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2 年 6 月 26 日
  • 2022 年 6 月 25 日
  • 2022 年 6 月 23 日
  • 2022 年 6 月 21 日
  •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分類

    2022 年 4 月 9 日 Comments (0)

    他的確找不出t151的具體位置,但是他可以分析出從哪裡襲擊虎妹效果最佳! 韓聖龍與林琅見到徐真出現的那一刻,別提有多麼興奮。他們太想殺了徐真,即便是徐天一再囑咐,徐真沒有踏足戰魂不許碰他。可對於二人而言,沒有比殺了徐真更讓人痛快的事情。

    「是你們兩個?趙飛凌呢?」

    進來地宮輾轉了幾個地方,徐真沒有發現趙飛凌的身影,也是覺得有些失望。畢竟如今徐天分身乏術,只要他能夠見到趙飛凌,就能夠解救他,讓他與趙飛絮在獸魂山中重聚,也算他兌現了與趙飛絮的承諾。

    顧長空方顯以及之前趕到的胡千軍趙百里看著徐真出現,面色複雜。胡、趙二人已經將徐真的話告知了顧長空,此刻的他還在猶豫,究竟是選擇相信徐真的話,還是留下來,從戰王口中搶奪封印下的東西。

    「你們四個還不走?難道真以為這下面有什麼寶貝?」

    「徐真,你殺了顧雍他們,你以為可以當做什麼事也沒發生?」

    方顯皺眉,不是太相信徐真的話。

    徐真懶得理會他們。

    「重曜老大,交給你了,先給他們一個下馬威就行,若是不識相,你看著辦。」

    重曜懷抱雙臂,對於徐真的話,他不聽也沒辦法。誰讓徐妙哉聽徐真的呢?

    轟!

    這一刻,重曜的妖王妖氣在道韻的加持之下,瞬間擴散而開。洞穴中的所有人,身體猛然一滯,瞳孔微縮地望著重曜,咽了咽喉嚨。

    「戰王!」

    他們直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徐真的身邊有著一名九級戰靈也就罷了,怎麼現在又出現一個戰王強者?

    徐真拉著徐妙哉徑直穿過幾人身邊,來到祭壇所在。在祭壇的中心,一團濃郁的生靈血氣正在三十六根圖騰柱的配合之下,侵蝕著鎮壓魔皇的法陣。

    「這團生靈血氣如此濃郁,到底是蘊含著多少條人命?」

    徐真不想去想,當即讓徐妙哉砸破圖騰法陣,再讓踏天收取生靈血氣。

    「這些應該足夠了。」

    「除了這生靈血氣,還需要什麼?」

    「需要一具新鮮的少女肉身,這個你自己想辦法。如果遇到合適的,必須第一時間將裴蘿婉的靈魂融入其中。不然,很難做到靈魂與肉身完美契合。」

    「新鮮的少女肉身?是剛剛死掉的意思嗎?」

    「對!而且還是要死得完整的那種,缺胳膊少腿的,你懂得。」

    「我明白!對了踏天,婉兒的靈魂,現在怎麼樣?」

    「一直沉睡之中,暫時你放心。主魂與分魂不同,她不會消失的。」

    踏天的話也是讓徐真略微鬆了一口氣,接下來就是準備給裴蘿婉尋找合適肉身了。

    「徐真,山主,情況有些不妙,趕緊準備走人。」

    重曜的聲音突然從洞穴中傳來,隨後,兩股王者氣息頓時如同颶風一樣,充斥洞穴以及祭壇所在之地的每一個角落。

    「哈哈哈!重曜,我們又見面了。你在這裡,那就說明,拿著獸魂山的那個女娃娃也在這。她在哪裡?今日我一定要毀了那座獸魂山。」

    劫羅嵐的聲音沉悶如打鼓,竟然是指名尋找徐妙哉。

    「就憑你?你不過區區一道分魂,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哈哈哈!現在的我的確只是一道分魂,但是要不了多久,你們就會知道,我劫羅嵐的可怕。」

    徐真二人瞬間出現在眾人的眼前,顧長空此刻有些後悔,應該聽從徐真的話離開這是非之地。可惜就是這轉瞬時間,劫羅嵐來了,以強大的戰王手段封鎖了離開的洞口。

    只能等死?

    徐妙哉冷哼一聲。

    「劫羅嵐,你以為我會怕你這戰王修為嗎?」

    「呵呵!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一座施展不了真正威能的獸魂山,你覺得本皇會害怕?」

    徐妙哉並未祭出獸魂山,而是手指一點,掌心中出現一張九彩符籙。這符籙一出現,重曜是本能地打了個寒顫。

    「九元太清符籙。」

    劫羅嵐臉色也是微變,這張符籙散發的氣息太過強大。

    「哼!休得在此裝神弄鬼,你以為本皇會相信你能夠催動此符?」

    劫羅嵐的話剛說完,洞口外突然出現數十道身影。劫羅嵐手掌一揮,那洞口的封印瞬間打開。趙飛凌、姚世帝、陳如師、白玉兒、黑靈兒等等諸多修為強橫之人進入洞穴之中。

    陳如師雙手插在胸前袖中,看向徐真,雙手微動在胸前比了比:「多謝徐先生兩次拯救我兒星海。」

    「你是大陳國君,我想不通你為何要跟隨徐天?這次靈蛇島封島大陣已經張開,你們何不離開此地,以陳星海的天賦,他的未來不可限量。羅浮門有意招攬他,不比跟著徐天好?」

    陳如師聽著徐真的中肯建議,點了點頭:「老夫只能說人各有志。我與星海道不同,我已經送他離開這裡,這也是我唯一能為他做的。」

    「劫羅嵐,其他的封印都已打開,就剩此地一處。天王指令已經下達,命你速速喚醒主魂。」

    姚世帝來到劫羅嵐的身邊,冷眼望著徐真。

    「徐真,你以為你能殺得了張寶嬌?要不了多久,她會親自結果你的性命。」

    果然張寶嬌是藉助了三轉陰陽功的力量重生了。

    「呵呵!我等著她來找我。只可惜,你們的天王現在不讓你們動我。」

    「你不要得意,天王已經說了,等到魔皇蘇醒,即便你不想晉入戰魂,他也會幫你的。到時候,你就要為自己做過的事情,付出代價。」

    徐真聞言,這個消息的確不是什麼好消息。

    徐天能夠將趙飛凌他們直接強化到戰魂境界,如果真的來抓自己,自己估計真的在劫難逃。

    「廢話少說。重曜,攔住劫羅嵐,這些人想殺我,今天我就要看看,到底是誰先死。」

    被人威脅,徐真實在喜歡不起來這種感覺。

    「妙哉,把兄弟軍團放出來。」

    半人馬族的地盤,足夠容納數千人,即便在這裡來一場大混戰,也絲毫不影響眾人發揮實力。

    靈光閃動,徐真的身後陸續出現九十九道戰魂強者。

    以端木軒、端木轅、沈來、李青游、洪無極為首,九十九名戰團成員各個氣息強盛,威風凜凜。

    突然從山中被召喚而出,眾人也是明白,定然是團長需要自己。一見徐真,也不管對面是什麼人,先是齊刷刷大喊一聲:「見過團長。」

    隨後,戰團技施展開來,驚人的氣勢頓時籠罩整個洞穴之中,像是猛山虎,像是惡蛟龍。

    徐天團隊的眾人都是見識過兄弟軍團的實力,更沒有想到徐真會一直將兄弟軍團帶在徐妙哉的神通靈寶之中。

    陳如師見狀,拱手說道:「徐先生,這裡並非對戰之地。魔皇蘇醒已成必然趨勢,即便你真的擁有擊殺我等之力,勢必也是兩敗俱傷之勢。」

    陳如師說著目光落在徐妙哉的身上,接著說道:「徐姑娘與戰國無雙的關係,先生也是知曉。你之前大比之上公然令他難堪,老夫所想,戰國無雙絕不會輕易放過你。有此實力與我們動手,先生還不如養精蓄銳,想想如何應對戰國無雙。畢竟,對他而言,你是不是戰魂無所謂,他想殺你,你躲不掉。」

    徐真也是側首看了徐妙哉一眼,他已經答應徐妙哉要與戰國無雙交涉。陳如師所言,的確如此。他的心裡一直在盤算著,如何應對戰國無雙。

    見徐真沒有說話,陳如師淡淡笑道:「先生,你可以暫時將我們當做盟友。畢竟現在,在靈蛇城上空,與戰國無雙交手的乃是天王。說到底,你與天王,現在還是同一陣線的。」

    唉!

    徐真心中暗嘆。

    不管是徐天還是戰國無雙,誰笑到最後,倒霉的都是自己。

    因為徐妙哉,戰國無雙肯定不會放過自己。

    因為系統,徐天也肯定不會放過自己。

    媽蛋。

    終究是自己扛下了所有。

    就應該現在傳送到楚鈺身邊,一走了之,韜光養晦,等實力強大,再找徐天了結一切。

    想法是很豐滿,但是現實很骨感。

    此時此刻,此情此景,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但是,徐真可以肯定,魔皇的蘇醒將是靈蛇島走勢決定的重要因素。

    見徐真有些猶豫,重曜也是沒有辦法。他一個人,能做的事情是有限的。拖住劫羅嵐可以,但擊殺,現在還有些困難。只要等他徐天出現,一切還是無法改變。

    「徐真,你無能為力。」

    重曜言簡意賅。

    「奉青羊宮首席戰國無雙之命,所有意圖破壞法陣之人,速速束手就擒,不然莫怪我等手下無情。」

    咻咻咻咻!

    突然,四道身影瞬間而至。

    眾人同時望向來人,那種氣勢,那種姿態,那種強悍,讓秦四海四人衝到喉嚨中的話語瞬間咽入腹中。

    無論是徐真等人還是姚世帝等人,他們的力量本就已經不弱於一般戰靈。更別說雙方都有一名戰王強者,雖然未動,但是那種令人窒息的氣勢已經壓得四人後悔出現在這裡。

    戰國無雙這是讓我們來幹什麼了?

    秦四海四人大眼瞪小眼,恨不得立即掉頭離開這個恐怖的地方。

    「你們是什麼東西?敢威脅本皇?」

    劫羅嵐冷哼一聲,戰王氣息籠罩向四人,嚇得四人連忙釋放出防禦光罩擋在身前。只不過,戰靈在戰王面前,實在是沒有任何還手之力,被劫羅嵐的魔氣籠罩,四人動也不敢動。

    氣氛瞬間尷尬起來,無人說話。

    良久。

    陳如師再次開口:「先生可曾考慮好,是否願意讓出此路?」

    。 「實在是非常抱歉,伯爵。您願意做我的舞伴我很榮幸,可比起絢爛多彩的舞會來,我想鄉村的星空更適合我這樣的鄉下姑娘。」

    葉棠說罷轉向女王:「陛下,請允許我回鄉,與女兒團聚。」

    精明掩在眼底,女王深深地看了一眼尤利塞斯,跟著展開蕾-絲扇面,誇張地長嘆:「如果我不答應你,那我不就成了拆散你們母女的惡人?瑪麗,你的請求我准了。」

    葉棠拉起裙擺,低頭道謝:「感謝您,我慈悲的陛下。」

    ……

    沒有葉棠的舞會,尤利塞斯意興闌珊。歌舞昇平中女王因為疲勞先行離開,尤利塞斯則很快被傳喚到一處房間。

    女王的宮殿里有許多密道。也因此女王不用通過走廊就能來到尤利塞斯所在的房間。

    「陛下。」

    「免禮吧。」

    女王眼神示意,服-侍在女王身邊的僕從們立刻撤走。房間里頓時只剩下女王與尤利塞斯二人。

    走到尤利塞斯的面前,女王像擁抱孫子那樣抱住尤利塞斯。她親吻尤利塞斯的額頭,又摸了摸尤利塞斯的頭頂。

    女王在還是公主的時候有過一次荒唐的戀愛。那次戀愛帶給了女王一個不能公之於眾的孩子。

    那個孩子長大后發現了自己的身世,產生了可怕的非分之想。女王不得已埋葬了自己的親子,只留下他襁褓中的女兒。

    那個女兒成年後在女王的操作下嫁給了格蘭特伯爵。卻在生育與格蘭特伯爵的第二子時與腹中的孩子一起死在了產床之上。

    幾位公主遠嫁他國,王太子等不及接母親的班,試圖毒殺女王而被軟禁。現在還留在女王身邊的女王血脈,唯有尤利塞斯一人了。

    女王多麼希望尤利塞斯能夠幸福,為此她不惜動用自己所擁有的權利。

    可只有羅斯瑪麗,她不在她的掌控之中。她雖能將羅斯瑪麗打包送到尤利塞斯的懷裡,只為尤利塞斯能夠開心。但女王知道,尤利塞斯渴望的不是籠中的金絲雀,他愛慕的是能用自身的智慧帶給無數人希望的賢女。

    女王想讓其他的男性貴族搭上葉棠並非僅僅是為了將葉棠綁上自己的戰車,也是為了讓尤利塞斯能放棄與他並不相配的葉棠。

    可惜,她還是失敗了。

    「愛上一個身份不對等的人確實是一出慘劇。」

    「但是呢尤利,真正的悲劇是你愛上了一個不會愛你的人。」

    「你真的要親手將自己變成悲劇的主角嗎?」

    尤利塞斯苦笑不已。

    如果他是悲劇的主角,那在他第一次遇見瑪麗的時候,悲劇就開始了。他早就發現瑪麗的視線總會落在誰的身上,他只是裝作自己沒察覺到罷了。

    ……

    人在亞貝村的朗打了個噴嚏。

    他一邊揉著還不大習慣的人類鼻子,一邊想:明天就是收穫祭了,瑪麗真的能趕回來嗎?

    「朗,你一個人呆站在這裡做什麼?大家都在廣場的篝火前跳舞,你要不要也去唱一曲?」

    瑪蒂娜說著一拍朗的屁-股。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