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好,」越國夫人清秀的瓜子臉上浮現出一點放心的笑容,緩緩道,「你三叔說了,此番多虧你得了什麼神葯,那可要收好,都是救命的物什兒,尋常不要亂用才好。」

0

「是,」趙德芳回頭無奈,請求,「先下來行嗎?若是三舅舅看到你這樣,不打壞你的小屁股!」

高婉靈得意洋洋:「我不會跑啊?三舅母,你身體可好一些了?」

趙德芳自然不會忘了基本的禮數,越國夫人的身體一直都不好,但這一次他沒問,越國夫人也沒有見怪,只是看到趙德芳隨著高婉靈一問,面色有一些糾結,還有些惋惜,心中便好笑,道:「老樣子,還能好到哪裡去。德芳,你嘆什麼氣?我又不要你的葯。」

「三嬸娘哪裡話,自家人,德芳怎肯吝嗇,」趙德芳瞥兩眼站在她身後的那些誥命夫人們,那是來示威的,還是來看熱鬧的?口中道,「只是有些話德芳不好講,說來只怕三叔會責怪。」

越國夫人呵呵輕笑著,擺手道:「德芳長大了,」而後才不以為意地道,「什麼該說的,什麼不該說的,自家人哪裡有那些規矩,好說不好說,待會兒你直說就是了,走罷,先見了姐姐,她怕是又要誤會了。這次,我只是自己來的,與你三叔可沒有干係。」

她跨步走過門檻兒,直看得高婉靈十分眼熱。

她贊道:「三舅母真是儀態萬千,我還從未見過比你更好看的走路哩。」

越國夫人腳步一頓,片刻才笑道:「那是你沒有見過先皇后風采,比起大嫂來,我這算什麼。」

這既是好話,也是自矜。

孝明皇后是將門出身不假,可若是和符家比起來自然是遠遠不如的。

談論儀態還真就沒有比得上符氏女的,最起碼越國夫人從後周大符皇后小符皇后兩位手中可學到了不少宮廷禮節。

不必說別的,她裙下佩戴的環佩,在她跨過大門的時刻竟不聞半點響聲,這就不是一般人家的夫人能夠做到的。

宋延渥家的隴西郡夫人也做不到。

趙德芳以很欣賞的眼光看待,只卻聽那群誥命夫人中有人低聲贊唱道:「越國夫人真是儀態將全天下的女人都比下去了。」

這話聲音不大,但卻傳到越國夫人耳朵里。

她香肩輕輕一抖,腳下微微一頓,也沒有回頭,也沒有斥責,只臉色微微沉鬱了許多。

這話,可不是什麼好話。

尤其在燕國長公主的家裡這麼說來。

。 什麼?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這群姿色各異的沈家女子,陳玄瞬間陷入懵逼狀態,這群女人讓他挑?這老傢伙啥意思?

一旁的韓沖和沈秋鳳兩人也是一愣,這他媽是個什麼情況?

見狀,沈老爺子滿臉狐疑的看了陳玄一眼,問道;「陳先生,你不是來我沈家提親嗎?難道這些都沒看上?」

說完,沈老爺子繼續說道;「不過沒看上沒關係,老朽膝下還有一個小女兒未出嫁,雖然年紀大了點,不過我敢保證絕對不比皇甫老頭的女兒差勁。」

說着,沈老爺子招招手,一個看上去三十多歲,長的確實漂亮,一雙天生的眉眼,猶如勾魂奪魄的狐狸精一般。

沈盈盈偷偷的看着自己面前這個小男人,臉色緋紅,要知道她雖然看上去才二十六七歲,但實際已經三十五歲了,這要是成了,是不是就是傳說中的老妻少夫?

不過對於眼前這個以一人之力踩下神都兩大世家,立於人上的少年,沈盈盈一顆芳心也是蠢/蠢欲動,這個小男人她倒是看上了。

但是這個小男人看得上她嗎?

見到這裏,一旁的韓沖臉色頓時黑了下來,這沈家老頭是不是太沒眼力了,他奶奶的,要娶你沈家娘們的人是我,跟這小子半毛錢關係都沒有。

「爺爺,不是他……」沈秋鳳紅著臉看着沈老爺子。

聞言,沈老爺子一愣,什麼不是他?

陳玄這時也急忙說道;「沈老爺子,來你沈家提親的人可不是我,是我這兄弟。」

說着,陳玄指了指一旁的韓沖。

聽見這話,沈老爺子這時才朝着韓沖看了過去,瞧著這個小胖子,他眼神很失望很失望。

尼瑪,這老幾把啥眼神呢?

老子可是你未來的孫女婿!

韓沖很鬱悶,他這正牌女婿居然被這老傢伙給無視了。

看到這一幕,沈家的那群女子,以及沈盈盈的臉上同樣是露出了一抹極其失望的神色,她們還以為是這個名動天下的男人來她沈家提親,一個個雖然害羞,但也都無比激動。

但是到頭來,卻是白白的高興了一場!

「陳先生,不知道這位是?」沈老爺子不認識韓沖。

「沈老爺子,這位是江州韓萬里的公子,他此次是來貴府提親的,同時他也是我陳玄最好的兄弟。」末了,陳玄加了一句。

聞言,沈老爺子雖然有些失望,不過他也聽出了陳玄這話中的意思,眼前這個小胖子是他東陵戰神的兄弟,這個分量可不是一般的重。

「爺爺,這是我的男人,你必須答應他。」沈秋鳳看着沈老爺子說道。

聽見這話,沈老爺子倒也是高興的說道;「好好好,放心,爺爺一定答應這門親事,陳先生,咱們裏面請。」

眾人一同進入正廳。

韓沖大馬金刀的坐了下來,直接對着沈老爺子說道;「老爺子,這次來的匆忙,啥也沒帶,下回一定補上,不知道我與秋風這婚事你有什麼要求沒?」

沈老爺子雖然有些不喜歡這個說話騷氣沖沖的小胖子,不過誰讓這傢伙是東陵戰神的兄弟了!

「呵呵,你們這些小年輕動作倒是挺快,連我這個老頭子都被你們打了一個措手不及。」沈老爺子笑了笑說道;「我沒啥要求,只要你不欺負秋鳳就成,對了,讓你老頭子有時間來一趟神都,畢竟是婚姻大事,兩家人應該見見面。」

韓沖說道;「有老爺子這句話就夠了,你放心,我現在就通知我家老頭來神都,至於秋風……」

說着,韓沖偷瞄了眼沈秋鳳,嘟噥道;「這娘們不欺負我就謝天謝地了。」

「你說什麼?」沈秋鳳斜了他一眼,那一雙美目,很有殺傷力;「今晚加班。」

聞言,韓沖嘴角抽搐,還來,老子早晚要死在這娘們的肚皮上!

陳玄憐憫的看了這傢伙一眼,他都在想是不是抽時間給這傢伙調幾幅葯補充一下,不然他還真怕這傢伙英年早逝。

對於沈秋鳳這話,沈老爺子當然是沒聽出來意思,他笑道;「行了,你們兩個小年輕要打情罵俏私底下來,這件事情暫時就先這麼定下吧,一切等韓州長來了神都再說。」

說完,沈老爺子又看向陳玄,他有些不死心的問道;「陳先生,我這沈家女子難道你真的一個都沒看上?」

聞言,陳玄一愣,這老傢伙什麼意思?

難道真想把他沈家女人往自己懷裏推是不是?

沈家的女子以及沈盈盈都滿臉幽怨的看着陳玄,那一雙雙目光,頓時讓陳玄有些受不住。

韓沖在一旁碰了下陳玄,說道;「玄子,這群女子比我這婆娘可是一點都不差,特別是最後出場這一個,你瞧那身段,那容貌,連我都動心了,要不你也試試?到時候咱就是親上加親了。」

沈秋鳳私底下狠狠得到掐了他一把。

聽見這話,沈老爺子一臉讚賞的看了韓沖一眼,心想這小胖子還挺上道的,做他沈家的女婿倒也可以。

沈盈盈滿臉期待的看着陳玄,現如今整個神都,有哪家的子女不想嫁給這個男人?應該算是幾乎沒有吧。

陳玄白了韓沖一眼,你他娘想害我是不是?皇甫家的事情他都還不知道該怎麼去和家裏面的女人解釋了,這要是再攤上一個沈家,他今晚恐怕就別想上沈初雲的床了。

瞧著陳玄沒有說話,沈老爺子有些急切的說道;「陳先生,我不敢保證我沈家的女子比天底下任何女人都優秀,但絕對是不差的,更何況我沈家可不是那種迂腐之人,男人有個三妻四妾很正常,即便你日後還有更多的女人,我沈家也絕對沒有怨言。」

我/靠,這老傢伙是想和自己來真的啊!

陳玄急忙搖頭,說道;「沈老爺子,很抱歉,我已經有女人,而且還不止一個,我不想對不起她們,更不是害了沈家的諸位小姐。」

在場的沈家女子神情激動,那模樣彷彿就是你來害吧,我們願意!

聽見這話,沈老爺子失望透頂,不過他依舊是不死心的問道;「真的一個都沒有看上?」

。 戰鬥到現在,八大家族之中,李家老祖戰死,其餘八大老祖,也都精疲力盡了,繼續戰鬥下去,根本無法戰勝蘇戰蘇御父子倆。

即便能戰勝,他們之中,肯定還會隕落一兩人,這對八大強族來說都是一個無法承受的巨大損失。

為了及時止損,除李家外的另外其他強族,都選擇了及時止損。

而對於他們這樣的舉動,各郡達官顯貴們,先是感到錯愕,但馬上便回過神來。

「八大強族,聯手下,竟然沒有拿下蘇戰蘇御父子倆,這父子倆,當真是可怕嗎?」

「是啊,蘇戰本就是我們贏國的戰神了,戰鬥力之強大,已經是所有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而他的兒子蘇御,更是妖孽,如今才宗師境領域罷了,就能獨自應對三大家族的老祖,還能重創一位,要是此子踏入了大宗師境領域,豈不是瞬間就可以無敵於大宗師境初期領域了嗎?」

「這父子倆,是一個比一個妖孽啊,以他們的發展速度,要不了多久,這父子倆將會無敵於我們贏國武道界。」

「無敵?現在不是已經無敵了嗎?」

「我說的無敵,是橫掃,無人可敵,現在,他們還是差了一些火候,起碼十大強族,就能與他們抗衡,贏無道,還沒有出手,他依舊是我們贏國至高無上的第一強者。」

「不過贏無道的第一,要不了多久,就會被這父子倆取代了。」

「蘇戰蘇御父子倆贏了,他們贏了八大強族,從今以後,整個贏國,還有誰敢招惹他們?」

「秦王真是好福氣啊,現在他們父子倆贏了八大強族,這太子之位,看來是秦王殿下的了。」

「秦王殿下的出生,就註定了他這輩子都與儲君之位無緣,結果認識了蘇戰蘇御父子倆,就登上了儲君之位,這簡直就是我們贏國的奇迹啊。」

全場嘩然。

對於這一戰的結果,顯然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

誰也沒有想到,蘇戰蘇御父子倆,以一敵六,能憑一己之力,直接打敗了看似無法擊敗的六大強族,為秦王,贏得了儲君之位,。

而蘇戰,蘇御兩人,在看到六大強族的老祖直接認輸后,他們也沒有再繼續出手,他們出手的目的,就是為了幫助秦王拿下儲君之位。

眼下,六大強族主動退出,他們自然樂見其成。

因為他們的目的達到了。

若是繼續不依不饒,六大強族真要拚命,誰生誰死,還真不好說,畢竟六大強族的底蘊還在。

誰也不敢小覷他們。

「唉。」看到六大強族,竟然主動認輸了,贏氏一族的贏道武,心頭嘆了口氣,他要的,可是再死兩大家族的老祖。

預期目標沒有達成,的確有些讓人惋惜。

不過,李家老祖戰死,其餘其他老祖此刻也元氣大傷,也算是聊以自慰了。

而且,蘇戰蘇御父子倆贏了,六大強族肯定會對他們心生忌憚,也會繼續敵視下去,他便可以藉助蘇戰蘇御父子倆制衡九大家族。

做到平衡。

他們贏氏一族的王權,依舊可以平穩的過度下去。

他的最終目的,依舊達到了。

「從今日開始,寡人宣布……」一嘆后,贏道武站起身來,目光掃過全場。

頓時,各郡達官顯貴們,渾身一震,眼神變得凝重起來,內心也開始澎湃起來。

他們知道,不出意外,贏道武接下來要宣布的是,冊封十五王子贏暨為儲君。

這是贏國近幾年來,歷史性的一刻。

因為儲君,代表的是贏國未來之主,是整個贏國的准王。

「冊封秦王贏暨為我們贏國儲君。」

轟。

話音落下的剎那間。

各郡達官顯貴,紛紛下跪。

「陛下萬歲。」

「太子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海嘯般的呼喊聲,震得了整個王宮,。

此時此刻,除了蘇戰蘇御,大王子,霸王外,幾乎人,全部下跪了。

縱使是另外九大強族的老祖,此刻也是忍不住躬身行禮。

即便是位極人臣,也要對太子,表示尊敬。

否則就是大不敬。

而大王子看著這一切,氣的拽緊了拳頭,渾身都在發抖,眼裡全部都是不甘心。

曾幾何時,那個被他視為螻蟻的十五王子贏暨,一個贏弱者,竟然也能做儲君?

他不甘心啊。

「大王子,你好大的膽子,見了儲君,為何不行禮?」此刻,胡海波身邊的一位大宗師,猛的一喝。

此時此刻,十五王子做了儲君,他們儘管心裡不願意,但看到自己的敵人大王子不下跪,立馬逮住了機會,打算利用這一點做文章。

果不其然,隨著他一喝。

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大王子的身上。

一個個眼神驚詫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