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是嗎,同為魃,三清有靈童入魂,其身上……

0

《控魂》第一百六十一章自責和文川又聊了些許有關華亭商研所還有報名相關的話題,林鹿呦便謝過他對於一起吃午餐的邀請,先一步離開。

在去找姜小寒的路上,林鹿呦的腦子裏一直回想着剛才和文川的對話。

華亭商研所每年十二月底開始接受報名,開始時間或早或晚,得看他們官網的具體通知。而提交報名信息之後,將會是一個漫

《擼貓送個鏟屎官》第177章救貓咪(1) 真是個心機的女人!

她那閨蜜真是個傻逼,被利用了還不知道。

當天晚上,我聽到車後有動靜,本以為是司機那個老變態拖著楊青打野戰。

沒想到,主角是小慧。

她一個人蹲在草叢中,大聲咀嚼著什麼。

離的不遠處,是那小女孩。

艹!真是個傻逼。我在心裡怒罵著。

這小女孩找死!

草叢中躺著的分明是一具血肉模糊的屍體。

從肚皮豁開一刀,內臟被掏空,大段破碎的腸子散落一地。

至於小慧,她的臉上,手上都是鮮血。

那小女孩不怕死的走上前。

好在那個猥瑣司機走了出去,那小女孩才算躲過一劫。

又是一串省略號,跳轉到另一場景。

等我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被固定在鐵板上,四肢不得動彈。

黑暗中,出現一點光芒,能看見有人將手塞進了我的嘴裡。

來回的重複幾次,她每次都要塞一大團的棉花。

能聽見內臟和腸道撕裂的聲音,底下一大灘血,順著腳底流到地面。

我疼得昏了過去。

再醒來的時候,看到了那個人的樣子。

是小慧,她拿著手術刀和鑷子,左手一個托盤,擺滿了黑乎乎的棉花。

她在沖著我笑。

故事的末尾是個血紅色的死字,和另外兩人的一樣。

「看日記的內容,張小曼是小慧殺死的!」夏末道:「這麼推理下去的話,結合先前小慧的日記,站在她後面的會不會是死去的張小曼?」

「你的意思是,活著的小慧殺死了張小曼,又被死去的張小曼報復?」

這樣想來,一切就說的清楚了。

「小慧成了啞巴,是因為張小曼要用同樣的方法報復她,那麼日記之中指引我們去的地方是……正宅的二樓?」

「也就是小慧遇到張小曼的房間!」

「等下。」

刀疤徹底被繞懵了。

「在我們面前的不就是張小曼嗎?剛才在聽到你叫她名字的時候,這邪屍有反應,劉先生,你為什麼不拿她當突破口,反而要大費周折的再回主宅呢?」

我解釋道:「她要是女鬼還好辦,忘記我跟你說過的了嗎?」

「邪屍的迴光返照現象大多只是一瞬間,身體裡面積蓄的怨氣和鬼魂不同,前者的記憶能力不如後者,即便能溝通,也相當困難。」

「張小曼的狀態太糟糕了,跟先前在後花園遇到的小慧完全不能比。」

說完,我拿起背包里的桃木釘,狠狠的扎進她的肚子里。

張小曼面部痛苦扭曲,腹部上的肉像是一團漩渦,將桃木釘吸住。

在她瞪了我們幾秒鐘之後,終於停止掙扎,腦袋也垂下去!

「你,你做了什麼?你殺了她?」夏末驚訝的捂住嘴。

「你腦袋秀逗了?」張琪鄙視道,「張小曼已經是死人了,不可能再死一回。」

難得張琪有說話靠譜的時候。

我點了點頭。

「沒錯,我只是將她體內的怨氣收了一部分,寄存在這桃木釘之中。」

「她也能少受點罪。」

「我們還要再回去嗎?」夏末比較關心這個問題。

「回,但不是現在。」

我隱隱能感覺到,在大廳里還有一隻女鬼。

就是剛才出現在眾人身後的那隻。

他們三個沒看見,但我看的很清楚。

和在後花園見到的小慧氣息不同,也許,那隻女鬼才是真正的小慧。

我一直覺得想要帶走張琪的小慧存在眾多疑點。

若是真因為張琪親了她一口,就要帶他走,為什麼最後又自己逃跑了呢?

她是在等待三十六小時過後,我和張琪一起變邪屍嗎?

不對!

如果真是這樣,她自己知道就好,為何還要告訴我們呢?

她是故意的!

聽到這番分析后,張琪率先疑惑道,「你的意思是,她的目的不是我?想和我簽訂合同只是個幌子?」

「也許吧。」

張琪笑得相當開心。

隨後,我決定利用招魂幡將整個大廳封起來,如果女鬼還在,肯定會被困在裡面。

「你小心點!」

我知道刀疤不是在說我小心,而是在說讓我小心點使用招魂幡。

「你放心吧,這東西用不壞,你要是不放心,你拿著。」

讓刀疤站在中間,以他為中心畫圓,給夏末六張符咒,讓她分別貼在屋子的出口處。

包括窗戶,大門。

張琪一臉不爽。

「給我的舍利是顆黑色的小石頭就算了,怎麼連貼符咒也沒我的份?」

我直接道:「這是驅魔咒,你靈魂沒問題,但現在附著的軀體已死,是骷髏狀態,觸碰平常符咒就算了,但若是驅魔咒……」

我壞笑著走上前,遞給他一張。

「你要是不介意,可以試一試。有什麼副作用,可別來找我。」

「不用了!」張琪迅速退後幾步,「我還是繼續當鹹魚吧!」

在房間的周圍貼上符咒之後,我來到陣中心,從刀疤的手中拿過招魂幡。

「你一定要切記,不能將血滴在上面。」刀疤再三叮囑,我聽的有點煩了。

他離開之後,我口中默念咒語。

不出多時,突然狂風大作,門和窗戶都在劇烈的搖晃。

由於先前讓夏末貼了驅魔咒,並且鎖上所有的窗戶和門。

即便風很大,它們也沒有打開。

「起!」

我大叫一聲,只見這股風像是龍捲一樣,從地面騰空而起。

在龍捲之中能夠看到一個白衣服的身影。

是先前的女鬼!

我鎖定了她的位置,扔掉招魂幡,猛地抓了過去!

女鬼沒有實體,單純靠抓肯定不行,但若是藉助牛眼淚作為媒介,可以暫時將其化形,並且用紅繩捆綁住。

她逃跑的速度很快,卻沒有我快!

在千鈞一髮之際,我猛地捉住了她。

女鬼倒在地上,被我硬是翻了個身。

儘管面部有破損,這張臉確實和小慧一模一樣!

「你往哪跑?小慧!」

聽到自己的名字,她猛地一愣。

「不對,我應該叫你食人魔,長的這麼漂亮的一張臉,居然是個吃人的怪物。」

小慧一聽,非但沒凶相畢露,反而嚇得不知所措。

一張符咒貼在她腦門上,我從她的身上下來。

。 醫生說了,孕初期是比較不穩定的一個時間段,所以孕婦要格外小心。

現在,葉崢嶸只恨自己不能租一個大型保險箱回家,好把她整個人都給裝進去。

沈茜卻笑了笑,不以為意:「我哪有那麼嬌貴?」

她又不是當太太的命,早已經習慣了每件事都親力親為。

葉崢嶸卻笑了笑,說:「葉太太自然是身嬌肉貴的,怎麼可能不嬌貴呢?」

沈茜沒有說話,因為她覺得他今晚上有些不對勁。

她和這個男人在一起生活了太久,見過他最殘忍暴力的一面,也見過他溫柔繾綣的一面,沈茜自以為自己對這個男人還是了解的。

以至於他的每一個細微表情,都很難逃過她的眼睛。

不過,沈茜倒也不是很擔心,因為她懷孕了。

為了他肚子裏的孩子,葉崢嶸無論如何也不會像以前一樣,不由分說便將她扔進地下室里,一關就是幾個月,害得她幾乎喪失了與人溝通的能力。

所以說,肚子裏的這顆小黃豆,不但是她的親骨肉,同時也是她的護身符。

無論她做了什麼觸犯他底線的事兒,他都會為了這個孩子,而選擇原諒。

就算是不原諒,至少目前也不會對她動粗。秋後算賬的話,那也是幾個月之後的事兒了。

所以,沈茜很安心。

葉崢嶸幫她吹乾了頭髮,然後抱着她到床上去,從床頭櫃的抽屜里拿出了一瓶妊娠油來,掀開她的睡裙,像以往那樣幫她抹在肚子上。

聽說,這個要從懷孕之初開始擦,才不容易留在難看的紋。

懷孕生寶寶這種事兒,她很辛苦,對身體損傷也很大,所以葉崢嶸盡最大可能的彌補她。

一邊給她抹油,他一邊和她聊天:「你說,我們會生個男孩還是女孩?」

沈茜一邊弄著頭髮,一邊問:「你喜歡男孩還是女孩?」

葉崢嶸想了想,說:「男孩,然後再有一個女孩。這樣的話,哥哥可以保護妹妹,你覺得呢?」

沈茜笑,伸手往他的額頭上輕輕戳了一下:「你想得真美啊,一胎都還沒生出來,就惦記着二胎了,生那麼多孩子幹嘛?」

葉崢嶸的指腹,很輕柔的在她小腹上遊走,聲音也很輕的說:「孩子多個親人不好嗎?」

「不知道」,沈茜聳了聳肩,說:「我反正沒有兄弟姐妹什麼都,所以沒體會過。」

葉崢嶸抬頭,笑着伸手勾了一下她的下巴:「等你老了,女兒照樣兒可以帶着你去做頭髮做美容,兒子可以開車載着你到處去旅遊,你說兒女雙全好不好?」

沈茜笑:「你和你妹什麼時候帶着你父母去旅遊,去做美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