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源暗暗點頭,好險,差一點就涼了。

0

洪虛是一個格外敏感的人,他知道傅源就在這附近,只可惜他死活都看不見傅源,這讓他再度惱怒,怒喝道:「賊子,趕緊滾出來,饒你不死!」

「你能和我周旋這麼長時間,也是你的本事,只要你歸順於我,我非但不做計較,更會全力培養你,如何!?」

說話的時候,洪虛的視野一直都覆蓋四面八方,企圖看出一點點的端倪。

此話也是真心話,續上斷路的聖靈之體其培養價值不言而喻。

大樹後面,傅源緊緊靠在樹榦上,紋絲不動,假裝自己什麼都沒有聽見。

兩人距離實在是太近,雖然沒有暴露蹤跡,可傅源心裏已經慌如老狗。

洪虛仔細搜查了大半天,啥都沒有發現,恨的牙根痒痒,卻又沒有辦法。

約莫一炷香過後,洪虛離開了原地,在周圍緩緩御風而行,親自展開地毯式的搜索。

傅源看見洪虛走遠了之後,也是一口氣都沒敢松,仍舊緊緊的將自己身軀貼在樹榦上。

不知不覺間,夜色來臨。

渡過今夜之後,傅源就等同於和洪虛僵持了七日。

忽然間,金蓮姐姐說道:「我們可以走了,這一次你留下一道劍魂分身在這裏,等你到達西面之後,再遠距離催動劍魂分身,吸引洪虛注意力。」

話音落下后,傅源額頭的金色蓮花徐徐轉動,流淌出深邃浩瀚的道與法。

傅源趕緊照做,分出一道劍魂分身後,小心翼翼的御風而行離開此地。

不知不覺間,又到了後半夜。

傅源根據洪宇生命精華的指引,來到了一處四方盆地外圍。

夜色中,一片朦朧,強如傅源開啟瞳力,都沒能看清楚前方到底有什麼。

這裏,便是洪宙界的核心世界入口處。

傅源原地盤膝而坐,調整氣息。

接下來,他就要對這裏發動一連串的猛攻。

而且速度一定要快才行。

醞釀了整整半柱香之後,傅源動了。

同時催動距離洪虛不遠處的那道劍魂分身,主動向洪虛發起進攻,而本體在這裏,直接祭出滅世之劍,催動龍靈真身,寂滅之域覆蓋方圓二百丈,焚寂一切。

轟隆隆!

四方盆地處,蒸騰出滔天的火浪,照亮天宇。

海聯的符文法則閃爍,透出強烈的雷鳴金戈之音。

一股極其浩瀚的能量因子激蕩開來,覆蓋數萬里,導致所經之處,發生大地震,引發天哭異象,夜穹之上,更是掉落下無數顆巨大的星體,向大地砸擊而下。

轟隆隆……

每一顆星體墜落,都會在大地之上砸出一道深淵,繼而引發爆炸,方圓數萬里,在頃刻之間化作了一片修羅場。

傅源同樣不輕鬆,外人冒然靠近核心世界,施展殺伐手段,必然會遭受反噬,傅源是接連祭出聖靈護體與不朽之牆以及金蓮姐姐的暗中庇護,才勉強抵消了一輪反噬。

同時,憑藉十荒劍的威能,一劍將這個四方盆地破開了一道口子。

若是尋常聖兵,根本無法將這裏破開一道口子,而這道口子,也將會出現在洪虛心裏。

源源不斷的天地元力,從這道口子裏傾瀉而出,彷彿將大海引流至陸地般。

做完這些事後,金蓮姐姐判斷出洪虛必會來這裏救場,顧不得針對傅源,故而直接橫渡虛空離開了此地。

遠方,洪虛是輕而易舉的破掉了傅源的劍魂分身,剛準備繼續探索,結果核心世界那裏出現了變故。

這一瞬間,洪虛脊背發涼,瞬息橫渡虛空而去。

來到現場來看,核心世界守護法陣被破開一隅之地,泄出海量精華元力,洪虛臉都綠了,此刻卻顧不得發脾氣,連忙雙手結印,快速修復法陣。

這裏是整個洪宙界的核心框架,裏面的外面精華元力一旦泄露過多,將會影響整個洪宙界,輕則是大道法則萎靡,進入末法時代,重則,整個洪宙界就沒了。

看見法陣缺口那裏的劍痕,洪虛心裏泛起滔天巨浪,這座法陣的堅固程度他自己是知道的,靈聖強者親自出手,法陣亦是紋絲不動。

可如今,傅源竟然破開了一角之地,得虧傅源修為尚淺。

洪虛很不平靜,他很快就聯想到傅源手中的劍不是聖兵,而是真正意義上的逆天神器,否則絕對做不到此事。

一個聖靈之體,進入滄瀾界的界王城,最後在修羅戰場續上斷路,事後更是要被姚昌立為太子……

太子!?

洪虛猛的一下反應過來。

自語道:「好狡猾的小賊子,竟然打算成為滄瀾界太子之後,再將界骨據為己有,算計的好深啊!」

「竟然還能推測出我近些日子與界骨難以共鳴,所以就來我這裏下手。」

「之前故意和我捉迷藏,就是為了好讓我分心。」

「步步為營,若非我發現及時,此刻恐怕已來不及了!」

洪虛額頭滲出細密的汗珠,界骨關係重大,他最近無法與界骨產生共鳴,界骨等同於進入了空窗期,外人若知曉控制界骨的術法,是真有一定的可能將界骨吞噬。

外加傅源又是聖靈之體,無形之中又加重了傅源成功地可能性。

更讓洪虛心裏發毛的事情在於,界骨不僅僅只對界王有用,對於某一類人來說,界骨只是一種大補之物,傅源背後的人竟然打算對界骨下手,那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

根據洪虛的推算,那人絕對不是九界中人。

穩固陣法之後,洪虛立即隔空下旨,命精銳大軍趕來鎮守此間。

他自己也留在了這裏,此事非同小可,絕不能大意。

洪宙界東面,傅源又回到了之前居住的山洞裏,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長呼了一口氣說道:「這一下,估摸著洪虛沒時間照顧我了!」

「再不濟,也能拖延他三日時間。」

「不管了,辛苦這麼久,先舒舒服服的睡一覺再說。」

。 這句話才讓皇帝鬆了一口氣。

「小七,到皇祖母身邊看,讓皇祖母看看。」太后沖著宗政無憂招了招手。

宗政無憂快步走到了太後身邊:「給皇祖母請安。」

「好孩子,好孩子,一轉眼,你都和皇祖母一樣高了,聽說你最近在幫著辦科考的事情,小小年紀這麼勤奮,皇祖母很滿意,皇祖母還給你帶禮物了。」太后笑著說道,面對宗政無憂的時候,她就像是一個慈愛的長輩不見半點凌冽。

「多謝皇祖母。」宗政無憂懂事的說道。

緊接著太后的目光落在了宗政景曜的身上說道:「曜兒。」

宗政景曜放下筷子,緩緩站了起來,顧知鳶的心中咯噔一聲,別因為自己的事情,太后揪著宗政景曜不放手。

太后看了一眼宗政景曜說道:「你是長子,聽說你不但平叛了叢陽使臣作亂,和談判,要了四座城池,不虧是長子,有當年先祖皇帝的風範。」

聽到這句話,聽上去像是在誇宗政景曜,但,顧知鳶不禁想到之前,皇上就是這樣誇了宗政無憂,引得眾人圍攻宗政無憂。

果然,不過瞬間,無數道目光落在了宗政景曜的身上,每一道目光都是暗藏深意,各懷鬼胎。

宗政景曜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平靜不驚地說道:「父皇下達的命令,兒臣都會一一完成好,不敢打折扣。」

一句話,將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皇上的身上去,都是老父親教的好,所以兒子才有出息。

顧知鳶轉頭看著宗政景曜,這個人耍起滑頭來,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宗政景曜知道顧知鳶在看自己,他坐了下去,沖著顧知鳶輕輕一笑。

顧知鳶心中一動,宗政景曜似乎有什麼地方不同了,但一瞬間,顧知鳶卻沒有捕捉到。

之後,太后將到場的人,一個個的拎出來全部都誇獎了一個遍,這個也好,聽話懂事,那個也好,讓人省心。

送禮物的送禮物,誇獎的誇獎,連嫻貴妃這個之前犯了大錯的人都被誇獎生了個好兒子,但,唯獨沒有提到顧知鳶。

顧知鳶心想,提不到還好,不找茬就謝天謝地了,她現在只想當一個透明的人,不想惹得一身騷。

所以顧知鳶低頭吃飯。

宗政文昊早就在皇后那裡聽到了關於顧知鳶和太後有過節的事情了,他緩緩站了起來說道:「皇祖母,還有一個人,您忘記了。」

「誰呀。」太后笑的格外的慈愛,和那天顧知鳶見到的凌厲的模樣全然不同。

聽到宗政文昊的話,顧知鳶心中咯噔一聲。

「就是皇兄娶的皇嫂啊,這位皇嫂可厲害了,連常陽那胡攪蠻纏的性格,都被她治理的服服帖帖的,之前叢陽使臣來的時候,皇嫂也將叢陽使者懟的啞口無言,可謂是厲害啊。」宗政文昊笑了起來:「您可要好好誇獎一下皇嫂,她可是女中豪傑,巾幗不讓鬚眉啊。」

「哦?」太后一聽,臉上慈愛的笑容並沒有收起來,雙眸卻冷清了不少:「哼,讓一個女人大出風采,怎麼,我們國家是沒有人了么?需要一個女人出風頭。」

顧知鳶冷笑了一聲,還真的是沒人想得到辦法,不然也輪不到自己上場。 螺旋下降的階梯引導著魔術王朝地底迷宮更深處進發。

感覺來到距離頭頂水晶宮殿地下十多米地方時,終於走到階梯盡頭。

被魔法陣影響的無聲、壓制魔力感知的效果依舊還在。

甚至魔術王嘗試着打開魔力感知才發現,範圍已經被壓制在三步之內。

幾乎等於沒用。

不過好在熱感應、回聲定位等變形者能力還能正常在此地運作,不然陷入沒任何防備環境的魔術王想想就會感到不安。

那就看看這亘古禁忌迷宮下一層到底是什麼吧!

身披黑袍的大魔法師轉世抬起頭,卻看見眼前竟是擺放着由無數鏡面水晶組成的迷宮。

又是迷宮!

而且當魔術王靠近那些鏡面迷宮牆壁時發現,經過特殊處理的鏡面竟是能將他的身影、毫無差別地投影到周圍十多面其他鏡面上。

給大魔法師轉世的直接觀感,便是每踏出一步、做出任何動作,都會有十多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影像,模仿他的所有行為。

難道是想靠着這種障眼法,來拖緩迷宮的攻略進度?

身為魔術王並不會對這種情況感到有太大壓力。

事實上通過上面兩層迷宮得出來的規律,外來者已經能大致推斷出這片地下空間內迷宮的構造。

只要經過簡單推理,就能舉一反三、按照前世排兵佈陣的經驗打破迷宮困局。

典型的我算計我自己。

可這層迷宮真是單純利用鏡面投影、混淆視聽這麼簡單嗎?

雖然剛才那片地下水領域也是毫無障礙地直接通過,但畢竟外面還有那麼多危險性極高的魚類在周圍徘徊。

相較於眼前只剩下「自己」的迷宮,難以理解為何這層防備會如此薄弱。

再說了,若是用蠻力直接將這些鏡面摧毀,不就能順利通關了么。

想到這兒,魔術王抱着試一試的心態,靠近入口第一面鏡子。

召喚出星鑽槍杖,嘗試碰碰那光滑的水晶鏡面。

就一下,只碰一下應該不會有事吧。

這兒畢竟是前世留下的遺跡,全部破壞了不太好,拿第一個鏡面試試就行。

隨着星鑽槍杖靠近,那鏡面似是感受到威脅降臨,出現急促的抖動。

大魔法師轉世釋放出魔力感知進行偵查,發現面前鏡子裏的魔力竟是在急劇上升!

裏面刻印有魔力迴路!

或許是感受到威脅便會自動觸發的攻擊性魔法!

魔術王迅速將手中的星鑽槍杖收回,前前後後不過兩個呼吸時間,鏡面又像剛開始那樣陷入平靜狀態。

不知道若是觸發了這鏡面內部魔法,會出現怎樣的後果。

想到這兒的黑袍人差點又有了去攻擊的衝動。

從很久以前開始,大魔法師轉世就很想正面見識見識前世的手段。

雖說外邊那些鎮魔器確實是大魔法師打造,可都是經過精細打磨、算得上是大魔法師留下的頂尖戰力。

現在魔術王只想去應對常規戰力。

大爆炸?精神操控?火焰?冰凍······

大魔法師轉世腦海內蹦出許多想法,最終還是硬生生壓制下來,邁步進入這片鏡像迷宮。

等出了迷宮就要好好休息一陣了。

走在其中,由於無法使用魔力感知進行路線推測,在忘記刻意動用回聲定位辨析前,甚至有幾次差點一頭栽在堅固的水晶鏡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