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2 年 6 月 26 日
  • 2022 年 6 月 25 日
  • 2022 年 6 月 23 日
  • 2022 年 6 月 21 日
  •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分類

    2022 年 4 月 8 日 Comments (0)

    「咳咳咳……」

    烏乎頓時劇烈的咳嗽了起來,趙信趕忙湊上去拍他的背。

    「你想要多少?」烏乎下意識的詢問,拍著背的趙信低語,「也不用特別多,您能給我拿出來三千億,我就……」

    「快把你那臟手拿開!」

    幾乎是瞬間,烏乎就是變臉將趙信的手打落。

    「八大伯……」趙信低嗔著蹙眉道,「您不是有錢嘛,就憑您的手法,這五年在九聖山怎麼不得弄個幾千億啊。我就借用三千億,也不是說不給你。侄兒這活利潤大啊,幾年就賺回來。」

    「三千億沒有,五百億我能給你。」

    「也行!」

    「喏,你手上拿著的就是我給你的。」烏乎努了努嘴,趙信啪的一聲就扔到桌上,「那您就用這晶卡給侄兒取五百億出來吧。」

    烏乎瞬間瞪眼,指著這晶卡。

    「你……」

    「這哪兒有五百億啊,就三十億。」趙信撇嘴道,「我上哪兒能弄五百億出來,我有那錢早就砸到生產線里去了。」

    「所以,你拿你八大伯逗樂子呢!」

    烏乎咚的拍桌。

    他就琢磨,干私商就算是做的再怎麼大,也不可能富裕到這種地步,隨手就拿出來五百億。

    這得是多少家族幾百年傳承才能攢下來的錢。

    五年!

    還得說是從剛成立就計算。

    在私商運營的前期,根本就不可能有利潤,真正產出利潤估計到現在都不到兩年的時間。

    怎麼可能就能拿出來那些錢!

    「你這死小子,真是逮住你八大伯就是使勁拽。」烏乎抿著茶怒斥道,「小子,告訴你,想你都別想,你八大伯沒錢。就算是有,也不可能給你,你自己哪兒哪兒涼快哪兒待著去吧。」

    「別那麼小氣。」趙信皺眉。

    「你竟然覺得你八大伯小氣?」烏乎大怒,旋即點頭道,「行,你八大伯就是小氣,你能怎麼著吧?」

    「其實……」

    趙信突然間神色一黯。

    「今天過幾天就是我的生日了。」

    話落,趙信就默默的抬頭看著漫天的繁星,烏乎聽后皺了皺眉。

    生日?

    嘶!

    他們這些仙人其實對生日這個詞很是陌生。

    實在是,

    他們的壽命都太久,沒有誰會去在意自己的年歲。

    更不會去在意生辰。

    然而,趙信他才二十幾歲,他們所在的凡域也都很講究生日這件事。

    「大侄兒,過幾天是你生辰?」烏乎輕聲低語,趙信聽后笑著點頭,「是啊,生辰。自從來到蓬萊,就沒有過過。以前我在凡域的時候,柳言姐都會陪著我過生辰,到了大學的時候,我那些室友會給我買個大蛋糕,然後拽著我去通宵。啊,想想已經好久沒看到柳言姐他們了,也很久沒有吃蛋糕,都快忘記蛋糕是什麼味兒了。」

    「想要什麼禮物,說吧,八大伯給你!」烏乎笑道。

    「真的假的?」

    「如果是三千億,那你就別想了。」烏乎正色道,「你就算是把你八大伯燒成灰,也拿不出來三千億,是真沒有!如果是一些小願望,比如說你想偷看神女沐浴,或者是想偷看哪兒位女聖人沐浴,或者是你想看哪兒位聖人夫人沐浴……」

    「停!」

    他八大伯到底是幹嘛的,就跟人沐浴幹上了。

    「你要是不喜歡沐浴,八大伯也可以替你替你捆幾個來暖床啊,這都不在話下,簡簡單單的。」烏乎道。

    「你干過這事兒?」

    「必須啊!」

    「聖人的夫人,你捆去暖床?」

    「嗯。」

    「那聖人沒追殺你啊?」趙信瞪眼驚訝道,「這不得給你下江湖追殺令,砍到你下半生你不能自理?」

    「噓!」

    烏乎伸出手示意趙信禁聲。

    「這種事兒怎麼可能讓那聖人知道呢?聖人的夫人不說,我不說,誰能知道?」

    「哎呀我的娘啊!」趙信一臉的難以置信,旋即朝著烏乎豎起大拇指,「八大伯,你絕對是這個。侄兒這一生佩服的人不多,你絕對是其中之一,太狠了……受侄兒一拜。」

    「嘿!」

    「那您都跟聖人夫人有那種私情了,您去聖山借寶貝那還不是輕而易舉。」

    「不一樣。」烏乎搖頭道,「有關係不代表就好拿東西,這就好比隔壁老王,他跟鄰居的媳婦兒有私情,那鄰居媳婦兒還能把家裡的冰箱、洗衣機給老王搬過去么?這裡面的問題複雜的很。」

    「行吧!」

    趙信微微點頭,仰面又看向頭頂的星空。

    「說吧,你想要什麼禮物?」烏乎笑著開口,「你八大伯我以前也沒說給你過個生日,這回就好好給你過一下。」

    「沒什麼想要的了。」

    趙信仰面看著頭頂的星空。

    「說啊,只要你說……不是錢的事兒,八大伯就都能給你辦到!或者,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是不是碰到什麼麻煩了。跟你八大伯說,立刻就給你解決。」烏乎蹙眉,趙信下意識的回頭看了烏乎一眼,卻又搖了搖頭,「算了,這事仙域的大聖和二郎真君都辦不到,您……」

    「誒,你這話何意?」

    烏乎聽后頓時就不願意了,蹙眉道。

    「怎麼就他們倆做不到,你八大伯就也不行了?不是你八大伯跟你吹噓,要是以前你八大伯巔峰時期,就你說的大聖和二郎真君,他們倆碰到我也得喊一聲前輩。」

    「真的假的?」

    「這事兒難道還需要說謊么,要不是你八大伯實力夠硬,怎麼可能三皇五帝派人追殺都能活下來?」

    「嘶!」

    聽到這兒的趙信猛地起身,旋即一臉正色的看向烏乎。

    「八大伯,那我還真有個事兒想拜託您。」

    「說!」烏乎一臉的豪氣,趙信聽后抿了下嘴唇道,「這事兒吧,其實您也應該知道,我幾年前就跟您說過,我……想回凡域,我想吃一口生日蛋糕。」

    烏乎臉色一變,看到這一幕的趙信也神色一黯。

    「不行吧?」

    他其實也沒有抱太大的希望。

    「誰說不行了?」卻不想,烏乎竟是突然輕哼一聲,都已經放棄的趙信也瞪大了眼睛,用著難以置信的神情看著烏乎,「八大伯,您……您剛才說……」

    「想吃蛋糕么?」

    「想!!」

    趙信用力的點頭,烏乎聽后笑了笑神情鄭重道。

    「那八大伯就讓你吃上蛋糕。」

    「八大伯……」趙信用力的吞咽著口水,烏乎眉眼噙著笑意道,「但,我得提前跟你說,並不是你真的回凡域,凡域現在還被封鎖中,你……頂多可以在凡域待48個小時,做太多的事不行,吃一口蛋糕是沒什麼問題的。」

    「行,別說兩天,一天也行!」

    趙信用力的點頭,他真的沒有太多的奢求,哪怕真的就讓他在那裡生活一天,就一天也足夠了。

    「你也得答應八大伯一件事。」

    「我答應。」趙信點頭道,「我從凡域回來之後,我就跟八大伯去聖山,九座聖山直接全都搬空!」

    「哈,我想說的不是這事兒。」

    烏乎聽后突然笑了一聲道,「但是你都已經答應了,你可也不能反悔了,必須得跟我去把聖山搬空。」

    「沒問題!」趙信回答的斬釘截鐵,道,「還需要我做什麼?」

    「保持冷靜。」

    烏乎微微一笑,道。

    「你只需要到時候回了凡域之後保持冷靜就好,如果你的情緒起伏太劇烈,可能會導致你提前從凡域消失。」

    「可以!」

    「拿著吧。」烏乎從懷中取出一本秘籍,趙信錯愕的看著桌上的秘籍皺眉,「這是……」

    「法外化身!」

    烏乎眼中露出一縷笑容。

    「你回凡域的好幫手。」 導購小姐有遞給了他們六張紙,李方接過一看,是質量保證書。

    「這六張是你們本次在店裡所購買的5樣黃金飾品,還有抽獎抽中的金鑲玉的質量保證書,回去以後發現任何問題,都可以拿著這些質量保證書來找我們。除了這六張,還有這張保養指南你們也一起帶著,以後關於飾品的保養也能有個了解。」說著,導購又拿了一張紙遞給了李方。

    看著質量保證書,李方並沒有說什麼,遞給了諾諾,讓她放包里。

    這保證書對於李方他們來說,可有可無,除非以後拿著這些飾品過來更換什麼的,要不然完全沒有用。

    要知道,黃金的產量是很大的,還不容易造假,只要是在正規的商家購買,有沒有這個質量保證書都無所謂。

    如果商家真的想要就黃金這東西造假的話,給你的質量保證書說不定也是假的。黃金它不像鑽石寶石之類的,不會去做鑒定,更不會登記到系統上面。只會有一個質量檢測機構的檢驗碼,在這些黃金飾品出廠的時候,在上面打上相應的標記。

    例如一個飾品如果是千足金的話,裡面會刻有千足金的字樣。李方他們這五樣飾品都是千足金,所以在不起眼的地方,刻著千足金999的字樣。

    後面的999指的是在千分比當中,金飾的黃金的含量不少於999。

    走出飾品店,李方向著兩人問道:「東西買完了,我們現在去吃飯吧,你們倆想吃什麼?」

    「火鍋吧,好久吃沒火鍋了,我們去吃火鍋吧。」諾諾提議道。

    「好啊,吃火鍋啊,我從懷孕以後,就沒吃過火鍋呢,快走吧。」小離也附和著,拉起諾諾就開始找起了火鍋店。

    吃完火鍋,李方又陪著倆人逛了一個會,這才回了家。

    回到家中,雙方父母都在,日子已經拿回來了,按照來人的生辰八字,選了一個近期比較好的日子,到時候舉辦訂婚宴。至於結婚,日子也算出來了,不過這些日子都在諾諾已經大肚子的時候,那時候挺著個大肚子舉辦婚禮,看起來也不好,所以準備等諾諾生完孩子以後再算個時間舉辦婚禮。

    次日,因為具體的事宜都已經訂好了,楚敬良和柳應芳就準備回去了,諾諾也跟著他們一起回去。考慮到諾諾已經懷孕了,楚敬良和柳應芳來的時候又是坐的高鐵,李方直接開車給他們送回了杭城。

    除了送他們回家以外,李方也還有自己的事情要辦。

    婚慶公司的求婚策劃師已經給李方發來消息,初步的求婚儀式已經設計好了,讓李方過去看一下,看看那些地方需要修改或者改進的。

    把諾諾他們送回家后,李方就直奔婚慶公司,找到了為他做設計的求婚策劃師。

    策劃師歐陽晶鑫把李方帶到會議室后說道:「李先生,你先坐著喝水,然後聽我給你講解這次求婚儀式。」

    「我不渴,不用倒水,直接開始吧。」

    「好的。」

    通過幻燈片,李方算是初步的了解了這次的求婚儀式。如果諾諾再這裡的話,一定能夠認出來圖片上面的地方。

    這個地方就是李方帶諾諾去過的,也是羅子軒向潘靜雯表白的地方,那個田邊滿是螢火蟲的地方。

    李方和諾諾第一次牽手就是在這個地方,雖然那時候倆人還沒確定關係,甚至都還算不是有好感,但是倆人第一次牽手的地方,就是在這裡。

    對於倆人來說,還是很有紀念意義的,諾諾有時候還會說起這個地方,所以李方這才準備把求婚儀式放在這個地方進行。

    「李先生,這次求婚儀式如果要想要達到最佳效果的話,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我已經看過你之前發給我的視頻了,上面螢火蟲出現的那一刻,看起來的確很美。可是螢火蟲出沒的時間也就那麼幾個月,最晚的話,到了9月底也肯定結束了。現在天氣已經快要開始變涼了,如果不抓緊時間的話,到時候就沒有螢火蟲來製造這個氛圍了。」

    歐陽晶鑫說的視頻,是之前李方直播羅子軒表白潘靜雯的那一段,當時是有錄製下來的,李方找齊吉超剪輯了一段發過來以後轉發給了歐陽晶鑫,讓她做參考。

    「你這個方案,整體來說我還可以,就是遞求婚戒指這一環,我有個新的想法。」

    「什麼想法,您說。」

    「你這上面,戒指到時候是有無人機送過來的,這個創意還是挺好的。但是我有一個更好的廚藝。我有一隻紅隼,它很聰明,能夠聽懂一些我的指令。這個戒指我想讓它來送過來,把戒指綁在他的身上,到時候我會叫它,它飛過來停在我的手上,我從它身上拿下戒指,然後單膝跪地求婚,這樣就用不著無人機了,你看可以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