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2 年 6 月 26 日
  • 2022 年 6 月 25 日
  • 2022 年 6 月 23 日
  • 2022 年 6 月 21 日
  •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分類

    2022 年 4 月 2 日 Comments (0)

    之前他再度想到無盡草原,真真假假,相互糅合,青幻仙翁的幻境每次都不是常規所見的幻境。

    他想到這或許是一個重疊幻境,幻境之中包含幻境,一層又一層,只是這每一層的幻境都相同,都是這一片無盡的星空,所以令人以為破解幻境失敗。

    若是經過前幾次的破解,發現一直處於星空之中,定會精神崩潰,覺得自己沒有真的破開幻境,永遠出不去。

    但其實每一次都是真的破開了,只要多破解幾次,最終就能從那星空之中走出。

    這是一次對自己是否自信、對信念是否堅定、是否有足夠的耐心與毅力的考驗,對於幻力修為與破解幻境能力的考驗倒是其次。

    「青幻仙翁還真是不簡單啊,看來對於幻之一道的研究極深,只是連他這般都未能突破到幻靈仙嗎?」秦楓感慨著,心中唏噓不已。

    靈修想要突破到靈仙本就困難重重,危險萬分,而作為靈修中最難修鍊,也是同級別中最強的幻靈修,要想度過仙劫,達到靈仙更是艱難。

    前方出現一條通道,秦楓向前走去,沒有多久,便是來到了一處較為寬廣的大殿之內。

    「之前的為第一道考驗,現在是第二道考驗,擊敗你的對手。」之前的聲音再次響起。

    緊接著秦楓便是發現前方出現一道身影,卻是一個與自己一般無二之人,他站在那望著這邊,面無表情。

    秦楓眉頭微蹙,全神戒備。

    隨即,便是發現自己除了精神力之外,其他的力量都受到了壓制。

    而就在這時,對面傳來一股可怕的精神力,化為一陣風暴席捲而來。

    這股精神力頗為強大,為三重天巔峰幻靈尊之境,與自己相當。

    「戰勝自己?」秦楓心中呢喃,這種考驗往昔也是遇到過類似的,並不陌生,「也好,就借你助我突破到中級幻靈尊吧!」

    秦楓頓時給自己認定了目標,本來遇到這種情況,他完全可以藉助玄魂戒之利,快速解決對手,但現在卻是想要以此磨練自身,希冀著可以再進一步,突破桎梏,達到中級幻靈尊。

    「殺!」秦楓厲喝,精神力同樣快速席捲而出,凝聚成一頭麒麟,張牙舞爪著撲出。

    「轟!」

    兩股同樣強大的精神力同時相撞一處,迸發出可怕的能量氣流。

    對面那道精神力快速變化,化為一頭巨龍,與麒麟相鬥。

    沒多久,秦楓的精神力化為鳳凰之形,發出鳳鳴。

    對面的,又化為鯤鵬之狀,雙翼鋪展,遮天蓋地。

    二者就這般以精神力相鬥,不斷轉化變形,卻是斗得旗鼓相當。

    而就在戰鬥進入白熱化之時,秦楓眼前的景象陡然一變,竟是陷入幻境之中。

    「不再純粹的比拼精神力了嗎?看看誰對幻境的領悟更高吧!」秦楓低語,頓時也將精神力化為幻力,施展幻術。

    幻術的比拼並沒有什麼激烈的動靜,卻也頗為危險,四周的場景不斷地變幻著,同時,有著一道道身影出現,或是秦楓熟悉之人,或是強大的敵人,或是美女佳人。

    那一幕幕場景,一道道人影,看去都極為真實,足以令人身陷其中,難以自拔。

    秦楓藉助著對面另一個自己,不斷感悟著幻境,感悟著幻之一道。

    時間一點點過去,一天一夜轉眼流逝,二人的比拼還在繼續。

    如此長時間的高強度對拼,對於精神力的消耗極為嚴重,二人都快達到極限,卻都沒有停下。

    秦楓的臉色變得蒼白起來,但他依舊咬牙堅持著,沒有藉助玄魂戒,完全依靠自己對抗對手,試圖通過考驗。

    大殿內,場景依舊不斷變幻著,四周不斷出現各種身影,初時還都是人影,後面還出現了靈獸,卻都栩栩如生,令人難辨真假。

    精神力在大殿內涌盪,秦楓已是拼盡全力,精神力幾乎耗盡,完全憑藉意志支撐著。

    初時,還能斗得旗鼓相當,之後在幻境比拼中秦楓漸漸落入下風,畢竟對方擁有的可是一名巔峰幻靈尊對於幻之一道的感悟。

    但秦楓在這番比拼中也不斷學習,不斷感悟,對於幻之一道更為熟悉、了解。「雲霄前輩,真就什麼也不做,干看着嗎?」

    不知何時,走到雲霄身邊的古塔,撇了眼邊上這個失魂落魄的大前輩。

    說實話,他完全沒搞懂這位在想什麼。

    你要是想救就趕緊開弓啊,杵在這兒又有什麼意義?

    「我,做不到。」

    「那個位置,已經超出我的射程了。」

    《狩獵,然後吃》第一百一十三章果然,前輩和隊友也就圖一樂,關鍵時候還得看古塔大爺的!。 吞天鼠族沒落!

    這對冥帝的衝擊有點大,他使勁的揉着腦袋。

    說實話!

    像是這般強者,此刻竟然是在揉腦袋,這倒是有點讓人沒有想到。

    「這,這……吞天鼠族還能沒落,吞天決還能斷掉傳承,這不對頭啊!」

    「這怎麼可能啊!」

    「為什麼啊!」

    「這就算是在混賬,也不可能所有的主宰都如此混賬吧!」

    「吞天鼠族達到主宰級別,就會覺醒傳承記憶,獲得吞天決,而主宰獲得吞天決后,也是可以傳承給還沒有達到主宰級別的吞天鼠族,讓後輩早些修鍊。」

    「可為何就斷傳承了那!」

    冥帝百思不得其解。

    吞天至尊也是受到不小的衝擊,因為在今日之前他從未聽說過吞天決。

    他深吸口氣抱拳道:「前輩,在我之前……吞天鼠族的最強者,我的父親……在前面便是我的祖父,曾祖!」

    「最近數萬年,吞天鼠族至強者都在我們這一脈,而吞天鼠族的最後一位主宰,便是我這一脈的先祖。」

    「按理說他們不會藏私的啊,是不是……這吞天決他們也不會,所以才沒有傳承下來啊!」

    吞天至尊大膽的猜測道。

    聽到這些,冥帝就更加哭笑不得了。

    「算了,本座也不去想那麼多了,哎……你竟然不會吞天決,真是沒有想到聖墟大陸的吞天鼠族,竟然沒落到這種地步,主宰都沒有一個!」

    「要知道吞天鼠族在那個世界,都是可以稱雄稱霸的存在啊,絕對可以雄霸一方,成為頂級勢力都不願意招惹的存在!」

    「可你們在這小小的聖墟大陸,都混的如此之慘,真是讓本座沒有想到!」

    他緩緩搖頭嘆息說道。

    「前輩,吞天鼠族在聖墟大陸可不慘啊,他們現在也雄霸一方啊!」

    葉天傾說道。

    「狗屁,他們要是雄霸一方的話,那今天叫囂的那三位至尊級別的垃圾,還敢在外面吵嚷着讓吞天這小傢伙出去?」

    「如果吞天鼠族真的雄霸一方的話,那他們怎麼敢如此叫囂那?」

    「估計得是他們的九品主宰,才敢如此叫囂吧,可就是幾位九品至尊……就這樣叫囂了,很顯然是不將吞天鼠族放在眼裏啊!」

    冥帝直接說道,毫不留情。

    葉天傾有些汗顏。

    冥帝繼續開口,直擊要害:「你說的雄霸一方,應該是他們憑藉族群數量優勢,繁衍優勢可以跟任何一個勢力死磕,兩敗俱傷的那種雄霸一方吧,我呸……這也算是雄霸一方!」

    他竟是直接說中事實。

    葉天傾再度汗顏,

    他繼續道:「這可是吞天鼠族啊,如此強大的一個族群,僅次於龍族的恐怖存在,竟然混成這個樣子,真的是丟人現眼啊,本座都替他們丟得慌!」

    「啊,僅次於龍族?」

    葉天傾聽到這話,倒是震驚了:「前輩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吞天至尊也滿臉震驚,他倒是從未聽說過這種說法,龍族是最強大的這毋庸置疑,在聖墟大陸無人可以否認。

    但吞天鼠族僅次於龍族,是僅次於龍族的第二強大,這話他還真是第一次聽說。

    「當然是真的了,但前提是……吞天鼠族得有吞天決才行,沒有吞天決的話就難說了。」

    「比如現在,他們就是因為沒有吞天決,所以發展不起來啊!」

    「你看看現在的他們都混到什麼地步了,在這裏跟你這小子為伍,真的是混的太慘了!」

    葉天傾:「???」

    啥意思,我怎麼感覺是在罵我那,跟我為伍很丟臉嗎?

    冥帝倒是沒解釋:「小傢伙,既然你們沒有吞天決,那本座就做個好人……將吞天決傳授給你吧,這吞天決乃是你們族群至強功法,你可要好好修鍊知道嗎!」

    。。 歸程的時候,由於多帶著一行七個人,白季的行程很慢。

    四天後,才終於出現在了山莊腳下。

    這一次回來,倒與上次回來,沒有太多的區別。

    只是山腳下的居住規模,顯然更加龐大,也更有秩序了。

    眼見的,正在發展成一個另類而龐大的人口中心。

    「嚯,真氣派啊。」

    兩位谷主來到山莊腳下,看著那巍峨莊嚴,卻又充滿著活力的灰白色基調的山莊,眼神中滿是艷羨。

    他們並非土包子,雖然久居于山谷之內,但年輕的時候也跟隨著谷內的長輩出去四處玩過。

    有著鑄神峽的名聲,他們所看見的東西,自然也絕非尋常。

    只是即便如此,如今的鑄劍山莊,在整個大夏之中,也絕對是一個獨特的存在。

    像鑄劍山莊這般充滿活力,充滿包容力,海納百川的地方,還是獨一檔。

    而且頂頭上司的偏愛,也讓這裡的發展不會受到任何的阻礙,沒有太多來自於王朝壓力的顧慮。

    畢竟,頂頭上司,和如今管理山莊的人,是同一個……

    再加上附近沒有什麼強大的門派,唯二的衝天劍派和劍秀谷,一個和鑄劍山莊不在一個層次上,另一個也不在一個層次上。

    沒有競爭,沒有限制,而且又實力雄厚,自然發展迅猛。

    親眼見到似乎勢力龐大的鑄劍山莊,大谷主湊在白季耳邊問道。

    「我聽說你們鑄劍山莊的莊主是個女人,人稱再世諸葛,是不是這回事?」

    白季挑了挑眉。

    「你聽誰說的?」

    「那些江湖人士都這麼說……」

    說話間,兩人的身邊走過兩個身穿白衣劍服的鑄劍山莊武者。

    兩人一邊走一邊說。

    「我都來了好幾天了,什麼時候才能見一見莊主啊……」

    「是啊是啊,聽說莊主生的可好看了,能見一面,死都值了。」

    ???

    「真的那麼好看?」

    二谷主有些不信。

    白季無奈地嘆了口氣,催促道。

    「上山上山。」

    白家主家門口,一襲白衣的司星辰早早等在了那裡。

    臉上掛著溫暖的笑意。

    「回來啦?」

    白季心頭莫名一動,感到有幾分奇異的觸動。

    沒有看白季身後的一行人,司星辰只是走上前來,拉著白季的胳膊就往裡走。

    一邊走一邊小聲地說道。

    「趕緊躲起來,先想辦法給大師傅道歉消消氣。」

    「怎麼了?」

    司星辰眼睛在四下瞥著,似乎在防止什麼人的窺視一般。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