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6 月 26 日 Comments (0)

「我聽聞趙信來了。」

「喔?」唐王眉眼微抬,側目看了眼站在他身後的李二道,「趙信來了清國,這倒是有趣了。怪不得你和趙胤要來,你們倆是 […]

Read More
2022 年 6 月 25 日 Comments (0)

這是什麼意思?潛台詞就是你要是去了,你小子就是沒心沒肺,貪圖享受,拋棄兄弟,留下才是真男人,真英雄!

這不是逼著人家做決定嗎? 要是自己年輕時候,聽到自己首長跟自己說這樣的話,自己還好意思離開嗎?肯定不會啊! 你 […]

Read More
2022 年 6 月 23 日 Comments (0)

這是怎的回事?

難道,這些鑲白旗的騷韃子,太着急了,沒有帶多少柴火? 李長壽一時有點狐疑。 不過,時至此時,也來不及思慮這許多 […]

Read More
2022 年 6 月 21 日 Comments (0)

就算她飛得再高再遠,只要他拉一拉手中的線,她還是會乖乖的回到他的手上。

傅君年離開以後,余卿卿也沒了睡意,便起身下床。 腳一落地,異樣的酸痛,立即從某處傳來,迫得余卿卿在心裏又把傅君 […]

Read More
2022 年 6 月 11 日 Comments (0)

只是想要打開的時候,發現無法打開。

接著他從書上接到了一道訊息。 想要學會一葉遮天,需要遮住天機。 方可學習。 只是開啟一葉障目不夠。 「需要陣法 […]

Read More
2022 年 5 月 21 日 Comments (0)

別說打八折,就算是0.08折,他也買不起。

「可這隻鸚鵡是超凡戰寵哎,它還會說話,技能也不錯,很難得的,難得八折哎,不買太虧了。」女孩子似乎不願意離開。 […]

Read More
2022 年 5 月 16 日 Comments (0)

英亮祖王的手掌齊腕而斷,金精般的龍鱗都被切開,紫金道劍如熱刀切牛油般斬下來對方的手掌。 「你這是什麼劍?」 英 […]

Read More
2022 年 5 月 10 日 Comments (0)

她無所謂,那他也無所謂了。

「好。」傅北峻目光凝視着喬絨,應了一聲。 聽到傅北峻的話,喬絨笑了,語氣裏帶着幾分譏諷:「那行,你帶着宋冉冉走 […]

Read More
2022 年 5 月 9 日 Comments (0)

而曹雷也在不知不覺間受到影響,然而此刻他絲毫沒有察覺,腦海中只充斥著怒氣!

腳下發力,朝著星龜一號墜落的方向跳去,木樑終於不堪重負,連帶著房頂的乾草,垮塌一小片,灰塵瀰漫。 從一棟房子跳 […]

Read More
2022 年 5 月 7 日 Comments (0)

簡陋的卧室。

藍小希小心地摺疊起周陽留下的紙條。然後從包里拿出一個手掌大的小鐵盒。 打開鐵盒,她小心地將紙條收藏在裡面。 「 […]

Read More

Recent Posts

  • 2022 年 6 月 26 日
  • 2022 年 6 月 25 日
  • 2022 年 6 月 23 日
  • 2022 年 6 月 21 日
  •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分類