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時影吃着吃着,感覺眼睛有些看不清東西,她側眸去看其他人,大家都面色如常,只是季讓湊到她的跟前,話語中不免嘲諷:「組織里沒教過你陌生人的東西別吃?」

「你!」時影自知中計了,但為時已晚,沒撐住滿腦的睡意,暈了過去。

「可以啊,小喬!」蘿蔔讚賞的聲音傳來,要不是他眼見,都沒看到鹿喬兒往那道菜里下藥了。

也怪時影命不好,一上去就夾那道菜。

。 舔鞋底,想想都很噁心的事情,劉俊居然求着要。

一旁的賴美麗,再次被驚呆了!

劉俊此時的表現,刷新了她的世界觀。

賴美麗瞪大着眼睛,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而李初晨,則是眯着眼睛,眼神複雜地看着劉俊。

他能猜到,劉俊身上,應該是發生了某些變故。

「算了,去刷卡吧!」

李初晨想了想,就把黑金卡片,丟給劉俊,語氣淡淡地說道,「帝王一號,我買了。」

「啊,謝謝李先生,謝謝李先生!」劉俊太激動了!

一時沒有控制住情緒,劉俊還給李初晨磕了三個響頭。

看得一旁的賴美麗,眼珠子都險些掉下去。

「對了,李先生,您打算付幾成?」

劉俊一番感謝后,就站起來,又急忙介紹道,「我們這裏,最低可以做到首付三成。」

李初晨揮了揮手,「不就是一個億的別墅嗎?用不着分期,刷全款吧!」

「呃……」

劉俊和賴美麗,聽到李初晨這霸氣無比的話,都是震驚不已。

「這才是真正的豪門大少啊!」

賴美麗再看向李初晨的時候,目光柔和得像春水。

她心想,「我要是能嫁給他,那該多好啊!」

賴美麗花痴般地看着李初晨。

飽滿的身軀,有意無意地往李初晨身上貼過去。

「李先生,我帶您去財務部。」

賴美麗說着,就主動伸出手,挽住李初晨的胳膊。

她飽滿的身軀,半邊都壓住李初晨的胳膊。

李初晨感受到手臂上傳來的溫度和柔軟,眉頭不由微微一皺。

心說這個女人,雖然比張婉清好些,可也不是什麼好貨色啊!

「嗯,還是我家孫欣欣最好。」

李初晨突然有點想念孫欣欣,還有他們的女兒盼盼了。

他把手臂,從賴美麗懷裏抽出來。

聲音淡淡地說道:「賴小姐,請帶路吧!」

賴美麗見李初晨對她沒有興趣,頓時有些失望。

但她沒有放棄,走在前面的她,扭動的幅度更大了。

跟着賴美麗的李初晨。

看她扭得賣力,都有些替她擔心,這麼下去,就怕她會閃著腰。

李初晨的黑金卡片,可以無限制刷卡。

一次性付清房款后。

李初晨就對劉俊說道:「房款已經付清,剩餘的事情,你代理。」

「需要用到錢,你可以找我要。」

「給你三天時間,我希望,下次我來,可以直接入住。」

「李先生,您放心,這些都是小事,包在我身上了!」

劉俊拍著胸脯保證道。

他到現在,都還很激動,感覺就像在做夢。

最難賣的帝王一號。

終於被他賣出去,這回,老闆肯定有嘉獎。

「獄神大人,魔影組織,傾巢而出了!」

李初晨還沒有離開帝王府,就接到獄神殿的電話。

雅典娜有些擔心地說道,「魔影那個死女人,親自率領麾下數十名殺手,直奔炎國境內而去。」

「大人,您要小心了!」

「嗯,我知道了!」李初晨收起衛星電話,嘴角就微微揚起,露出一絲邪魅的笑。

魔影的名字,也叫魔靈。

她是魔影組織的首領,李初晨和她,終於又要見面了! 「110」接通了:「喂,請問你有什麼事嗎?」

王福星用顫抖的聲音道:「喂,我要報警!」

「啥事你說!」

王福星道:「我是圓夢園小區西區三號樓201的居民,現在有一幫無賴在我家門口鬧事哩,對我進行侮辱謾罵,並且要對我進行人身攻擊,我求求你們趕快來救我呀!你們來遲了我就挨打了,要出人命了。你聽聽,他們還在外邊呢!」

他將話筒對著屋門,屋門發出「哐哐哐」的聲響,「110」道:「我聽見了,我們馬上出警!你是圓夢園小區西區三號樓的?」

「是的。」

電話掛了,王福星坐在了沙發上,對老伴道:「你別哭啦,110馬上到了。」

老伴止住了哭聲,王福星心緒稍安地閉上了眼睛,雖然外邊還是敲門聲謾罵聲不斷。

「嗚哇,嗚哇……」

隨著一陣警笛的鳴叫聲,公安局來人了!

張發樓及其打手們停止了謾罵聲,拍門聲,紛紛走下樓梯。逆著人流,警察們走了過來,問:「是誰在鬧事?」

張發樓指著月光下倒在地上的磚牆道:「你看警察同志,這是我白天剛剛壘好的車庫磚牆,被王福星領著的業主推翻了!」

警察同志看著地上被推倒的磚牆道:「喲,就是的,是王福星領人乾的?他是誰?」

張發樓道:「是的,他就住在三號樓的201.」

警察問:「哪是201?」

馮小江道:「我領你去,你們跟我來。」

警察跟著馮小江來到了王福星的門口,警察開始敲門。

「噹噹當」:「開門,我們是警察。」

王福星先是聽見警車的鳴笛聲,心內十分高興,奶奶的,終於來救星了!再一聽,張發樓他們在門外沒了動靜,媽的,惡人自有惡人降!你們倒是張狂呀,自然有人來治你們!

突然又聽見敲門聲,而且聲音溫柔了許多,又聽見是警察同志,連忙起身將屋門打開。

兩三個警察走了進來,後邊還跟著張發樓他們。警察問:「你叫王福星,是你打的電話?」

王福星道:「是我打的110,是他們剛才在外邊恨不得將我的屋門破了,在外邊大罵,威脅要打死我,抽我的筋剝我的皮!」

張發樓道:「老王你胡說,他們罵你兩句咋了?你帶頭將我壘好的磚牆給我推翻了,浪費了多少工,浪費了多少錢?你得賠,今天你不賠咱拉不了倒!」

王福星道:「我沒有推翻你的牆,我更沒有帶頭。再說了,你在西區大院蓋車庫,侵佔了小區的綠化帶,極大的損害了廣大業主的利益,是違章建築!」

張發樓道:「什麼違章建築,我們蓋車庫是經過錢經理同意的,是小區的正常建設,你們隨隨便便就推翻我的磚牆是在搞破壞,是違法行為,你們必須包賠我的一切損失!」

王福星道:「你蓋車庫你有批准的手續嗎?開發商錢經理他沒有權利讓你蓋車庫,你應該有城建局的批准手續,還得經過小區業委會的同意,你有嗎?你什麼也沒有,就要在這私搭亂建就是不行!」

張發樓道:「誰私搭亂建了?你純粹是胡說八道!我蓋個車庫是為人民服務哩,讓老百姓的汽車有地方放,是辦好事哩!你不說我好,反而搞破壞,你這是違法行為,應該受到法律的制裁!」

王福星道:「我剛才說了,我沒有推你的牆,你說是辦好事,你就是想蓋車庫賣哩,想賺錢哩。你不管是啥,你毀壞了小區的綠化帶,你侵害了業主的利益,你沒有正式的建築手續,就不行!」

張發樓道:「我歸開發商領導,有錢經理的批准還不行啊,難道說還得有玉皇大帝的批文嗎?」

王福星道:「不用找玉皇大帝,只要有小區的建設規劃圖就行,你有嗎?」

張發樓道:「我啥手續都有,就是不給你看,你是誰呀,你是老幾呀?」

警察在一旁一晌插不上話,他們簡直有點懵圈了!本來覺得是一起治安案件,怎麼說著說著就成了民事糾紛了?難管,實在是難管!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這根本就不是公安管的事兒!再看看雙方也沒有釀成什麼肢體後果,便有了抽身的想法。於是,一位當家的警察道:「那樣吧,今天你們就不要爭了,明天白天你們讓城建局的給你們解決問題,好不好?」

張發樓道:「那不行,他把我壘好的磚牆推翻了,他必須說出個小蟲來叨米不可!」

王福星道:「我沒有推翻你的牆,誰推的你找誰去!」

馮小江道:「就是你推的,有人證明!」

王福星道;「誰說的?讓他站出來!」

警察趕忙擺擺手:「停停停,我剛才說了,明天讓城建局評評理,他們說是誰的錯,然後需要警察協助的,我們一定參與。今天就這樣吧,可是,我們走後,你們不準再鬧了,否則,誰鬧我們抓誰!聽見了沒有?」

王福星當然願意,警察是自己叫來的,目的就是來平事的,現在沒有事了,自己也平平安安的,便十分情願地點點頭。

張發樓不情願,他今天的目的就是來收拾王福星的,逼迫王福星說出個子丑寅卯來,否則自己不能罷休!媽的,竟敢騎在老子頭上屙屎!可目的沒有達到,他不想拉倒。可是,今天除了用武力讓王福星屈服以外也沒有別的法可使,可眼看武力是不行了,公安局的來干涉了。再說,這蓋車庫本就是自己硬是讓錢經理同意自己乾的,自己想再賺一筆。然而現在出了這亂子,他錢經理可不一定支持自己呀!唉,今天就算了吧!改日再想法兒,再疏通疏通關係,甭管怎麼說,這損失得想法找補回來,車庫還得干呀。所以,在警察面向他問:「啊,不能再鬧事了中不中?」他不情願地也點點頭。

看著雙方都點了頭,警察同志也就放了心,對眾人道:「好了,今天到此為止,誰也不準再鬧了啊!」

說罷便揚長而去。 「哥!小舞姐!」唐元驚喜叫道。

自從唐三帶領唐門加入了「滅魂聯盟」之後,便出海去了海神島,經此多年,他和唐三已經多年未見了。

如今再見,自然是欣喜萬分。

不僅如此,從唐三和小舞的魂力氣息來看,想來他們也得到了大機遇,實力才能突飛猛進。

唐元能夠感覺到,此時的唐三,實力在九十二級左右,已經達到了封號斗羅的級別,而小舞雖然差了一些,但距離封號斗羅也不遠了,想來是在魂斗羅級別的巔峰。

看著他們都平安無事,而且實力大進,唐元的心情更加高興起來。

唐三帶著小舞,很快就降落在了冰火兩儀眼旁,站在了唐元的面前。

剛一降落,唐三就一步跨來,張開雙臂,給了唐元一個大大的擁抱。

「小七!」

「哥,回來就好!」

兄弟二人緊緊相擁,這一刻,唐三的心中充斥著暖意和輕鬆。

這是他的親生兄弟,在他如山大的壓力下,還有唐元和他並肩站在一起,唐三無比地欣慰。

在海神島度過了幾年的光景,唐三從未像如此輕鬆過。

見到唐元之後,他久違地鬆了口氣。

可是他卻不知道,唐元的壓力比他要重得多,並且,在唐元的路上,沒有人能和他真正地並肩作戰,只能依靠他自己。

某種程度上來說,唐三要比唐元幸福多了。

可是唐元渾然不在意,只要自己身邊的親人、朋友、所有自己在意的人能夠平平安安、開心順利地生活,他就很滿足了。

強者之路,從來都是負重前行,獨自扛下所有。

「瘦了。」唐三鬆開唐元,對他微笑地道。

唐元一愣,他看著唐三,明顯眼前的哥哥,要比自己更加憔悴。

雖然唐三的精氣神都達到一個巔峰,但是眼睛里的疲憊和悲意,卻是藏不住的。

此時唐元看向唐三身旁的小舞,見到小舞的臉上掛著淚痕,似乎還沉浸在某種悲傷和仇恨之中。

「哥,你們……」

這是怎麼了?

唐元有些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