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需要確保此處是安全的,就可以了。

0

很快,陳東在四周試探一遍,發現並沒有什麼陷阱之類的,這才開始將女人們拉上來。

女人們被拉上來之前,一個個都還有些緊張。

畢竟,這個岔路,是憑藉着陳東手裏打過打火石的刀光,才能夠發現的。

連手電筒的光,都照不進去。

總覺得,好像是有什麼神秘的力量,在對抗現代科學一般,讓人感覺有些神奇,也不禁有些畏懼。

但是當陳東把她們都拉上來了之後,她們一個接一個地,都發出了驚喜的聲音。

她們大都是驚嘆於四周的景色。

畢竟,這種有白色的光線,從四周透射進來的畫面,實在是有些迷離夢幻,甚至還有幾分神聖的意味。

韓若翩看着四周,道:「有些像是某個教堂的感覺呢?」

陳東點了點頭,但又搖了搖頭。

誰把教堂設在這種地下?

與其說是什麼教堂的話,不如說是做什麼秘密實驗的入口。

畢竟,如果這裏是什麼教堂之類的宗教場所的話,至少牆壁啊之類的,不會這麼草率吧?

至少牆壁啊,頂部啊,得弄一些宗教相關的浮雕之類的吧?

「難道這個牆壁,還是個半透膜?」

這時,陳東的身邊,傳來了韓若婉疑惑的聲音,他回頭一看,只見韓若婉疑惑地撫著牆壁,喃喃道:

「半透膜就能夠允許水回來滲透,就像人類的細胞膜,是不允許大分子直接進行物質交換的。」

經韓若婉這麼一說,陳東倒覺得,眼前的一幕,和韓若婉說的確實有些相似。

「什麼是細胞膜啊?」一旁的黃玲玲撓著頭道。

其實,不僅是她,黑長直和雙胞胎姐妹她們,也都不太清楚。

她們一直以來,都在接受魔鬼般的訓練,反而對一些基本常識,並不太了解。

不過,她們並不好意思提出來,只有黃玲玲不在乎這些,想到就問了。

韓若婉像個大姐姐似的,溫柔地摸著黃玲玲的金色的頭髮,道:

「這個世界上動物植物,都是由很多小小的細胞組成的,而細胞膜就相當於細胞上的皮膚啦。」

「哦哦。」黃玲玲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卻說出了一個令周遭人都不禁沉默的一句話:

「那我們現在,是在哪個細胞裏面嗎?」

女人們咽了咽唾沫,想說什麼,卻不知道從何說起。

因為黃玲玲的說法,實在是有些恐怖。

但卻能夠很好的形容,她們現在的狀態。

就是被一團巨大的東西包裹着,不知去路,不知出路。

這種巨大之於渺小的感覺,讓人心中不禁升起幾分恐懼。

即便是陳東,也不禁被黃玲玲的這個提問,給問懵了。

他環顧四周,登上這個階梯后,自己這身處於一個接近橢圓形的世界中。

雖然這裏充滿了光明,但是前方的路卻像是被什麼堵住了,亦或者陳東等人已經快要走到盡頭了。

而往自己來路往去的話,是什麼樣子的呢?

只見來路,亦是一片混沌,完全被黑暗吞噬。

即便是高強度的集束手電筒,也無法將其照亮。

來去無路,陳東等人就像是被包裹在一個巨大的細胞中般……

。 「天色已經亮了,溫度升高了,估計那些棘蜂也全部躲藏起來了。」

楊真說道。

安悅嗯了一聲。

對比於昨天晚上的熱鬧,今日的荊棘森林,實在是安靜。

安靜得讓人害怕。

「在《烈陽界域·妖獸圖鑑》之中有記載,烈陽界域之中所有的妖獸,都是日落而出、日升而去。」楊真解釋道,「所以我估計,咱們暫時應該是安全的。」

「暫時?」關小羽對於這個詞語非常的敏感,「怎麼說暫時?」

「那個……」楊真尷尬道,「因為我也是第一次來烈陽界域,也是第一次在荊棘森林之中過夜,我也不知道咱們白天呆在這裏會不會遇到什麼危險,所以,就只能說暫時了。」

關小羽翻了個白眼:「希望咱們能平安無事吧!」

楊真趕緊轉移話題:「趕緊的,找個太陽常年照射不到的地方,挖洞!咱們必須往地下一直挖!」

聞言,關小羽三人連連點頭。

現在想活下去,唯一的辦法就是先挖洞。

「呼呼呼!」

幾聲。

四個人,快速往前飛去。

「關兄,你和雨晴一路,去那邊!」

「我和安悅一路,去另一邊!」

「咱們分開去尋找可以挖洞的地方!」

「不過前往別走太遠了,咱們拿齣子母傳音符,隨時保持聯繫!」

楊真一邊飛,一邊吩咐。

四個人往同一個方向飛行,花費的時間更長。

如果分開來尋找,那幾率肯定會大一點。

「好!」

關小羽點了點頭,隨後扭頭對吳雨晴說道:「雨晴,咱們走!」

說罷,關小羽率先往旁邊飛去。

吳雨晴看了楊真一眼,在楊真點頭之後,緊跟關小羽後面飛去。

而楊真和安悅,則往另一個方向飛去。

楊真從空間腰帶中取出一顆白色的圓形珠子,往其中注入真氣,試探道:「關兄、雨晴,聽得到嗎?」

隔了幾個呼吸時間,傳音符中傳來關小羽和吳雨晴的聲音:

「嗯!」

「能聽到!」

楊真放心多了,說道:「咱們相隔不要太遠了,萬一遇到什麼危險,也能夠及時救援。」

「行!知道了!」關小羽回話道。

楊真正欲點頭,這時候,安悅忽然湊過來,對着楊真手中的子母傳音符說道:「關小羽,你們要尋找的地方,必須那種常年照不到太陽的地方,只有那樣的地方,才更容易挖得洞!」

雖然安悅長得漂亮,身材也好,但一直以來,關小羽都不大喜歡安悅的性格。

自從昨天晚上和安悅碰面之後,關小羽和她就不大對付,兩人似乎相互看對方不順眼,動不動就拌幾句嘴。

但這一次,關小羽難得的沒有反駁,而是回話道:「行!我知道了!」

楊真也悄悄記住了安悅的話。

因為她的話確實很有道理。

剛才在森林外面的荒野之中,楊真可是見識到了地面的硬度。

就連安悅這樣的金丹境六重高手,再配合著她手中的極品靈器,都無法在地面上留下絲毫痕迹。

所以想要挖洞,就必須找尋那種常年照射不到太陽的地方,這樣土壤或許鬆軟一點。

在荒野之中,或許很難尋找到常年照射不到太陽的地方,但是在這荊棘森林中,應該不難。

楊真一邊和關小羽、吳雨晴保持聯繫,一邊和安悅慢慢尋找。

荊棘森林。

黑色的荊棘相互扭曲,相互交錯,大的軀幹、小的枝幹,到處都是。

溫度越來越高,越來越高。

這會兒起碼超過了七八十度。

整個森林,就好像是一個巨大的蒸籠,熱得讓人想死。

甚至,就連空氣中的氧氣,都似乎完全蒸發了一樣。

如果不是擁有金丹境的修為,楊真可以肯定,他在這樣的環境之中,絕對活不過半盞茶的時間。

而伴隨着溫度越來越高,黑色荊棘的葉子開始萎靡下去,昨天晚上生機勃勃的靈果,也開始發生了變化。

「太陽快要照射過來了!」

安悅抬頭看了一眼天空。

整個天空呈金黃色,這是太陽即將照射過來的徵兆。

「那裏!」

楊真點點頭,急忙指向一處地方。

這裏是一根黑色荊棘的根部。

巨大的藤條,往天上延伸。

而且,旁邊其它一些荊棘的藤條也扭曲著,相互交錯。

就這樣,地面上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真空,就好像是大自然用它鬼斧神工的創作才能,建造出了一棟巨大的房子。

這裏風吹不到、雨淋不到、太陽照射不到。

這,正是安悅口中所說的那種常年照射不到太陽的地方。

「太好了!走!咱們去看看!」

安悅看見這處地方,也特別興奮,率先疾飛過去。

二人降落在地面上。

安悅快速兩步,跑進真空地帶。

可是。

安悅很快就愣住了,愣在原地一動不動。

身後的楊真發現了異狀,忙問道:「怎麼了?」

安悅還沒有回答,楊真就跟着進去了,而當他看見裏面的情形時,也是一愣。

只見在這片真空地帶之上,有一個巨大的洞口。

黑乎乎的洞口約有一個水井那般大小。

在井口的周圍,還散落着數十隻棘蜂的屍體。

毫無疑問,這裏是棘蜂的巢穴。

安悅的表情很難看。

楊真也不好看。

「怎麼辦?」

好不容易,安悅才回過神來。

楊真看着安悅,她的眼神有些潰散,表情有些絕望。

楊真咽了咽口水,說道:「在這荊棘森林中,有好幾種妖獸寄居,它們白天也要躲藏起來,所以我想,那些常年照射不到太陽的地方,肯定早已被妖獸們佔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