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2 年 5 月 16 日
  • 2022 年 5 月 10 日
  • 2022 年 5 月 9 日
  • 2022 年 5 月 7 日
  •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分類

    2022 年 4 月 25 日 Comments (0)

    「對方人很多,派出兩輛車阻攔護衛隊的車,雙方還在街上動手打了起來。」王室管家道。

    「然後呢?」

    「然後那些人就又跑了,對方的人訓練有素,護衛隊的人也不是對手。」

    公主被劫持,軍情六處得到命令立刻出動調查,這裏畢竟是英國本土,時間不長就調查出一些眉目。

    畢竟哈迪行事並沒有任何隱瞞。

    負責人向伊麗莎白公主彙報道:

    「殿下,我們調查到,當時瑪格麗特公主殿下和泰勒小姐,正在牛津街一家服裝店購買服裝,服務員和老闆證實,後來有一位年輕男子進入服裝店,那名年輕男子與泰勒小姐相熟。」

    「泰勒小姐看到男子后很是激動,還撲到男子身上,兩人熱吻起來。」

    未來女王一愣。

    和泰勒熱吻,那個男人是誰?

    「然後公主殿下也從換衣間出來,兩人見面后很顯然公主殿下也認識那名男子,然後那人拉着泰勒小姐和公主殿下一起離開,上了街上一輛車。」

    「後來根據我們調查,那名年輕男子應該是美國大富豪『喬恩哈迪』,我們也出示照片讓店員和老闆看過,確認就是喬恩哈迪。」

    負責人說着,拿出一張照片遞給未來女王。

    伊麗莎白公主接過照片看了看,她自然認識哈迪,當知道帶走瑪格麗特那人是哈迪后,這才放下心來,以哈迪的身家,肯定不會為了劫財而帶走瑪格麗特。

    但隨即詫異問道:「也就是說,帶走瑪格麗特公主的人是喬恩哈迪,他為什麼要帶走公主。」

    「這個~~我們也不知道,不過根據店員說,好像瑪格麗特公主和那位喬恩哈迪先生,發生了口角,然後喬恩哈迪就拉着公主殿下離開了。」負責人道。

    「發生口角,他們怎麼會發生口角?」未來女王很疑惑。

    兩人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過現在她可以肯定,這絕不是什麼單純的劫持。

    前些日子妹妹忽然邀請泰勒來玩,伊麗莎白公主也認識泰勒,甚至知道泰勒私下裏的身份,她畢竟大幾歲。

    可對妹妹忽然叫來泰勒她有些納悶,小時候瑪格麗特和泰勒一起玩過,兩人的脾氣都很臭,誰也不讓著誰,後來瑪格麗特還對她說過,以後再也不願意見泰勒。

    這件事好像並不是表面上那麼簡單。

    她知道自己那個妹妹的古靈精怪,未來女王甚至懷疑整件事情都是瑪格麗特搞出來的。

    「哈迪先生和瑪格麗特他們現在在哪?」伊麗莎白公主問道。

    「這個,還沒找到,軍情處的人還在找,不過可以確定沒離開倫敦,喬恩哈迪的私人飛機還在倫敦機場。」負責人道。

    「派人繼續找,確定公主的下落。」伊麗莎白公主命令道。

    「找到公主殿下之後呢?」負責人問道。

    伊麗莎白公主沉吟了一下,「哈迪先生帶走瑪格麗特,應該只是禮節性的帶她出去遊玩,確定公主下落後,注意保護公主安全,我相信他們遊玩之後,哈迪先生會安全把瑪格麗特送回來的。」

    負責人心裏吐槽。

    用汽車撞擊王室護衛隊的車。

    雙方護衛在街上打鬥,引起不小的騷亂,這種帶人出去遊玩的方式還真是激烈。

    「我明白了殿下,我們會儘快找到瑪格麗特殿下。」軍情處負責人道。

    負責人離開后。

    派更多人在倫敦城搜索哈迪他們的下落。

    哈迪此刻在那裏?

    其實他很好找,

    哈迪帶着泰勒和瑪格麗特公主,來到了維多利亞區最大的酒吧夜總會。

    瑪格麗特公主驚訝的看着霓虹燈,對哈迪道:「你帶我來這裏幹什麼?」

    哈迪笑了笑,「你不是喜歡刺激嗎,不知道有沒有來過這種地方,你們平日參加的酒會太無趣了,這才是真正放縱的地方,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墮落。」

    「怎麼樣,敢不敢去?」哈迪對瑪格麗特道。

    瑪格麗特性格叛逆,被哈迪這句話一激,立刻昂起脖子,「有什麼不敢的。」

    ……

    三人走進夜總會。

    說實話,

    這也是泰勒第一次進這種地方,以前中聽說這種地方很亂,她緊緊抓住哈迪的手臂,顯得有些緊張。

    瑪格麗特其實對這種地方很好奇,可她依舊只是個女孩,沒來過如此嘈雜的地方,心裏也有幾分害怕,忍不住抓住泰勒的手臂。

    三人就像鼴鼠一樣,連着串走進夜總會。

    這家夜總會是倫敦最大的夜總會,是倫敦最大黑幫的產業,裏面不止有跳舞、喝酒,還有拳台賭場。

    夜店內燈光昏暗,樂曲激昂,人們在舞池隨着樂曲不停蹦跳,這裏不是宮廷舞會,跳舞沒有那麼多繁文縟節的規矩,只需要揮舞手臂縱情揮灑汗水。

    一開始瑪格麗特和泰勒很不適應,可兩人喝了幾杯酒後,漸漸適應了環境,瑪格麗特和泰勒進了舞池,哈迪帶着兩人一起跳舞。

    「喔喔喔喔~~!」

    周圍的人看到兩個漂亮年輕的妞,很多人圍着一起跳起來,還有人要過來卡油。

    一個傢伙的手剛要落在瑪格麗特的肩膀上時,旁邊忽然伸出一個拳頭。

    「砰~!」

    那個傢伙被哈迪狠狠一拳干翻,倒在地上翻著白眼。

    瑪格麗特就是一愣。

    太暴力了!

    緊接着又有兩三個人衝上來,想為自己的同伴報仇,哈迪好久沒打架了,輪開拳頭三下五除二,把幾個傢伙全部干翻。

    現場不僅沒人出來管,甚至周圍的人還發出歡呼,夜總會打架更能激發人們的荷爾蒙分泌。

    哈迪干翻幾個傢伙后,再沒人上來。

    樂曲再次變得激昂,幾個傢伙被人拖走,人們再次跳起舞。

    瑪格麗特感覺這裏好刺激,她以前總是追求放縱,感覺王室太過壓抑,今天哈迪帶她來到這裏,她終於知道什麼叫真正的放縱了,說實話她喜歡這樣的生活。

    從心底感覺暢快。

    不止是瑪格麗特,泰勒也很快樂,她感覺今天太刺激了,從來沒這樣刺激過。

    這對一個從小成名,被媽媽保護的很好的少女來說,也帶來極大的衝擊性。

    三人跳的滿身是汗,

    回到卡座繼續喝酒。

    哈迪點起煙,

    瑪格麗特也拿起一根點上。

    「喝一杯?」

    她主動拿起酒杯敬哈迪。

    哈迪笑了笑,拿起酒瓶和瑪格麗特碰了一下,噴出一口煙,咕嘟咕嘟一口氣把手裏的啤酒幹掉。

    瑪格麗特一看,

    不甘示弱,

    也吸了一口煙,學着哈迪一口噴出去,然後把手裏的啤酒一口氣幹掉。

    揚了揚手裏的酒瓶,

    還衝着哈迪挑挑眉毛。

    「看誰喝的快如何?」哈迪笑着道。

    「怕你,你先來。」瑪格麗特道。

    哈迪重新拿起一瓶啤酒,放到嘴上猛地一旋,酒水在酒瓶里形成一個旋渦,然後刷的一下流入哈迪嘴裏。

    瑪格麗特瞪大眼睛。

    「這~這麼快?」

    她還從沒見過這麼喝啤酒的,這也太快了。

    「該你了。」

    瑪格麗特公主不甘示弱,也想學着哈迪那樣喝,可是剛轉了兩圈,喝下去一口酒,就被酒水嗆到。

    「噗~~!」

    酒水噴出來,就如天女散花。

    噴的到處都是。

    哈迪和泰勒的臉上身上頭上,全都是瑪格麗特噴出的啤酒,三人都愣住了。

    「哈哈哈哈~~!」

    瑪格麗特忽然大笑起來。

    她覺得太有意思了。

    就在這時拳台上響起鐘聲,打拳時間到了,不多時兩個壯漢上台,拳拳到肉打鬥起來。

    台下的觀眾不停歡呼。

    泰勒和瑪格麗特也跟着歡呼,此刻兩女一左一右站在哈迪兩側,都是一手抓着哈迪的手臂,一手舉著酒瓶吶喊。

    這種體位變化,說明瑪格麗特公主已經對哈迪完全放下戒心,甚至願意親近。

    「打他下巴,上勾拳啊,哎呀,真是笨蛋!」

    「壓住他,對壓住他,別讓他起來你就勝利了,加油~~~!」

    兩個女孩不停叫喊。

    忘記了自己的身份。

    沉浸在放縱與歡樂之中。

    ……

    英國王宮。

    伊麗莎白公主再次接到彙報。

    「你說什麼,他們在夜總會狂歡?」伊麗莎白公主有些不敢置信的說道。

    「是的殿下。」

    「後來我們找到哈迪先生的蹤跡,原來他們離開服裝店后,就去了維多利亞區的一家夜總會,然後三人在酒吧喝酒狂歡,還打了一架。」負責人道。

    「那裏安全嗎?」伊麗莎白公主問道。

    「那家夜總會是倫敦最大黑幫家族開的,嚴格來說並不安全,裏面很混亂,充斥着黑幫分子,不過哈迪先生帶了20多人進去,應該能保護他們的安全。」

    伊麗莎白公主感覺有些頭痛。

    一位大英公主,

    跑去夜總會喝酒,真是太失禮了。

    還有那個喬恩哈迪也是,堂堂一位億萬富翁,竟然帶女孩子去那種地方,他那種身份,難道不知道規避風險嗎,還和人家打架。

    「你派人去那家夜總會,一定要保護好瑪格麗特的安全,直到她安全回來。」伊麗莎白公主道。

    負責人聽明白了,沒有叫他們直接帶人,而是看護安全直到回來。

    「還有,這件事情不要讓媒體知道。」未來女王再次吩咐道。

    「是的殿下。」

    7017k 轟!

    轟轟!

    轟轟轟!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