊把景三毛從景琦瑜懷裏給抱過去,「哦哦哦」地哄著:「不怕不怕,乖哦乖哦。」

楊氏一邊柔聲哄景三毛,一邊暗狠狠地沖着邱滿老爺子咬牙切齒:「你這死老頭子,你喊什麼喊,顯你嗓門大是不是?」

把自己小孫子給嚇了一大跳,邱滿老爺子也不敢再喊了。

景琦瑜趁著這個工夫趕緊說:「爺爺,奶奶,這事兒你們考慮考慮,我爹說了,要是你們不願意讓我松子大哥和桃花去的話,我們就在村子裏頭找別人,我覺得吧,反正這錢我爹肯定是想要花出去的,給旁人掙了,還不如給咱自己家人掙是不是?」

《暴富秘籍:我養的男主開掛了》第七十二章魯家村最牛逼的人家 一切來的太突然,哪怕是預警都沒有,數棵血色楓林的古樹還有碎裂的樹杈就隨着呼嘯而來的狂風衝撞了上來。

這些碎杈來的都極快!

其中,更是不乏一些尖銳的碎杈,就從這風力來判斷,若是讓這碎杈插到身體會瞬間將之洞穿。

「喝!」

突然間,站在前面的兔子面具凝聲低喝。

元力宣洩而出。

她釋放出的元力瞬間在趙信他們的周圍凝聚出一片屏障,將飛馳而來的樹杈和整棵古樹都抵在了外面。

古樹撞在屏障上轟然炸裂。

卻不想——

咔!

兔子凝聚出的屏障竟是出現了一道裂紋,看到這一幕的兔子瞳孔也劇烈收縮,還未曾等她做出反應。

屏障上的裂紋竟然越發嚴重。

半分鐘。

整個屏障就如碎裂的鏡面似的,佈滿了蛛網的裂痕。

「怎麼會?!」

兔子面具下的雙眼堆滿了難以置信。

她無法理解。

屏障怎麼可能會破碎。

要知道——

她,現在是擁有着神臨狀態的。

咔嚓!

幾乎就在她震驚之時,她以元力凝聚的屏障瞬間破碎。外面的碎木就好似決堤而出的洪水般變得更為洶湧。

兔子下意識的用雙手護在面前。

等待許久。

她卻並沒有感覺到有任何痛感,哪怕是呼嘯而來的風都沒有感覺到。

心中狐疑着微微睜開雙眼。

「這……」

狐狸面具啞然失色。

就在她面前大概十幾公分的位置,凝聚著一道純金色的屏障,碎木和碎石都被這屏障所抵擋。

無論那些碎木和碎石如何想要湧進,屏障都微絲不動。

「沒受傷吧?」

一縷低語從背後傳來。

循着聲音望去,兔子面具這才看到頭上頂着豬頭面具的趙信輕輕的抬着手,再回頭看向那道凝聚出來的屏障。

儼然,這道屏障乃是由趙信凝聚。

怎麼會這樣?!

兔子面具的心中儘是震驚。

試煉之地封印元力,他們巡查組的其他人能夠調用元力是院長賦予了他們烙印,解開了此處對他們的限制。

趙信雖然也是巡查組的人員,問題是——

他並沒有得到賜印啊!

正待兔子面具狐疑時,她突然看到了趙信的額頭,旋即她眼中的驚愕瞬間就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雙眸死死的盯着趙信的額頭,久久無法言語。

「你還有時間發獃么?」維持着屏障的趙信凝聲低語,旋即朝着屏障的方向努嘴,「如果不是我,你現在可能都已經成了篩子了。」

「我……」

聽到趙信低語的兔子面具蠕動着嘴唇,旋即抬手指了指趙信的額頭。

「趙哥,你……」

「喔,你說它么?」趙信抬頭指了指頭頂,旋即聳肩笑道,「把這做為我們倆之間的秘密可以么?」

微微一笑,趙信就將豬頭面具扣了下去。

哪怕是戴上面具。

兔子面具依舊處在震驚中根本無法平復。

她——

看到了趙信眉心處的天使烙印。

怎麼會這樣?

他才剛來試煉之地,在他來此地之時,院長根本就不在試煉之地中,難道說是他和院長以前就認識了么?

在,試煉之地外!

並且,她剛才有注意,趙信眉心的烙印跟他們巡查組的烙印是有着很大區別的。相對而言,趙信的烙印好似是要更高級許多。

「喂,還在想么?」

趙信抬手在兔子面具的眼前晃了晃。

「趙哥……」兔子面具粉唇輕抿,趙信朝着她笑了笑眯眼看着屏障外,還在拚命想要突破屏障的那些碎木和碎石,「這些碎木和碎石的衝擊力很強啊,這風中也凝聚著無數風刃。」

「是的!」

此時,兔子面具也強行讓自己保持着鎮定,收斂心神。儘管她依舊對趙信眉心處的烙印心中震驚不已,卻也強迫着不讓自己去想正色道。

「這衝擊確實強的離譜!」

能不離譜么?

神臨。

會根據降臨者的自身的條件,所擁有的實力有一定的影響。在他們當中,狐狸面具的降臨條件是最好的。

能夠擁有着院長百分之一的實力。

她條件稍差。

縱使如此,她降臨后的狀態也能夠維持在金仙巔峰。

金仙巔峰啊!

就算是在試煉之地的蓬萊之中,那也屬於上級高手的行列。金仙巔峰凝出的屏障,防禦力到底有多強。

這樣說吧——

哪怕剛剛兔子並沒有全神貫注,可她凝聚出的屏障天仙想要破開根本沒有任何可能。偏偏,就是這被狂風呼嘯而來的碎石和碎木,竟是讓她的屏障維持不到半分鐘就出現裂痕。

從凝聚到破裂,不足百息。

這……

絕對是難以想像的事情。

碎木和碎石的衝擊力竟然比的上天仙境界的全力一擊,難道這還不夠誇張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