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沒說話,安靜的等待着墨雅緻冷靜下來。

0

不知道過了多久,墨雅緻哭累了,終於安靜了下來。

這個時候,慕千塵才走到了她的身邊,替她擦眼淚:「雅緻,我們兩個在一起這件事,從頭到尾就是一個錯誤。是我對不起你,當初跟你在一起,就是為了查清楚害死我師傅的兇手是誰,我利用了你,利用了你的感情。」

墨雅緻趴在桌面上,想哭都沒有力氣了。

她聽着慕千塵決絕的話,心越來越涼。

慕千塵他本性並不壞。

只是,因為師傅救過他一命,把他撫養長大。

於他而言,師傅是比親生父母更重要的存在。

這種血海深仇,他實在是沒辦法棄之不顧。

墨雅緻突然抬頭,用沙啞的嗓音說道,「塵哥哥,我替我父親向你道歉,求求你不要再追究了好不好?」

慕千塵看着她,「我師傅對我而言,比親生父親更親。」

墨雅緻腦袋嗡嗡的,沒明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慕千塵繼續解釋道,「殺父之仇,不共戴天。」

殺父之仇,不共戴天。

意思就是,他絕對不會放棄報仇的念頭。

墨雅緻一下子就慌了。

她情急之下,竟然噗通一聲,直接跪在了慕千塵的面前:「塵哥哥,我求求你了!不要報仇了好不好?我不能沒有你,也不能沒有爹地。我給你跪下了,你要是還不解氣,我給你磕頭,給你磕頭好不好?」

說着,墨雅緻竟然真的就要去磕頭。

慕千塵臉色一變,一把攥住了她的胳膊,強行將她拽了起來,「你做什麼?」

墨雅緻沒辦法跪下去,哭的更加厲害了:「你們倆個都是我最重要的人,誰也不能受傷害。塵哥哥,求你了……別!」

慕千塵攥緊了拳頭。

眼神糾結。

可,到了最後,還是變成了決絕:「你走吧。」

墨雅緻哽咽著,突然用力一把推開他,「慕千塵,你是鐵石心腸嗎?是不是非要我死在你面前,你才肯罷休?」

慕千塵眼神別開,冷然的說道:「就算你真的死在我面前,該報的仇,我也絕對不會手軟。」

「你!」

墨雅緻被慕千塵的絕情徹底傷到了。

她絕望的後退了兩步,聲嘶力竭的吼道:「慕千塵,我恨你,我恨你一輩子!」

吼完這句話之後,她就飛快的沖了出去。

大門拉開的太突然,顧兮兮甚至都沒來得及躲開,直接跟墨雅緻撞了個滿懷。

墨雅緻情緒太激動了。

這個時候,甚至連找顧兮兮麻煩的心思都沒有了。

她只是瞪了顧兮兮一眼,就捂著臉飛快的跑走了。

雖然只有一眼,但是顧兮兮還是清楚的看到了墨雅緻那腫的像核桃似的眼睛。

從來都是驕橫跋扈的小公舉,什麼時候能夠心甘情願的被人欺負成這個樣子?

甚至還主動下跪求和。

看的出來,墨雅緻是真的愛慕千塵,而且愛慘了。

「兮兮,你怎麼來了?」

大門一開,慕千塵就看到了站在門口的顧兮兮。

他飛快的收拾了一下心情,表情平和的走了過來,「有事找我?」

顧兮兮有點不好意思,「抱歉,我應該先打個電話的。」

慕千塵一聽她說這話,就知道剛才他和墨雅緻的對話,她估計是聽了個九成了。

「沒事,反正這件事你從一開始就知道。」

他並沒有要隱瞞的打算。

若是想要隱瞞的話,當初就不會把師傅真正的死因告訴她了。

也不會要求這個仇交給他去報,不允許顧兮兮插手。

顧兮兮走了進去,兩個人分別坐在沙發的對面。

慕千塵給她到了一杯水。

顧兮兮接了過來,沒喝,「師兄?」

「嗯?」

「你覺得……今天這個場景,是師傅想要看到的嗎?」

這句話,讓慕千塵臉色變了變。

他突然想起了當年師傅離世的時候,拼盡全力攥着他手跟他說過的話:

「千塵,這件事絕對不能告訴兮兮。」

這句話,還有後半段。

「還有你……絕對不許替我報仇。因果輪迴,我知道這一天早晚都要到來!你不可一錯再錯。」

那個時候,為了讓師傅能夠走的安心,他被迫答應了。

可是後來,他發現師傅的死因之後,按捺不住了。

因為師傅中的是慢性毒。

這種毒並不高明,師傅不可能查不出來。

可是他卻還是忍着,甚至還按時服用那些參了毒的飯菜。

那種毒,是可以破壞人的內髒的。

死之前,要被折磨上一個月。

這一個月的時間裏面,器官逐漸衰老,衰竭。

四肢開始無法動彈,可是感官卻很清晰。

你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四肢腐爛,看着蛆蟲在身上爬。

在充滿恐懼和煎熬中,熬過一個月。

最後肺部衰竭,活生生的憋死。

到底是什麼深仇大恨,才能夠讓墨儒文下這樣的狠手,用如此殘忍的手段去殺害一個那樣德高望重的名醫?

光是這一點,他就不能忍。

師傅將奄奄一息的他從路邊撿回去,小心翼翼的栽培。

那麼好的人,不應該被害的這麼慘。

他咽不下這口氣!

慕千塵緩緩的從沉思中醒過神來,他看向顧兮兮:「兮兮,這件事我來負責,你不許插手。」

顧兮兮皺眉:「我會用我的方式替師傅討回公道。但是,我只是不希望你後悔。」

「後悔?」

「你對墨雅緻動過心嗎?」

這個問題,讓慕千塵臉上的表情有一絲的震動。

雖然那個小姑娘人性蠻橫是真的。

但是對他的感情也是真的。

她年紀還小,只要有人好好引導,她本性不壞,以後也不會變成心狠手辣的壞人。

只可惜……

她是墨儒文的女兒。

而墨儒文,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文學網 想到這裡,胡天心裡不禁有底了。

也就是說,只要自己不是惹到了仙皇境界以上的那些老妖怪,單靠著糟老頭的名號都能在崑崙仙境橫著走了?

胡天感覺到自己身體里那一股磅礴的力量,不禁有些激動。

這個時候,胡天走出了小屋子,然後朝著天空飛了出去。

只是一瞬間,胡天就飛了將近兩千里。

看到這裡,胡天心裡暗自咂舌,這就是偽仙四層巔峰的力量嗎?

而胡天距離偽仙五層,只差一絲!

這就好比一個葫蘆里,裝了整整一葫蘆水,只差最後一滴便可以溢出來。

於是胡天瘋狂的吸取天地之間的仙氣,讓其成為自己力量的源泉。

大概半個時辰后,胡天的氣質跟之前形成了非常明顯的區別。

偽仙第五層,胡天正式邁入了!

這也得益於糟老頭之前用仙液給他洗筋伐髓,不然胡天連達到仙境四層都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更別說仙境第五層了。

胡天在心裡不禁很感激自己這位師父,之前受的那點疼痛,倒也不值得一提了。

等胡天回到糟老頭住的山峰,小黑看到脫胎換骨一般的胡天,它不禁傻眼了。

它沒有想到,胡天只是隨意散發出的一道氣息,就讓它心驚膽戰。

難道說,自己這位大哥之前一直都是隱藏實力嗎?

當然,小黑不知道這其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想到這裡,小黑不禁對胡天更加恭敬了。

等胡天回到山峰之上,糟老頭正抱著圓圓坐在鞦韆上盪鞦韆。

看到胡天回來了,糟老頭笑著說道:「臭小子,你現在明白為師的良苦用心了?」

「明白了,謝謝師傅。」胡天由衷的感激道。

雖然自己這個師傅平時看起來弔兒郎當,極其無恥,但是從心裡,還是真心為自己好的。

糟老頭把圓圓輕輕的放到地上,他對胡天說道:「偽仙第五層感覺怎麼樣?」

「很不錯,我感覺自己身體里有使不完的力量。」胡天笑著說道。

糟老頭點了點頭,說道:「你雖然達到了現在這樣的境界,但是不要驕傲自滿。」

「放心吧,師傅,我會繼續努力的。」胡天說道。

「你達到了仙境五層,只能說你在整個崑崙仙境,堪堪有了自保的能力。」

「而在我眼裡,仙王以下的修鍊者都是廢物。」

「只有達到仙王境界,才算是真正的強者。」

聽到糟老頭這麼說,胡天不禁有些心情複雜。

糟老頭說的仙王境界,那是偽仙第七層。

也就是說,在他眼裡,偽仙七層以下的修鍊者都是一些廢物!

暈了,那現在的自己,在他眼裡是不是也如同廢物差不多啊?

看著胡天微微低著頭,糟老頭繼續說道:「臭小子,你也不要氣餒,萬丈高樓平地起,每一位強者也是從弱者成長起來的。」

「你的身體經過我給你改造后,以後的前途不可限量。」

「嗯。」胡天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