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餐廳的人很多,李安安和楊霞一桌。

0

「晦氣啊,我打扮得這麼漂亮,竟然沒入褚逸辰的眼,也不知道昨天晚上潑他酒的女人,是什麼妖精!」

周圍議論紛紛,畢竟昨天挺驚世駭俗的!

「得了吧,我們反正沒什麼,梁倩才是丟了大臉了!把別的男人認成了褚逸辰,真是娛樂圈的一大新聞吧,不知道昨晚上的事,有沒有人發到網上!我倒是希望有人發出去,嘲笑死她。」

「哈哈,就是,我跟你說,聽說昨天還有訂婚什麼的,結果取消了!估計是褚總生梁倩的氣了!笑死了。」

梁倩和助理走進來,原本打算用餐,聽到這話,立馬往回走,走之前還狠狠的瞪了李安安一眼。

「安安,你先吃,我得去做點事。」

楊霞沒心思吃東西。

「什麼事?」

李安安吃着船上的意大利麵,味道還很不錯的。

「監控,梁倩的助理推你很隱蔽,但你故意絆梁倩卻很明顯,我想讓人把那視頻給刪除了,以免被用心人利用!對你沒好處!」

「嗯,好。」

李安安繼續吃面,楊霞是她的助理做這些是應該的,而這些事,應該比她更有經驗,她沒必要跟過去湊熱鬧。

用完餐李安安回房間,老遠看到李程捧著一束棒棒糖做的鮮花,站在她房門口,她頓時捂臉,真丟不起這個人。

褚逸辰當她是什麼,小孩子,還喜歡棒棒糖!不知道誰給他出的餿主意。

李程忐忑站在李安安房外,小心呵護棒棒糖的花束。

這是龍總昨天晚上想了一個晚上想到的辦法,他認為李安安依然有一顆少女的心,鮮花什麼的太俗氣了,鑽戒什麼的太矯情,收集了船上所有棒棒糖,讓褚總親手做的這一束花。

但為什麼褚總沒送,原因很簡單!他不太相信龍總的話。

於是這個任務落到了他的頭上。

如果李安安高興了,褚總會馬上下來,不高興,他立馬走人,想別的辦法!反正不會讓褚總沒面子!

但最好是李安安喜歡,然後忘了昨天的事,。

。零點中文網] 今天是AM俱樂部最特殊的日子,一年一度的年會,大家為了這一天可是偷偷準備許久就為了能在年會上鶴立雞群。

在這個男人多於女人的俱樂部,女性自然是能得到不少優待。比如在年會上最迷人那一個會得到大家的矚目。

不過現在相比於那些花里胡哨的女生來說,更多男人更喜歡遲秋,一個身材完美,長相可人,打遊戲又一流的女生誰不喜歡?

不過遲秋才不在乎在年會上吸引誰的注意力,她的目標可是年終獎。

「結果出來了,遲秋這邊領先不少,聽說李助理也壓了,咱們老闆偷偷給自己媳婦撐場子呢。」有人私下討論道。

他們偷偷看著俞名柏那個方向,俞名柏正在和遲秋說著什麼突然蕭教練也加入其中,完全看不出來蕭教練和遲秋將要爭奪第一名的氣勢。難得兩人依舊十分和諧,誰知道是不是暗流涌動呢?

「不是吧,這麼說老闆不僅默認了,還參與了?」有人聽到這個消息驚訝道。李助理都參與了那肯定俞名柏也參與了,毋庸置疑。

「那可不是,大家知道這消息又偷偷壓到遲秋這邊,你品,你細品。」那人示意道。

另外一個人有些懊悔,「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早知道我也去壓遲秋了。」

「沒事,蕭教練也不是吃素的,萬一你就對了呢。」那人安慰道。

年會前面都是和往年一樣的步驟,總結今年的成果,俞名柏上去說兩句。一聽到俞名柏要上台說兩句,在場的女嘉賓立馬放下手裡的東西也不交頭接耳,盯著俞名柏從自己座位上一路走到台上。

「好帥啊。」

「老闆還是這麼冷酷,這走得都走進我的心裡了。」一位女生嬌羞道。

雖然大家知道俞名柏和遲秋在一起,不過絲毫不影響她們花痴。

「教練,你看看那些人看著老闆的眼神,你就不吃醋嗎?」魏斌問道,感覺俞名柏就像唐僧掉進了蜘蛛精堆里,那些女人看著俞名柏的眼神真火熱。

「我有啥辦法,總不能讓別人不看?還是說讓他不要出門?」遲秋無奈攤手道。

「反而我覺得沒啥,這是我男朋友,她們只能想想。」遲秋嘚瑟說道。

「平時她們都沒機會見到老闆,所以年會嘛,難得的機會。」李助理解釋道。

俞名柏在台上發言就看到遲秋在台下和李金他們說什麼,完全沒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俞名柏心裡醋意大發,原本有很多要說的,精簡不少。

「我相信大家迫不及待想要看比賽了,我的講話就到這裡。」俞名柏說道,遲秋在台下完全沒注意到,俞名柏一直盯著她這個方向。

「啊,這麼快就講完了?」準備一飽眼福的女同胞們表示還沒有看夠聽夠呢。

俞名柏下台走向遲秋,遲秋還在聊天,突然被李金他們提醒,「老闆下來了。」

遲秋立馬坐好,看著俞名柏朝她走來,面不改色。

。 著床上因失血過多而臉色蒼白的阿林沉睡的模樣,阿郎輕輕為他拉上被子,凝視著阿林:好兄弟,這次可能我們真的被人暗算了。只可惜,我們不能再並肩作戰。希望有下次吧。好好保重。

阿郎緩緩關上房門,從門縫隙里再看了一眼阿郎:保重。阿郎預感到這次不止是魅影的生死存亡,還關係到自己能不能再活下去。他打了三個電話,一個是從阿強處叫了些人手來,交代了要在最短時間裡把阿林送離香江。另兩個是讓小欣,阿樂和小雅儘快趕過來。

不多久后,小敏回來了,阿樂和小雅,小欣隨後也到了。阿郎輕描淡寫的對四人說:你們和阿林先離開香江一段時間。

四人七嘴八舌的問開,阿郎被吵得頭昏腦漲:住口!見四人都停了下來,阿郎這才柔聲道:聽我說,最近香江可能會很危險,你們還是先和阿林離開香江一段時間。

雅睜紅雙臉:我不走!我就要呆在這陪……小雅似乎想到什麼,改口說:反正我是不會走的。

阿樂也是一臉不解的問:生什麼事了,郎哥。我也不想走。

欣則比較乾脆:不管生了什麼事,我必須去照顧阿林。

到底生了什麼事?難道你還不能解決嗎?小雅細膩的聲音總是那麼動聽。阿郎好象被針扎了一下,全身都泄氣般軟了下來。他把今天生的事都說了出來:留在這非常危險,連我都不能自保了,你們憑什麼面對危險?

反正我不走。小雅的固執阿郎今天才現。

阿樂考慮了一會:郎哥,我也不走,一起面對危險吧。

阿郎感動了輕輕拍拍阿樂的肩膀:好兄弟。轉過臉去對小敏說:小敏,雖然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不多,但是我想你應該知道我對你的心意。你留在這裡,我會擔心你的。

別說了,我走。小敏流著細細的淚水,霧蒙蒙的眼睛看著阿郎:但是你要答應我,一定要活著來見我。我等你!也希望你不要再讓我等那麼多年。

阿郎柔情滿腔的把小敏摟在懷裡:我真想好好疼疼你,可是過了那麼多年,我還是沒法讓你過上平靜的生活。對不起!

我知道這是男人的事業,你儘管放手去做吧。小敏的淚水總會輕易令阿郎心疼無比,他捧起那張猶比花嬌艷的臉,把所有情意都包藏著吻了下去。我答應你。阿郎這時充斥著打拳時的自信,熱血騰升。

阿郎還是打昏了小雅,讓人把阿林他們送到機場,他不能讓阿林的也是自己的小妹受到任何傷害。他看著往日喧鬧的房裡如今空蕩蕩的毫無人氣,輕嘆一下。阿郎打開電腦,他想在這場並無把握的反擊前看看有沒有老頭的消息。這也是他和老頭的聯繫方式。

果然有一封老頭的郵件,是三天前來的。阿郎打開瀏覽了一下,臉色又變了。原來老頭前幾天剛得知美國方面派了不少FBI探員已經來到香港,極可能是對付阿郎和阿林這個兩個曾經的通緝要犯,據說還有中央情報局的人插手。

阿郎雖然為了老頭過得很好而高興,不過更令他頭痛的是聯邦密探,而且怎麼會有中情局參與呢?阿郎清楚中情局的責任雖然是收集全球的情報和對付國外勢力,但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找到自己頭上吧?自己只是一個地方性黑幫勢力而已。百思不得其解。

阿郎正頭痛著,哪知道小蝦匆忙的打了個電話來,然後就說很快到。小蝦到了之後,神情極其肅穆的說:郎哥,強哥的下落我還沒有打聽到,警方內線也沒有收到哪裡有案件的風聲。但是我們這一調查后現了一件事,這幾天來到香江的陌生人極多,而且多數來路不明。我們深入調查了一下,現其中有不少是台灣一些幫會的人,比如竹聯幫。小蝦更緊張。

而且還有很多是來自日本,有上次結仇的大和會,也有山口組,還有全日本第三大黑幫天照社,以及一些小的日本幫會都有人來,而且他們看起來還是一路的。小蝦一口氣講出來,顯然也被這樣的陣容震撼了。阿郎心裡更加翻江倒海:怎麼可能?幫會之間的爭鬥怎麼允許三大幫會聯手?

還有……看見阿郎臉色不善,小蝦不敢再繼續講了。沒事,你繼續說。阿郎揮揮手,繼續等待著小蝦講出更爆炸性的東西。還有少數人,我們查過了,來自很多國家,只查到有些很可能是間諜特工之類,應該不是一個陣營的。

很好,小蝦,這次你的情報搞得很好。阿郎誇了幾句。又向小蝦拿到了所有的卧底名單和以前收集到的所有情報。阿郎讓小蝦先離開,繼續調查那些人和他們的落腳處。

摸摸腦袋,阿郎開始試著分析並解答一切。今天生了很多事,第一,魅影被同行排斥,已經沒有生存的辦法。明顯是針對自己和東林,而且肯定有勢力在背後聯合所有人才能做到。第二,無論是自己和阿林名下的資產,今天全部被無限期凍結。關於這點,一定有警方的參與,甚至政府也可能在幕後,否則不可能做到『無限期』。

第三,阿強和保鏢失蹤。自己剛遭到暗殺,阿強就失蹤了。要麼是有人對付他,要麼暗殺事件是他主使的,他很忠心,暗殺應該與他無關。阿強是整合東林的關鍵人物,對付他實際上也就是打擊到了東林和自己。看來他十有**被人綁架或者殺了。要暗殺一個人並不難,即使對方是個黑幫老大,關鍵是暗殺后必然會遭到一個幫會的追殺,所以暗殺是這種手段一般情況下黑道中人不會使用,否則今天你暗殺我我暗殺你,大家都活得忐忑不安。除非,對方下定決心要剷除東林。

第四,派去澳門的人手沒有一個回來。連全軍覆沒的消息都是電話報告的,這點阿郎倒不是很意外,澳門畢竟是何老頭的根深蒂固的地盤。但,那些人的任務只是在澳門站住腳跟,更何況還有澳門本地勢力幫助。可是連這也沒能成功。除非何老頭真的強到了東林無法進攻澳門的程度,否則就是那些所謂的內應是何老頭的人。

第五,聯邦密探終於查到了自己,這不奇怪,早料到會有這天,奇怪的是怎麼會有中情局的人插手?綜合後面小蝦的彙報,這些情報員很可能是因為香江生了或者將要生什麼大事,所以都過來收集情報。聯邦密探會怎麼對付自己?這是中國的地方,他們的辦法很可能是與政府聯繫,要麼就是暗中出手把我抓回去。看來這個地方並不安全了。

第六,日本人殺回來了。這不奇怪,他們早對富饒的香江有野心了,但三大幫會怎麼可能會聯手呢?難道背後還有什麼更強大的力量逼得他們不得不聯手嗎?恐怕沒有了。那麼就是共同的利益驅使。台灣人一向把日本人敬為祖宗,竹聯幫他們可能是響應日本人來當炮灰的。至於那些特工的來意很可能跟中情局的人相同,不必理會他們。

再加上自己被暗殺的事,為什麼這些事會在幾天甚至一天內生?阿郎想到這,隱約覺得有件事被他遺漏掉了,但是卻又非常重要。到底是什麼?可卻總也想不到。阿郎暫時不去想這個,他盤算著:三大幫會來的人不是很多,一共不到一千。竹聯幫等這些台灣幫會樂陶陶的跑來打頭陣的,反而大約有兩千多,相信這些都是精銳人馬。真是十面埋伏啊。

如何解決?進攻,當然是進攻,在阿郎的心目中只有進攻這個詞,對他來講進攻幾乎是唯一的戰鬥模式。如何進攻?……阿郎考慮著思索著。這時,門外傳來輕微的響動聲,微不可察,如果不是阿郎較常人耳朵靈光也不會聽到。他躡手躡腳的站在門邊上,門開出微微一條縫隙,阿郎已經捏起了拳頭準備揮下去。那人推開房門,悄聲走進來,阿郎的重拳急舞而去。

啊?驚叫聲傳遍整個房屋!來人竟然是…… 與此同時,郭成、楊威和瀋海濤三人已經收到了消息,並且聚集在一起商討。

這份大周天榜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了,竟然將他們扒的底都不剩,功法、絕技等全都公之於眾。

對於百姓以及尋常修士而言,他們只會驚嘆這些大宗師的排名和修為,或者眼饞大宗師的功法和絕技。

但是對於大宗師而言,這可就是暴露自己的底牌啊!

郭成、楊威和瀋海濤三人一起策劃出八府叛亂,目的就是推翻大周的統治。

如今的大周雖然風雨飄搖,但是還沒有到亡國的地步,所以他們都是一根繩上的螞蚱,關係自然親近。

他們三人中,排名最高的就是郭成,在三十位大宗師中排名第十五,影閣戰力評分為八十。

至於楊威和瀋海濤兩人,前者排名為二十五,後者排名為二十八。

很明顯,三人中郭成的話語權最大。

瀋海濤看著手上的大周天榜,眉頭緊縮:「這影閣清楚地知道我們三人的底細,想來其他大宗師也一樣,所以說,這張榜單具有很高的真實性,情況對我們很不利啊!」

「確定,我們的排名比較靠後,最高的郭兄才排名十五,不知不覺間,我們的話語權就會變小。」楊威贊同道。

郭成、楊威和瀋海濤三人為了確保八府叛亂的可行性,早就串通了八大頂尖宗門,代價自然是付出足夠的利益了。

他們三人許給八大頂尖宗門的利益就是江湖的統治權。

大周統治時期,八大頂尖宗門雖然在江湖上擁有極高的話語權,但是並沒有統治權。

江湖獨立於平民之外,不屬官府管理,但是必須遵守大周的江湖律法,禁止大規模的廝殺,也禁止牽連平民百姓。

而八大頂尖宗門想要的統治權,就如同皇朝統治平民百姓一樣,由他們統治江湖。

一旦如此,就等於將大周這片土地分割統治,朝堂的權利將會大損。

當然,郭成他們三人並不想要半個大周,而且平民百姓比不上江湖修士,他們得到的還只是小半個大周。

他們想要整個大周!

他們本就是與八大頂尖宗門虛與委蛇,等到推翻大周之日,完全可以聯合皇都內的大宗師對抗八大頂尖宗門。

畢竟,皇都內並非所有大宗師都姓周,不可能每一位大宗師都死忠大周。

說不定到時候只要不屠殺周氏,還能換取供奉堂的支持,供奉堂的最強者可是大周天榜排名第二的郭年雙!

只要大宗師層面足以對抗八大頂尖宗門,那麼他們就不足為懼。

難不成這些宗門的弟子能夠比得過數十萬乃至數百萬大軍?

雖然他們三人的計劃還處於初步階段,但是已經有了一些進展。

為何八府叛軍與中州府軍隊僵持不下?

難道八府的兵力只能與中州府平分秋色?

並非如此!

只不過是他們試圖拉攏皇都九大貴族罷了。

雖然當年大周是由九族加上周氏一同組建,但是時過境遷,人心已變。

九大貴族中排名靠後的家族也想獲得更多的資源,與叛軍合作也是一個不錯的門路。

目前,已經有兩大家族願意加入叛軍,也就是說,其實叛軍這邊已經有了五位大宗師,實力並不遜色。

只要再多拉攏幾個家族,叛軍的大宗師實力將不弱於八大頂尖宗門和供奉堂。

而且,他們已經開始派人尋找李劍仙了。

天榜第一李劍仙,把他拉攏過來才是真的實力暴漲。

對於突然冒出來的影閣,他們也有一點想法,影閣既然能弄出大周天榜,顯然實力不弱。

如果影閣再加入叛軍,他們大概就能立刻攻破幾府邊境的防線,直入皇都,推翻大周。

……

在所有大宗師中,大周供奉堂的大宗師佔據地利,最先得知大周天榜的消息。

他們已經詳細研究了這一份大周天榜。

「大周大宗師就這麼多,大家也都清楚,根本不可能突然冒出來幾位大宗師。

但是這個隱藏起來的第二十和排名三十的段副閣主,一點線索的沒有,無從猜測啊!」

「難不成是從周圍小國來的?」

「應該不可能,以他們本國的資源,根本不足以培養一位大宗師,除非他們聯合在一起培養一位。

縱然是這樣,一位大宗師也不足為懼,更何況,他也不可能強到這種地步。」

排名二十,在供奉堂里已經不算弱了。

迄今為止,他們依舊沒有想到這位被隱藏信息的大宗師是陸豪傑。

葉太然突然說道:「對了,如果說實力超群,最近不是出現過一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